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喲喲噠 作品

第84章 第 84 章

逆世界第一次成員會議——

參與成員:織田作之助、伏黑甚爾、桔梗、天內理子以及兩條冥界犬。

主辦方:死魂蟲。

地點:尚未竣工的“死魂蟲號”航母平台上。

這艘航母雖然還沒有建設好, 但是已經被死魂蟲命名為死魂蟲號了。由於逆世界裏不需要打空戰和潛水戰,也不需要運輸貨物。所以,死魂蟲預計會在上面再搓幾架戰鬥機, 和數架無人機以及預警機。

不過這些都是後話。

現在,逆世界的四位成員外加兩條冥界犬坐在了一起圍成了一個圈,黑色死魂蟲盤成好幾圈坐在中間。

“很好,大家都到齊了。”死魂蟲清了清嗓子, 一副很嚴肅的樣子,當然配上他的死魂蟲模樣,並沒有讓人感覺到嚴肅,反倒有種莫名的可愛, “這應該算是第一次開會……總之啦,知識告訴我, 這次建造的東西是需要用特殊的方法驅動的,所以大家都不要慌張……”

死魂蟲悄咪咪低下頭,又迅速抬起,織田作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見夾在他盤起的身體裏的一頁紙, 什麼歪歪扭扭寫了不少字。

一旁的甚爾非常迅速地伸出手,織田作沒有來得阻止,只得眼睜睜看着他把紙給抽了出來:“寫了什麼,讓我看看……”

“喂——”

織田作低聲説了一句, 不過他的視線下意識越過了甚爾的手去看紙上的內容, 然後他陷入了沉思。

完全沒有看懂。死魂蟲的身體不太好握筆, 像給區域命名的那塊大板子還行, 有足夠大的空間供死魂蟲慢慢寫, 但是如果是紙上的小抄, 那就為難死魂蟲的六根爪子了。艱難地握筆一筆一劃地寫出一堆只有他自己能理解的符號。

“我覺得他需要練練字了。”甚爾無語地看着紙上的鬼畫符, 不過他也想到了死魂蟲的身體構造,“他真的能握住筆嗎?”

“……總之……唔……”死魂蟲再次低下頭,發覺自己夾在身體裏的紙不見了,不由上上下下翻騰着找起來。

“給。”織田作將甚爾手裏的紙抽走,放在了死魂蟲的眼前。

“謝謝作之助。”死魂蟲完全沒想到自己的紙被拿走了,他還以為是被自己搞丟了,他用長喙叼走了紙後放在了地上,快速看了一下,“就是我現在要通過特殊方法建立大家彼此間的聯繫,並且可以通過這個,大家都會獲得能力上的提升,還可以更加容易地操縱那些武器。”

“我覺得這些話肯定不是他自己想的。”甚爾對織田作説。

這次織田作也沒有反駁,以他對死魂蟲的瞭解,他肯定不會説出那麼正式的説辭,估計是世界意識教給他的。

事實上,織田作和甚爾都猜對了一半,這些話確實不是死魂蟲自己想的,而是白貓客服告訴他的。

用白貓客服的話來説:“這是加buff,哦對了,你應該不知道buff是什麼……”他解釋了一下buff後,告訴他,“這是遊戲用語,雖然直接説可以啦,但是還是官方一點好。”

於是經過轉述,就變成了這副樣子。

“也就是説,我之後可以開飛機了嗎?”理子捏着拳頭,眼睛亮亮的。作為星漿體,她要遠離一切的危險,所以一直被保護在東京,她從來沒有去過其他地方,別説開飛機了,連坐飛機都沒有坐過。

桔梗手託着臉頰,喃喃自語:“飛在天上啊……我也沒有試過。”只有妖怪可以在天空中飛翔,桔梗有式神,但是那些式神都沒辦法帶着她飛,而她死後,自然那些式神都沒有了。

“沒錯!”死魂蟲驕傲地點點頭,白貓客服告訴了他還有其他作用需要慢慢開發。

“不行。”作為逆世界裏的大家長·織田作立刻制止了這一危險行為,“未來就算有機會開飛機,也必須先經過訓練,確保安全才可以。”

“哦——”理子拖長了音調。

織田作覺得到時候他得第一個盯緊天內,他看向了死魂蟲,繼續之前的話題:“所以,該怎麼做呢?憐央?”

“等一下。”

織田作聽見死魂蟲説了一句後就轉身,用六根爪爪抱住了自己的尾巴尖,然後張開了嘴一口咬下!

織田作:!!!

這個舉動是誰也沒有想到的,他蹭得站起身,喊了一句“憐央”想要阻止,但死魂蟲的速度太快,已經把自己的尾巴咬下來了一小節,大概十釐米左右,叼着把它遞給了織田作。

“給你。”死魂蟲眨着紅色的眸子,他感覺不到疼痛,而尾巴尖在咬下後就自動癒合了,雖然整條蟲變短了十釐米。

織田作看着放在自己手裏的死魂蟲尾巴尖,細細的一根黑色靜靜地躺在他的手心裏,冰涼的鱗片依舊光滑,似乎和之前他摸過的手感沒什麼區別。

“你有沒有感覺哪裏不舒服?”

“沒有,作之助為什麼要這麼問?”死魂蟲一邊不解地説,一邊飛速地咬掉了自己傷口癒合後自動形成的新尾巴尖,並且將這後咬下來的三節按照成員的抽取順序,分別遞給了甚爾、桔梗和理子。

織田作抿了抿唇,他仔細觀察着死魂蟲,發現他確實沒有流露出任何痛苦的表情後鬆了口氣。

另一邊,甚爾一手捏着死魂蟲的尾巴尖,另一隻手伸出將死魂蟲整條都提起來了,上下看了一眼:“變短了一些。”

理子有些擔憂:“這個還能長回來嗎?”

這個是死魂蟲的一部分。桔梗感受着手中尾巴尖內藴含的純淨靈力,和那幾乎快要察覺不到的意識。雖然手中的尾巴尖脱離了死魂蟲,但是桔梗還是能感受到兩者間存在着緊密的聯繫。

就像是把一部分魂魄分出來了一樣。

“應該可以長回來吧?”死魂蟲其實也不知道,他扭動着身體從甚爾的手裏掙脱了下來,“知識告訴我,大家只要把它貼在自己夠得到的地方就行了。”

甚爾看了眼手裏的尾巴尖,把它貼在了自己的左手手背上,尾巴尖在手背處扭動幾下後鑽入了皮膚下。隨後,他看見自己的手背上出現了一個黑色數字。

他的指腹輕輕磨蹭着那片迎着數字的皮膚,手感上並沒有什麼變化。他仔細地看去,才發現這個黑色數字其實是由一條迷你黑色死魂蟲彎曲構成的,甚至能看到它細密的鱗片和眨巴眨巴的紅眼睛。

和縮小版的死魂蟲憐央一模一樣。

“這是什麼?序號嗎?”甚爾忍不住説了一句。

理子看了眼甚爾手背上的數字後,默默把尾巴尖挪到了手腕內:“原來會有字啊……誒,我的是呢。”

“六?”甚爾看向了織田作,他的數字在右手手背上,是,他又看向了桔梗。

“我的是。”桔梗已經認識阿拉伯數字了,她把尾巴尖貼在了右側肩膀處,被紅白巫女服的領子蓋住。

“3、4、5、6……”甚爾摸着下巴,“看數字的順序應該是你給的順序吧?可是為什麼沒有1和2?難道是我猜錯了嗎?”

“不是的,就是我給的順序。”死魂蟲篤定地回答,在看到數字標記的時候,他就清楚了一件事,數字的順序就是結合的順序。

“那你能告訴我1和2在哪裏?”甚爾插着腰,一個一個人點過去,“我們怎麼數都只要四個吧?你該不會連數數都不會吧?”

“唔……可是我應該沒有數錯。”死魂蟲也不知道為什麼是從三號開始,明明織田作是他抽到的第一個成員,也是和buff結合的第一個成員。他眨着紅色的眼睛,用尾巴尖點了點織田作“3號”,又點了點甚爾“4號”、桔梗“5號”、理子“6號”。

他的眼睛裏滿是迷茫:“那麼一和二……”他的眼睛滑到了乖巧躺在地上的冥界犬身上,從尾巴尖都透露着猶豫。

“一號、二號?”他不確定地看着兩條冥界犬。

“嗚~汪汪!”

聽見了自己的名字,冥界犬一號和二號立刻坐起身,訓練有素地叫了幾聲。

眾人:……

“你該不會告訴我一號和二號是這兩條狗吧!”甚爾指着自己身邊的兩條冥界犬,不可思議地問。

“也不是沒有可能。”織田作平靜地説,“畢竟我們是坐成一個圈的,如果把冥界犬算上我們確實是六個。”

甚爾:“……”

他伸出手抓起了最近的二號冥界犬,然後仔仔細細、翻來覆去地檢查了一遍,沒有看到任何數字。因為冥界犬渾身被黑色的皮毛覆蓋,就算有甚爾一時半會也找不到。

“你能造出剃鬚刀或者是剪刀嗎?”甚爾的眼睛眯起,露出了一個危險的笑容,“我要剃光這隻狗的毛!”

他一定要確認這條冥界犬到底是不是一號或者是二號。

冥界犬:qaq

“應該不是他們。”死魂蟲解救了險些被剃成禿毛狗的冥界犬,“我能感覺到的。”

“是嗎。”甚爾鬆開了拎住冥界犬的手,後者一溜煙跑遠了,“如果讓我知道一號和二號是狗的話,我一定要把他們的毛都剃光!”

織田作的手輕輕摸着手背上的數字,就像是紋在手背上的文身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這個數字在他的輕輕碰觸下像是活了一樣在輕輕擺動:“憐央,這個是知識教你這樣做的嗎?會對你有傷害嗎?”

“沒有傷害。”死魂蟲肯定地回答,雖然自己變短了一點,但是他沒感覺到任何不適,畢竟他連疼痛感都沒有。

織田作垂下眼簾,在手背上出現了數字後,他冥冥之中感覺到了什麼,但這種感覺尚且並不清晰。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他和這處世界的聯繫更加深了。

這個標誌是憐央賦予他的,那麼能做到這一步的憐央真的只是普普通通的“建造者”這個身份嗎?

這種感覺就像是世界意識在為憐央找尋“他的眷屬”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