第395章今晚,你只屬於我

“別愣着呀,吃吧。”陳佳佳笑眯眯地盯着汪鐵。

“呃,好,佳佳,你……”汪鐵想要問她有沒有生氣,但話到嘴邊就又咽了回去。

易楓打個圓場,笑道:“佳佳多關心你啊,嘖嘖,鐵子還不用行動掃光這盒飯?”

“哎對了,趁着有肉有菜,咱們一起喝點吧。”

易楓是計劃緩和一下陳佳佳和汪鐵之間尷尬的氣氛。

顧沐希舉手喊道:“我贊成!”

她不怎麼喝酒,但是她喜歡和易楓喝一點,就兩個人坐在一起,喝酒閒聊,多麼愜意。

她從帳篷裏把一打啤酒搬出來,給每人分了一支。

四個人就這麼圍坐在篝火旁,吃着晚飯,喝着小酒。

雖然易楓一直想活躍一下氣氛,但陳佳佳只顧着吃飯喝酒,偶爾應和兩句,也沒説什麼話。

汪鐵一臉鬱悶之色,喝得更多,何以解憂,唯有啤酒了吧。

四個人就這麼喝了一個多小時,易楓也扛不住了。

“行啦,行啦,這麼幹坐也沒意思,你們的事情自己看着處理吧,希希,我們去帳篷裏吧,給他們一點空間。”易楓搖搖頭,把顧沐希拉走。

兩人一走,就只剩陳佳佳和汪鐵兩人,一時間氣氛更尷尬。

汪鐵撓撓頭,趁着酒勁,鼓起勇氣道:“佳佳,我,我其實,其實想説,那個是一個誤會,你信不信?真的!”

陳佳佳紅着臉,瞪了他一眼,“還跟我胡扯呢?我才不信!”

“哼~等一下,你自己過來找我吧!”

“啊?”

汪鐵愕然地看着陳佳佳轉身離開,有點懵逼。

他感覺陳佳佳好像語氣有點點不對勁,怎麼有點小害羞起來了?

另一邊,帳篷裏。

顧沐希抓住易楓手,好奇問道:“臭楓,到底什麼情況啊?我怎麼感覺汪鐵和佳佳有點不對勁呢?”

“我發現今天晚上佳佳好像……好像對汪鐵特別在意,也特別好,做飯還給汪鐵加了根腸呢!”

“而且……還補了個淡妝!”

“可是,今晚兩個人怎麼都怪怪的,好像很緊張的樣子。”

易楓苦笑一聲,“事情是這樣的……”

反正事情都已經不出意外的出意外了,也沒什麼好瞞着的,他把事情的前因後果,來龍去脈給顧沐希説了一下。

顧沐希聽完之後,驚愕地捂住嘴巴;“這樣啊!原來那支口紅才是鐵子送給佳佳的禮物啊,而他竟然給佳佳送了一盒……小雨衣?!”

“我的天!難怪,難怪啊!”

“我説他們之間的氣氛挺尷尬的。”

易楓哀嘆一聲,喝了口悶酒:“所以説啊,索性,我給他們留點空間時間,讓他們把話都説開了,該道歉,道歉,該解釋的解釋清楚。”

“我估計呀,鐵子和佳佳可能會黃了吧。”

顧沐希卻露出一抹怪異的神色,低笑道:“易少,這……這可不一定。”

“她是陳佳佳呀。”

“嗯?怎麼説?”易楓詫異問道。

顧沐希湊過去在易楓耳邊嘀咕幾句,説完之後她臉都紅了。

“我靠,不會吧!陳佳佳私底下是這麼猛的?”

顧沐希紅着臉點點頭,撇嘴道:“所以呀,有的女孩子,要開起車來,真沒男人什麼事情。”

易楓一怔,沒想到陳佳佳還隱藏這一面,估計也就在女生宿舍裏才這樣的吧,可他再想到今晚陳佳佳的表現,突然有點豁然開朗了。

“也就是説……陳佳佳不會真以為鐵子送那個,就是為了那個吧?!”

顧沐希掩嘴笑道:“你看他們倆平常就經常一起去約會,吃飯逛街什麼的,佳佳要是不喜歡他,怎麼可能會答應?”

“嘻嘻,其實我一早就看出來,佳佳對汪鐵其實心裏也有意思呢,我的直覺可是很準的哦!”

易楓忽然賤笑一聲,道:“那今晚,鐵子豈不是有‘危險’了?”

鐵子啊,你自己保重點吧!

……

夜色深沉如水,汪鐵自己喝光了半打啤酒,雖然沒談得上醉,但酒勁已經起來了。

他就想要藉着酒勁去向陳佳佳道歉,徹底解釋清楚,不能再慫了!

就算陳佳佳把他閹了,他也認了!

汪鐵深吸一口氣,直接走向院子另一端陳佳佳的帳篷。

他在帳篷,猶豫片刻,還是抬手拍了拍帳篷。

“佳佳,是,是我,我有些話像跟你説,我想給你道歉!”汪鐵鄭重道。

“你進來吧!”

帳篷裏傳出陳佳佳略帶興奮的聲音。

汪鐵一愣,這是什麼情況?

疑惑之際,他還是拉開了帳篷的拉鍊,鑽了進去。

帳篷空間原本就不大,只能平躺兩個成人,汪鐵個子不小,一鑽進去就顯得有些擁擠了。

但汪鐵進去看到陳佳佳笑眯眯的,沒有一點生氣的樣子,反而隱隱有點激動。

似乎……是一種獵人盯上即將到手獵物的目光!

“呃,佳佳,你,你沒事吧?”汪鐵一愣。

陳佳佳沒有説話,反而去把門簾的拉鍊拉上,把帳篷封閉起來。

陳佳佳回身捋了捋耳邊的秀髮,舔了舔嘴唇,道:“你都來了,還能有什麼事情?”

“其實……你的心意,我都明白。”

“鐵子,我只問你一句話。”

“你是不是喜歡我?”

汪鐵聞言,老臉一紅,但藉着酒意,他反而大大方方的承認,“對,佳佳,我喜歡你!”

他是覺得反正都這樣,還不如直接捅破這層窗户紙!

不管結局是死是活,他不管了!

陳佳佳忽然湊了過去,雙手環住他的脖子,紅着臉笑道:“傻大個,其實,我也喜歡你啊。”

嗡!

汪鐵聞言腦海一片空白。

他沒想到陳佳佳會這麼直接,而且還是這麼親密的接觸距離。

“我,我,我……”汪鐵激動得完全説不出話來了。

陳佳佳用一根纖長的食指摁在他雙唇上。

“噓。”

“什麼都不用再説了。”

“今晚,你只屬於我了。”

話音剛落,陳佳佳主動吻了上去,順勢將汪鐵撲倒。

隨着帳篷內的手電燈光熄滅, 一種無形的乾柴和烈火開始熊熊燃燒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