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裏有顆糖 作品

第一百五十三章。佔便宜

當勝負比出來的那一刻,輸下比賽的女子倒在地上倒是吐了一口氣,顯得無比輕鬆的樣子,反倒是還站在擂台上的女子倒是顯得有些憂心忡忡的樣子。

如果不知道的話,沒準兒還會覺得贏家是掉落擂台的女子也説不定。

而這也和比賽的機制有關,贏下比賽的那一刻,輸家已經可以退場休息等待着最後的排名出來,而贏家則是需要立刻面對下一場比賽的進行,可以説站在擂台上,要麼贏到最後,戰鬥到最後,要麼投降就此認輸,不然想要休息的話,只有迅速結束戰鬥,這樣才有資格在自己對手那一場擂台結束比賽的那段時間裏休息一下,接受一下自己團隊所帶來的醫治,不然的話,可能連傷勢都來不及處理,就要面對下一場的比賽。

就好比李歸上一場比過的黑衣青年一樣,自己也是在結束比賽的那一刻起,就要立刻和黑衣青年開始下一場的比賽,而在李歸戰鬥之前,黑衣青年就早早的結束了戰鬥安靜的等在擂台上等待着自己的這一場擂台比賽結束。

如今只是反了過來,輪到李歸享受一次,甚至和那黑衣青年更好的是自己還能接受一下治療,將自己還在流血的雙臂止一下血,避免流血過多從而影響了自己的戰鬥力。

台上的女子此刻在結束了自己這一場戰鬥以後,也是深深舒了一口氣,接着便是注視着李歸和裁判一同走上了擂台,雖然女子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的羨嫉,但是這種情況也是沒有人可以去譴責拒絕的,畢竟這也算是實力強的一種福利,那些實力強的人就是有本事在短時間裏解決戰鬥然後獲得休息時間,而自己這種實力較弱的,也只能是認栽了。

當然這也不缺一種情況出現,那就是實力極其強勁的兩人相遇以後,因為實力相近段短時間無法解決戰鬥,甚至是另外一場實力弱小的兩人戰鬥都是已經結束了,這邊兩方的戰鬥還在繼續,甚至是經歷了數小時才艱難的將這場對決結束,而在經過對抗以後自身的精力都是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經過艱難取得勝利的一人在面對接下來的戰鬥裏因為傷勢嚴重敗給另外一個實力弱小的對手之中。

而這種兩方強者對抗,最後敗給了一個弱者的場面,在歷屆之中也並不是沒有過,雖然這樣輸掉比賽會很不甘心,但是這也是有可能發生的事情,也是沒辦法改變的事實。

如今台上的女子也是遇到了這種情況,如今自己因為遇到了實力相近的對手經過了如此長的時間戰鬥,自己的體力已經早已經接近透支,甚至可以説接下來的戰鬥每一次的揮拳都是在突破自己的極限。

但是不管如何,女子都沒得選,也不可能説什麼不公平的話,大環境已經是如此,不光是自己,所有人都是在這樣的規則下進行戰鬥的,隨機抽取對手和擂台的方式,沒有誰可以確定自己下一場的對手是誰,也沒辦法確定自己接下來的戰鬥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每個人都有可能是這種規則的享受者,也有可能被這種規則坑到,這些可能性都是存在的,所以自己想贏的更高的名次,就只能這樣戰鬥下去,所有人都是如此。

看着李歸和裁判一同走上了擂台,女子也是在裁判的確認下選擇繼續接下來的戰鬥,走到這裏的都是有些實力和本事的人,大多數也都是認識對方,尤其是李歸,因為聯盟長出手的原因,幾乎所有人都是知道了李歸這個人,因此在看到自己下一場的比賽是李歸的時候,女子也很清楚的知道了對方的實力,和自己一樣的六級,既然等級一樣,那自己也不會是沒有勝率的,雖然對方已經休息了不短的時間,但是女子也注意到了李歸手臂上的傷勢,很顯然李歸也在上一場的比賽裏吃了不小的虧,女子也因此多了一點贏下比賽的信心。

擂台上都是如此,誰也不清楚對方到底是不是在硬撐,有些人也有可能早已經沒有力氣繼續戰鬥了,但就是強撐着身體,甚至故意裝出一副輕鬆的樣子迷惑對手,而女子如今的做法就是在賭,就賭李歸其實已經到了極限,如今也不過是在硬撐罷了,女子也只能這樣做了,不然的話,女子也只有現在認輸一條路可走了,那樣的話,女子肯定是不會甘心的。

似乎是看出來了女子的想法,李歸走上擂台在裁判員一聲令下以後,並沒有選擇立刻發起進攻,而是站在原地和女子對峙,和女子一樣的,李歸也在確定對方到底是不是在裝,是不是也到達了極限,因為不確定接下來還要經歷多少比賽,所以李歸也不希望自己浪費任何有機會省下來的體力,而且李歸也不介意趁着這個機會再多休息一下,恢復更多的體力。

因此抱着同樣到想法,兩個人都是沒有立刻發起進攻,而對於這種情況裁判也沒有多進行干預,畢竟這種情況到了比賽中程的時候其實會出現很多的,不少的選手都會默契的在比賽開始後選擇原地不動來恢復一些體力,接着再進行比賽。

不過這個時間也肯定是不會持續太久,因此很快擂台上兩個人就是已經擺好了架勢。

砰!!

下一刻。

兩個人的身影便是同一時間往前衝去,接着在擂台中央碰撞,激盪起一陣陣的疾風。

噗!!

而這一次的碰撞,也在女子吐血倒飛出去結束。

落地以後,女子站立都是顯得有些不穩,雙腿都是有些顫抖。

“放棄吧,結果已經很明顯了。”李歸不想讓對方受傷太嚴重,因此便是開口勸了一句。

而很明顯對方並不接受李歸的好意,身體下一刻就是向着李歸衝了過來,面對對手的進攻,李歸這一次只是站在原地不動,任由着女子的拳頭朝着自己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