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性鬱金香 作品

第一百二十八章 功不在將,無兵不成

冷冷的月光下,風中有着些許血腥的味道,這股鐵鏽味伴隨着齊王軍的士兵們入睡。

現在,齊王大軍主要駐紮在安陽城外一千里處的樹林兼平原之上。

這片樹林濃郁茂盛,不僅沒有枯黃,更沒有被厚雪壓彎枝葉,所以很適合隱藏蹤跡。

在篝火的噼裏啪啦的燃燒聲中,一名負責放哨的士兵,走到一棵高樹下,準備釋放半夜積攢下來的夜尿。

就在他剛脱下褲子的時候,一陣陣急促的馬蹄聲,如天雷滾滾,直撲他而來。

士兵心頭一驚,抬頭望去,只見無數支明亮的火把,正在高速向他奔來。

他定睛一看,這哪是什麼火把,這分明就是一支負責夜襲的騎兵部隊!夜襲的目標正是在此結營紮寨的齊軍主力!

在火把的照耀下,冰冷的甲冑戈矛,如地府的黑白無常,索取人的三魂七魄!看得那放哨的士兵兩腿直哆嗦。

來不及多想,他立刻搖鈴吹哨,一邊往回跑,一邊提褲子。

頃刻間,大大小小的營帳中,士兵們紛紛提着一把劍,慌張地跑了出來,有些騎上了戰馬,有些搭弓射箭。

黑暗中,那股神秘騎兵的馬蹄聲終於慢了下來。

隨即,只聽得有人下馬的聲音。那下馬之人緩步走來。

所有的士兵都警惕地舉着武器,準備應付敵軍的夜襲。還有不少軍長也從睡夢中爬了起來,組織士兵擺好陣型。

然而,下一刻,一道清脆但是威嚴的聲音響了起來:“你們這是......幹什麼?”

眾人微微一愣,許淵自黑暗中慢慢地走了過來,腋下夾着頭盔。

經過一番解釋,眾人這才明白,原來是那個放哨的士兵太過膽小驚慌,沒有注意到許淵部隊高舉的旗幟,就忙亂地搖鈴吹哨。

當然,這其中也有許淵歸隊心切的緣故,行軍速度過快,讓人誤以為是騎兵衝鋒。

之後,這名小兵被罰了款,並且被革除了軍職。當然,這都只是後話了。

回籠睡覺的人羣中,王林,袁興,金威,還有幾個騎兵軍長擠了出來,他們看到許淵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都鬆了一口氣。

許淵一日未歸,讓騎兵師的眾人都很擔憂。還以為他遭受敵軍的埋伏了呢。

許淵走了過來説道:“剛好,大家都醒了,我要報告戰果。”

聽到許淵説的話,幾人則是搖了搖頭,在他們看來,清剿敵軍的散兵遊勇,就是手到擒來的功夫,更本不值得稱為什麼戰果。

王林拍了拍許淵的肩膀,道:“許軍長啊,明天等開會的時候再報告吧,現在大傢伙都累了,先睡吧。”

許淵皺了皺眉頭,説道:“我有軍機要事,需要報告。今日,我不僅重新奪回了鵬村,而且還剿滅了晉軍一個軍的騎兵。從敵方將領的身上搜刮出了晉軍密報。”

“什麼?!”眾人異口同聲道。

袁興扶着額頭,確認般問道:“許軍長,你帶出去多少人?”

許淵回答道:“一千。”

“敵方有多少人?”

“四千多吧。殺了三千,俘虜了一千。我方也就幾十個人受傷。沒有死亡人數。”

金威不敢置信地喃喃細語道:“殺了三千......俘虜了一千......這戰損比,太可怕了。”

眾人一時半會兒説不出什麼話來。

能帶四千多人的騎兵,説明那個晉軍將領,不僅指揮能力強,武道境界,也起碼到了大宗師。

就算許淵武道實力比那將領強,一時半會兒,也肯定要糾纏很久!這個空檔,那四千騎足以碾壓一千騎!不可能如此輕易取勝!

驚訝的眾人帶着許淵,來到了林標指揮使的帳前。

王林吞了口唾沫,斗膽喊道:“林指揮使!有軍機要事相報!”

話音剛落,營帳掀開,從裏處走出一個身高九尺,眉眼清秀的中年男子,他大約五十歲上下,全身沒有鋭利的氣息,讓人如沐春風一般,完全看不出來是個當兵的好男兒。

他似乎早就料到幾人會到來,灼灼的目光定格在了許淵的身上,然後又迅速移開,道:“都進來吧!”

幾人按下心中驚訝,走了進去,許淵則是一副泰然自若,跟着幾人走了進去。

這不進去不知道,一進去嚇一跳。

只見營帳中,齊王大人正高坐堂上,周圍還有好幾位軍銜官職比他們這些騎兵軍長要大的人物。

幾人除了許淵,都連忙躬身行禮,生怕哪裏做的不好,惹怒了這些大人物。

齊王一個眼神射來,許淵便拱手行禮道:“報告諸位大人,下軍有軍機要事......”

林標指揮使一擺手,道:“知道了,趕緊將密報拿出來吧!”

許淵微微一愣,將密報從內兜處掏了出來,呈給了各人觀看。

那密報上面,只寫着潦草的句子:

青龍走入安陽,分兵直取py。

眾人一看到這密報的內容,都為之一驚。

青龍?這可是齊王大人的外號啊。齊王大人早年拜在一個名叫青龍觀的道門武宗下修煉。

後來,學成歸來,人們就給齊王大人取了一個青龍的外號。

這密報的意思就是説,齊王率軍攻打安陽,我們晉軍直接分兵,攻破py。

這也就是説,安陽留下的只是一股疑兵?真正的晉王大軍已經分兵北上了?

這時,齊王卻對許淵説道:“很好,這次你立下大功一件,想要什麼賞賜?”

許淵斬釘截鐵道:“功不在將,無兵不成,請齊王大人將賞賜給予我的士兵吧!”

功不在將,無兵不成。

眾人細細咀嚼着這麼一句話,意味深長地看着許淵。

齊王聽完後,更是豪放地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好一個功不在將,無兵不成!本王還就給你賞賜了!來人!”

帳外立刻走進來一個文官打扮的人。

齊王接着説道:“記下吧,賜許淵良田百畝,金銀千貫。”

“散會吧!回去睡大覺!關於密報的事情,明天開大會再説!”

齊王一甩袖子,頃刻間,便化作一縷青煙,消散在了營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