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萬年前,人魔一家

  “這裏怎麼又多了兩個人族,男人關起來,女人留下來作陪。”其中一個魔族大言不慚道。

  凰錦芊還未動,南祁直接出手把方才説話的魔族頭顱砍了下來。

  魔族的人頓時傻眼了,這個人什麼來頭,竟然能一擊把他們的老大殺死。

  凰錦芊也動手了,為了防止剩下的魔族出去壞事,一次性全給結束了。

  人族的女子看凰錦芊和南祁就如看救命恩人一般,祈求他們救自己出去。

  “求求二位大人了,救我們出去吧,我們都是無辜的。”

  凰錦芊召喚出七七,交代道:“七七,你帶她們出去,先把她們安置在天下樓。”

  “好,一定完成任務。”七七也很同情這些女子。

  在她們臨走之前,凰錦芊詢問了關於溪雲的蹤跡,“你們有沒有見過一個叫做溪雲的女子?”

  眾人都搖搖頭,凰錦芊失落了垂下了眸子。

  但是突然有個女孩道:“我好像聽那些魔族説過這個人,據説是被她們的首領帶走了。”

  “魔尊?”

  “對,就是他!”

  凰錦芊的手心頓時掐出鮮血來了,溪雲若是真的落到了魔尊的手上,情況要比這些人還糟糕。

  “謝謝你,你先跟他們離開吧。”

  魔尊住在聖宮殿,只是聖宮殿戒備森嚴,她們不能強行進去,這裏有重兵把守,凰錦芊可不覺得她能全身而退。

  凰錦芊給自己還有南祁易了容,此刻的她們看上去只是兩個普通的魔族士兵。

  兩個人來到了聖宮殿門口,只是頭上的牌匾早就換成了另外三個字“魔尊宮”。

  凰錦芊看着上面的這三個人,心中祈禱着溪雲千萬別出什麼事情,否則她一定掀了這魔尊宮。

  魔尊宮的守衞和別處的都不一樣,他們都是恪盡職守,不苟言笑,都在認真的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

  “站住,你們是幹什麼的!”二人被門口的士兵攔住了。

  “我們是給魔尊送一些吃食的。”凰錦芊變了變聲道。

  士兵:“例行檢查。”

  他們帶來的飯菜被士兵們檢查了三次才給放進去。

  “這魔尊到底是有多怕死。”連飯菜都被檢查了三遍。

  兩個人往主殿走去,把吃食送了進去,但是魔尊並不在這裏面。

  凰錦芊和南祁放下了東西,四處尋找,他真的不在這兒……

  兩人相視一眼,然後出去抓了一個魔族,把他帶到一個小黑屋裏,逼問道:“魔尊在哪。”

  小士兵害怕急了,想都沒想直接招供了,魔尊在後院和溪雲在一起。

  去後院,大晚上還和溪雲在一起,就算凰錦芊不想想歪也不行了。

  “該死的魔尊!”

  説完,凰錦芊帶着南祁直接衝向了後院,後院只有一個屋子裏的等是亮着的。

  凰錦芊用大量的符紙在門口築起了一道結界,裏面的人出不來,外面的人進不去,但是隻能堅持一個時辰。

  但是一個時辰也足夠了。

  房間裏,魔尊正在喂溪雲湯藥,但是她的臉上還是沒有一點起色,甚至吐血更加嚴重了。

  “我再去抓寫人族回來給你看病。”魔尊赤紅色的雙眸鋒利起來。

  溪雲拉住了他的手腕,一不小心把藥盞打翻了。

  魔尊關切道:“燙到了沒,我幫你換一下衣服。”

  溪雲的臉上一片緋紅,害羞道:“不用……”

  “老色痞,竟然想佔溪雲的便宜!”

  凰錦芊一進來就聽到了魔尊竟然要幫溪雲換衣服,這不是流氓是什麼!

  魔尊見竟然有人類闖了進來,第一時間給外面發了信號,但是發現這間屋子被下了結界。

  魔尊的實力要比凰錦芊還要還要高上許多,南祁用力量壓制住了他一部分的靈力,讓他的實力和凰錦芊在一個水平。

  凰錦芊召喚出青蓮地火燒他,還用靈技揍他,招招狠絕。

  溪雲看到這一幕傻眼了,大聲喊道:“住手,快住手!”

  “咳咳咳咳!”溪雲急的都快吐血了。

  凰錦芊以為溪雲是在擔心自己,道:“溪雲,你不用擔心,我今天就算是殺不死他,也不會讓他好過!”

  兩人都快把房子給拆了,過了許多,終於在溪雲的嘶吼下,兩人住了手。

  魔尊狠狠的瞪着凰錦芊,咒罵道:“瘋子。”

  “老色痞。”

  凰錦芊停下手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給溪雲服用瞭解藥。

  本來已經油盡燈枯的溪雲服用下去解藥之後身體立馬就恢復了不少,她怕二人再打起來,連忙解釋道:“錦芊,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別傷害他。”

  凰錦芊以為是自己的耳朵出現幻聽了,這傢伙是溪雲的救命恩人?開什麼玩笑。

  但是溪雲害怕凰錦芊不相信,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她。

  聖宮被魔族佔領之後,她也被魔族的士兵發現了。

  魔族的那些士兵根本就不是個東西,但凡有個女人便會禽獸不如。

  當時她就已經被那些魔族士兵欺負了,是魔尊路過救了他,還把那幾個魔族士兵殺了以儆效尤。

  然後還把她安置在這裏,並且派人給她療傷,對她也是無微不至的關心。

  聽到溪雲的的這些話,凰錦芊瞬間覺得自己對這個魔尊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魔尊冷哼哼道:“我攻打人族是因為這個大陸不僅僅有你們人族,還有我們魔族,憑什麼好地方就得你們人族享用。”

  “既然如此,我們就各憑實力。”

  “戰場上刀劍無眼,但是無辜之人我們還是不會傷害的。”

  魔尊説的倒是也並無道理,其實在幾萬年前,人族和魔族還是可以和平共處的,只是魔族生性殘暴,總是會傷害人族,所以人族和魔族形成了對峙的局面。

  最終,魔族和人族大戰,魔族被趕出了人族居住的地方,住在了大陸最貧瘠的地方。

  凰錦芊,“你倒是是條漢子,所以請你管好你的手下,還有在戰場上我也不會因為你救過溪雲對你手下留情。”.しa

  魔尊同樣道:“我也不會因為你是溪雲的朋友就對你手下留情。”

  凰錦芊走到溪雲的身旁,輕聲道:“我帶你回家。”

  溪雲沒有立即回答她,而是看向了魔尊。

  凰錦芊能看出來,溪雲看魔尊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