嘵嘵的曉 作品

第一百六十五章月落雨下

好像,真的就是和我在一起的人必須強大,要和我一起對抗全世界,或許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需要改變我的觀點,只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放不下對世界的敵意。

或許我還是一個太過於中規中矩的人,因為我學到的就是這些,但是一旦出了學校,全世界都希望我快些改掉這些我所學到的。吸取精華去其糟粕,或許在有些時候恰恰是相反的。

當我回到家,一切又如常,媽媽問我吃晚飯不,我輕描淡寫的説在外面吃了小吃已經不餓。

我看着媽媽那一臉的模樣,她明明知道我沒有錯,可是她也不願意為了我對抗那些她的親人,她好像比我更加的膽小,卻希望我無比強大。但是,她永遠不會贏,她永遠活在自己的思想和被父母言語之中,就如同她希望我能得到她父母的認可,她即使知道她的弟弟弟妹有錯不講理,可是還是覺得我不應該和他們硬着説話,或是讓她顏面掃地,可是就是這樣的母親,她但凡多幫我説一句也不至於會這樣,她也不會讓我難過,她還是太脆弱,不夠強大。

可是冰凌寧,你為什麼要這樣的要求自己的母親?你又為什麼覺得你完全沒有錯?難道你不是活在自己設定的圈套之中,但凡讓你走到圈外,你就覺得世界馬上要崩塌了嗎?如果不是因為龔青一直説着幫你頂着,你會過的現在這樣的任性而又無所畏懼嗎?你會,因為你在你自己的想法之中,不過是因為龔青給了你勇氣,他一直都在維護你,你才會説不就是不。

或許我的性格也挺累的,什麼都不能説出去,爸爸早已睡了,弟弟拿着手機玩着最新很熱的遊戲。

晚上我去買了煙火自己在河邊,在人羣中被熱鬧淹埋,乾弟弟説他們在外婆家要明天下午才回來。

和龔青打電話,我説:“想你了。”

“哎呦!”他應該是滿臉的高興和自豪,本來説打視頻電話,但是説他現在的狀況不行,想着流量也是巨貴,就妥協了。“我也想你了寧寧。”

“我好難過,都見不到哥哥。哎!”我強忍着要哭出來的眼淚,我的聲音也是在強忍着,我忍下了我所有的委屈。

“有什麼難過的,你也可以向黃戎裕他們那樣。你到我家來唄!”他的意思是我被他領回家見家長,只不過應該是無心的,他會説着自己的女孩自己會心疼,所以我也很少被他要求着做什麼,反而是什麼都照着我的來。

“我還是獨自傷心吧!”我獨自笑了一下,被他逗樂了,我真的其實是一個膽小懦弱的人。

“寧寧是怎麼了?又被家裏的親戚氣到了?哎呀呀!怎麼能有這麼可惡無知的人呢?怎麼敢的?以後我們讓他們想見我們都見不到,氣死他們。”龔青的話好似開玩笑,但是是正是他所想的。他又笑着説:“哥哥親一個,就什麼煩惱都沒有了。”説着他就“muma”的來了一個親暱。

“好了。”我笑着,好像確實沒有那麼的煩了,然後説:“啊!想回學校了,我現在回去應該沒事兒吧?反正學校還有人。”

“那可不行,我家夫人一年到頭為學校奉獻了多少?怎麼可以這麼早就回到學校?不行不行,這樣吧!我過兩天親戚走完了,我就去找你怎麼樣?到時候外面也開業了,也好吃飯什麼的。”

“好吧!”然後又説着:“想你了,你先去忙吧!”

“好呢!我繼續去和那些老大爺嘮嗑了,寧寧早些回家。”他笑着囑咐我不要生病着涼了。

“好,我到家後給你説。”我只是輕輕的回覆,外面依舊熱鬧,我的心裏卻冷到與這裏的這一切相距萬里。

放眼望着這裏的喧囂,可是又與我何干?

月落雨下,靜待歸心,子歸何處,芳心何去?

回家的時候沒注意,把羽絨服弄出了一個黑點點,第二天便被媽媽説了,穿衣服要顧惜,特別是穿好看些、顏色淺的衣服的時候。

今天本來媽媽説要去誰家,但是讓我去的時候我拒絕了,我的神情不是很好,從昨日回到家,我便不主動開口説話,或許,人不要太認真了。

媽媽讓出去走,我也未出去,或許,在所謂的面子面前,我是最大的犧牲者,但是我未來可以不回來。好像很快,我們就從過年的氛圍中出來了,年初二,媽媽吆喝着去爬山,我拒絕了,媽媽並不是一個會控制情緒的人,我肉眼可見她馬上要爆發出那讓我拗口的話語。

弟弟在和同學計劃着什麼時候去班主任家還有老師家拜年,爸爸依舊坐在沙發上看玩手機,大家都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初四的時候龔青到城裏來了,他總是笑着讓我不要擔憂,我還是很難開心起來,今天大多數的飯店都在營業了,媽媽之前還和朋友時常吃飯,我不懂他們的那些朋友。

我問龔青:“你今天回家嗎?”

“嗯,自然,我這今天不是下來買票嗎?過兩天我就要去掙錢了,哎!有媳婦兒要養,果然不一樣。”他一臉現在抱着的這人要大把的票子養,有一種迫於生計。

“不養不就好了?幹嘛一定要養?”我説話非常的平淡,好像是風暴前的平靜。

“瞧你這話説的,讓我抱緊一點,好好感受一下,和女朋友偷偷約會的快樂。”他將我緊緊的抱在懷裏,隔着他裏面那見單薄的衣服,我能聽到他的心跳,他最炙熱的跳動。

“別耍嘴皮子,哥哥,我好想快點離開這裏,但是我又覺得一走了之並不是一個好的做法,好像我一直都很喜歡逃避,你認識我的時候是,現在也是。”

“這不是很好嘛?現在是我喜歡的寧寧,以前的還是我現在喜歡的寧寧。”他雖然聽着我説很沮喪的話,但是他卻回覆着温暖我的話,曾經我也問他會不會因為接收我太多負面的話語而出現心理上的負擔問題,他説着不會,我希望他説的不會是真的不會。

有時候我閒暇的時候,也會在網上找龔青表演時的視頻或是演出的視頻來看,他的生活的點滴或是對於生活的憧憬都是他的素材,他演戲我看過,我當時腦子一熱問他為什麼去演這個,不是很好的角色,我當時馬上意識到錯誤的時候龔青卻不想聽我解釋,反而一副你不知道是為什麼嗎?我自然知道是為什麼,所以我想和他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