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牟一菲吃完簡單的早飯,問了下錢澹鴻有沒有吃、昨晚有沒有凍到,然後社區羣裏説快遞外賣可以放在單元門口了。

她趕緊下了四單外賣快送和兩個網上超市半日達訂單——這片新住宅區,沒有一小時達。

“一菲,我的大號披薩到了,我現在拿上來!”居然是錢澹鴻的外賣先到!扼腕。

牟一菲拿了一半三塊,還請錢澹鴻喝掛耳咖啡,然後將剩下的七包掛耳中的四包送給他。

“我還訂了速溶咖啡和維生素飲料,”還有其他的一大堆,包括枕頭,起碼要裝七八個箱子。最慘的是,枕頭要明天才能到。今天繼續枕毛衣吧。

“我訂了跑腿,買被子和開水壺,不過還沒送到。到了再還給你。”還有換洗衣服和洗衣液。最要命的居然是取暖器,這個費了不少勁,買到的搞不好還是雜牌,再次詛咒這裏的交通和配套早知道他還是在城南買個小些的公寓之類,好歹吃用店鋪多得多。

“沒事,我這裏有空調,你那沒有,一定要注意,現在最怕免疫力下降。”

牟一菲將三塊披薩當成早午餐吃,差點撐死。不過她沒注意,順口説的“空調”二字,與暖氣是兩回事。錢澹鴻也沒注意,他現在住的地方也是經常開空調的那種。

“我的外賣到了!”冷凍水餃和捲筒紙以及衞生用品,都是必需品。“你還有別的嗎?”

“有,不過捲筒紙和礦泉水快到了,騎手還有五百米。”兩個人對視一眼,笑了出來。“我和你一起下去。”

錢澹鴻把披薩盒子收起來帶走,同時居然還將一次性紙杯拿在另一隻手裏。

牟一菲很“周到”地用了推車,然後將兩個人的大概二十公斤重的快遞推上樓。不然錢澹鴻得跑兩趟。

第三天,暖氣停了。

牟一菲起來時發現有些不太對勁,就是不夠暖和的那種。她直接在羣裏問了,刷牙時物業回覆説就是這幾天停暖氣。

不久後,羣裏一片省略號。

【取暖器到了嗎?】

【還沒有。】

【過來暖和下吧。棉衣沒那麼快到貨的】

【多謝!】

已經被凍醒的錢澹鴻一邊詛咒着倒春寒,一邊快速洗漱。哦,幸好裝修衞生間的時候加裝了暖風。以及,他冷醒的時候已經點了外賣。

冰箱裏有冷凍手抓餅,他不確定牟一菲有油和鍋,但還是帶上一盒手抓餅和一盒佛跳牆,從樓梯下樓敲門。

好冷啊!他就只有一件休閒商務外套、沒有夾棉更沒有加絨的那種,而且襯衫洗掉了,裏頭只有昨天唯一能送到的短袖文化衫!順便説一句,他的除菌洗衣液還有大米還沒到貨。哦,不,洗衣機和裝米的容器都沒有!

牟一菲已經開了客廳空調,順便在燒水。客人一進門就打了個噴嚏。

“早上吃果醬和吐司,還有咖啡怎麼樣?”

“我定了外賣,豆漿、肉包和菜包,還有八寶粥。兩個人吃足夠了。”

“啊,那太好了。”

牟一菲接過錢澹鴻遞來的冷凍食品,看了下烹飪説明。“還好,我昨天的超市訂單裏有茶籽油和油瓶,還有湯鍋和鍋鏟之類。”還有一包六雙筷子和四把勺子以及一套十二頭碗碟,不然會更糟。

“能有外賣吃就吃新鮮的吧。中午飯要吃什麼?周圍就那麼幾樣。”

“披薩加沙拉好了。沒有新鮮水果可以送,我買了水果罐頭和果茶,荔枝、枇杷、黃桃、蘆薈都有。”

隔出來的小小客廳只有一張桌子,所以牟一菲拿出收納箱,用來放昨天超級採購的十幾袋子。而一小堆快遞箱子已經扔單元門廳口了——不能出門扔進可回收垃圾桶。

“我去拿外賣。”

“我去吧,早上連十度都不到,你穿這點會感冒的。去發熱門診一點也不好玩。”她是有好幾件外穿的和家居的棉衣,但都是女裝,咳,雖然職業氣息濃重,但尺碼和樣式實在不適合一位商業男士。

錢澹鴻訂的外賣非常豐盛,而且還有兩份菜,明顯就是早餐加比較早的午餐。如果是牟一菲一個人,可以吃整整一天。

“這些我放冰箱吧。你那兒連冰箱都沒有。”

“好。謝謝。”

錢澹鴻買的取暖器還沒到,他去打電話催問。牟一菲則是收拾了下桌子,空出兩個人辦公的地方。好在桌椅是四人份,不然得去錢澹鴻家扛。

結果,牟一菲的浴室暖風器倒是先到了。

現在外賣上可以加價,送的範圍更遠一些——可能是這個小區開始有客户要訂餐的緣故,就是選擇很不怎麼樣。牟一菲選了會兒,問過錢澹鴻,訂了三份勉強能吃的套餐。

至於錢澹鴻,他到了晚上仍然只有牟一菲友情提供的暖風器和看起來比較中性的夾棉睡袍,只要別穿這個出去,在房間裏穿還是可以的。

否則他可能不得不求助社區了。

***

市場真的不太好做,一個合夥人的項目組已經三個月沒有接到項目,連骨幹都有些頂不住了:沒有項目收入就沒有績效和獎金,他們只能拿最低工資。而作為工作室的股東,這種只出不入的情況等同於自殺。

幾個合夥人之間商量,辦公改為soho,把租的辦公室退了,以節省成本。而這些年積累下來的辦公傢俱則是儘量分掉——連員工們都可以參與。酆晟瑤只拿了電腦和軟件,以及一些不佔地方的健身用品。不少大件的都被合夥人之一找了搬家公司,運到遠郊老家三樓三底前後院子的“大別墅”,租不出去也賣不掉的那種。

酆晟瑤嘆息,自己的單子現在也少了很多,收入自然也少了。若非還有房租收入,真的有些付不起房貸了。哦,對了,她的一個房客馬上退租,過幾天得讓中介去發佈租房信息了,還不能漲房租的那種。如果,這個工作室徹底關門,那麼她能找到多少收入的工作?

【我們的工作室日子不好過,改為soho,還把辦公樓都退了。你們有影響嗎?】

【好慘……我們公司的訂單還行,就是賬期拉長。】

【不行我就只能另外隨便找個工作了。嗯,如果你有碰到,介紹下;沒碰到就算了。我還能租出去幾個房間,吃飯和社保應該夠了。】

【行,沒問題。我也是,如果公司關門,自己住便宜的房子,把貴的出租掉,總能吃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