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第 119 章

是新的一波喪屍潮!

看來光靠這一波本身把大學城填滿還不夠。接下里的時間裏, t市方向多餘出來的所有喪屍都會不斷湧向大學城,直到城市裏不再會出現新的喪屍為止。

這個69%顯示的並不是自己這個區域的喪屍潮剩餘進度,而是全球的, 所以並沒有辦法看出來究竟還有多少喪屍會湧進大學城。

但是.........噩夢已經過去三分之一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麼多天以來,所有的努力成果都正牢牢地握在手上, 只要能趁早解決這場大劫難, 該來多少,就來多少吧。

堆積在城牆根下的屍體問題已經被解決,學校周邊的街道重新空蕩起來。排在後面的喪屍潮填補過來,被投石機碾壓成肉泥,又立刻傳送到江岸。

半個小時, 投石機和弩.箭的冷卻期到來, 城牆暫時啞火。隨後五分鐘冷卻期迴轉, 再次投入使用。中途就先用子.彈和彈弓來適當削減學校周邊的數量, 等待下一波攻勢。

在投石機的使用期內, 喪屍潮每撲過來一波,隨着木架彈響,空氣捏成的巨石劃破空氣,呼嘯着狠狠砸向黑壓壓的屍羣。

變薄了的喪屍潮在這樣的壓迫下變得不堪一擊。巨石砸落,彈起, 再翻滾,沿着學校的街道一路碾壓,所過之處全是骨骼碎裂的迸響, 路面一時間被黑紫色的血液鋪滿。

就這樣, 兩小時內, 在城牆根下殞命的喪屍少説得有三四千,再加上工大和銅大那邊的戰況,在街道徹底通暢以後,大學城的喪屍潮在極短的時間內就被解決了二分之一。

工大先前就有門樓,所以並不擔心屍體堆積的問題。而銅大的城牆則是把屍體(可能還連帶活的)給推到高架橋下面去了,爬上來一千隻喪屍,掉下去八百隻,喪屍潮進入大學城的速度大大減慢。

投石機的啞火期再次到來。新的一波喪屍潮偏偏再次襲來了。

其實啞火的不僅僅是投石機,還有人。

昨天零點到現在,已經過去了整整三十個小時,新的一天,白晝都已經到來。昨晚的雨早就停了,魚肚白的天空,遠處的厚重雲層被陽光撕開一道刺眼的口子。

作為常用的藝術表現手法之一,雲開霧散,天光乍泄,一般代表着勝利的曙光,希望的到來。

但實際上,此時此刻出現在心中的念頭只有一個——

好睏啊!

“我好睏啊。”陳訪桐説。

“堅持住。”沈未揉眼睛道,“等我們下一趟疲勞駕駛完就可以睡一會兒了!其實我希望等我們一覺醒來,他們全部打完了最好。”

“疲、疲勞駕駛?”尹赫説,“意思是,我們現在就要去.........”

話還沒説完,被沈未“飈完飛機就能睡了”邏輯激勵,陳訪桐當即像拽着他們倆上城牆一樣,又拽着他們倆從城牆上一躍而下。

“快。”陳訪桐一手一個攥得緊緊,“我要睡覺。”

從東城牆到南城牆,三道人影跑得像風。

果然,人類最原始的需求的就是最強大的。

這是最後一次空中奇襲了!

站在城牆上面,喪屍的屍體還在不斷被傳送到江岸。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江堤吞吃喪屍屍體的速度好像越來越快了。原來半截身子在蘆葦蕩裏面都要卡個好半天,現在則變成屍體一碰到江堤上的植物,藤蔓便立刻纏了上去。

喪屍是不會累,但是人類確確實實會啊!

睡眠。

當然了,城牆固然安全,也不至於説睡覺就讓所有人通通去睡覺,讓上萬只喪屍在外頭砸牆,人類在裏面睡大覺的場景實在是有些抽象。

不是做不到,只是不太合適。

這種時候,就得輪流睡覺。

在城牆上面操控投石機的換了一波人上來,原有的人抓緊時間去防空洞裏面補覺。先前在地下空間出入口布置完裝置的人們也立刻去補覺。

人員迅速完成替換,能不能守住大學城——或者説,能不能消滅掉現有的這麼多喪屍,就看這一波了。

外面又有一波新的喪屍潮湧來,根據銅大那邊的視野估計,好消息是數量沒有第一波的將近三萬只那麼多,壞消息是數量大概在一萬隻左右的樣子。

好不容易疏通的街道,這下又要被再次填滿。

總之無論怎麼樣都是黑壓壓的密密麻麻的一大羣屍,見怪不怪,揍就完了。

於是立刻分配新的任務。

直升機的油還能支持往返飛行一趟,這是風險最低的疏通街道的方法。但是這個辦法只足夠再使用一次,這回疏通完之後,直升機這個奇襲的交通工具便可以提前退場了。

這次最主要的方法,要用到地道。

就像治洪水一樣,光是修高牆堵水是不行的,得把水主動放進來,喪屍潮也是一樣。這是一個非常冒險的辦法,但是在直升機退場之後,這是能夠疏通街道的效率最高的辦法了。

只不過,需要一點點技術含量,可能還有一點點莽撞。

“哼哼哼!”山豬等不及般開始跺腳。

松鼠和果子狸蹲在樹冠上吱吱叫,一些草兔蹲在山豬的脊背上蓄勢待發。雞鴨鵝紛紛張開翅膀,特別是學校養出來的大白鵝,一隻站起來就有一拳一個成年人的氣勢。

還好,學校就有非常莽撞的生物。

趁着銅大那邊的城牆可以減慢喪屍潮進入大學城的速度,地道需要立刻手動投入使用。

迅速進入地下空間。

整個大學城加在一起有五百人。地上對着喪屍潮摧枯拉朽,地下的後勤組們也在對着各種食材摧枯拉朽,偶爾還要照料一些腳趾被石頭砸到/跑步被路過的山豬絆倒額頭腫了/拉彈弓的時候把胳膊扭了的諸如此類的倒黴人。

地上時不時還有喪屍鳥在騷擾。好在那趟貨船之行就已經把景門山方向的大部分喪屍鳥火力都給吸引乾淨了,此時聚集在學校上空的,大部分都是大學城和t市邊緣零零散散的禽鳥。

原先加在一起大概有一千多隻,在地面上用彈弓順手打幾發,到現在為止,只剩下一百隻不到比較難打中的了。

保險起見,後勤事宜還是全部在防空洞裏完成比較好。

可惜地下臨時鋪就的牀沒有宿舍的牀睡得舒服,不過除此以外,這個集所有後勤為一體的地方,真的非常方便。有水有電有食物,甚至還暖和。

防空洞和其他的貫穿學校的地下通道是獨立開來的。防空洞是一個位於學校正下方,和學校面積等大的地下空間,只在銅大靠近高架橋的邊緣,和銅藝靠近江堤的邊緣有兩條和大學城其他地方連通的地道。

而城牆延伸出去的地道才是和大學城其他地道相連接的,並且獨立於防空洞。

現在要做的第一步,是把從大學城其他區域連接到學校四面城牆的四條地道出入口給推開,主動放喪屍潮進來!

前往大學城其他區域的地下空間,並且上面就是數以萬計的喪屍潮。然後推開地道入口,迅速逃跑回學校。

屆時,喪屍潮除了在地面狂奔,就會分出支流開始順着敞開的入口進入地下空間,一路跑到學校內部的出口,而出口處則會有安排好的驚喜等着它們。

大概就是這麼一個流程。

這個屬於高危動作,得帶手.槍防身。推開出入口之後,喪屍潮必定會立刻湧進地下,所以光靠雙腳肯定也是跑不過它們的,得用自行車才能保證全身而退。

好在地下通道自app贈送免費裝修之後,四壁全由光滑平整的石磚鋪成,寬敞暢通,勾引完就走,喪屍無論如何也追不上。

學校內一共四個入口,江岸邊還有一個。一共五隊,現在就出發。

打開手電筒,光線穿透冗長的地道。這條地道通向江岸邊,

陸朝南一臉怒氣地打着手電筒快步走在前面。

“他怎麼了。”蘇梓臨看向鬱黎。

“嗯........來氣?”鬱黎説。

陸朝南:“不是。”

“不爽?”

“也不是。”

“困了?”

“.........嗯。”

“距離我們換班還有兩個小時,堅持堅持。”蘇梓臨看了看時間,“順便控制一下表情。”

“我儘量。”他用力捏捏臉。

[當前全球喪屍潮剩餘進度:61%]

時間和進度都在一點一點推移。

看着瞭望塔尋路,眼前出現的一面堵死的牆壁。想必已經到達江岸這邊的唯一出入口了。

被地形阻擋,並沒有太多喪屍潮擁擠到這裏,甚至可以説是大學城地面上為數不多的bug區域之一。“撲通撲通”,耳邊一直傳來不知道是活的喪屍還是屍體掉落進江水裏的聲音。學校方向,依舊是無處不在的震天響的咆哮。

麻了,這一路下來,聽覺和嗅覺算是真的麻了。

江岸這條線路比較特殊。

學校四面城牆根下的出入口連接的都是一些居民樓車庫、地下街、下水井蓋等等,屆時喪屍潮就會被勾引着從那些地方一路進入學校。而江岸對應的唯一的出入口,則遠在大學城的另一邊——

也就是高架橋的方向。

沒錯,這條線路保留的正是次屆排位賽時,讓喪屍潮從高架橋一路直通江水的原始路線。

現在,這條捷徑終於要重新啓用了。

眼前這個出入口的門板是江岸旁邊的一盞大探照燈下正正方方的水泥路面。雖然上面周邊沒有太多喪屍,但也只是相對來説。

密集的地方喪屍摩肩接踵,寬敞點的地方,也不過是沒有那麼容易發生踩踏事故罷了。

一旦感受到了下面的人類氣息,原本對着學校方向的空氣一頓瘋狂輸出的喪屍,便會立刻轉換目標,進入地下。

“還有多久?”鬱黎問。

“銅大那邊還沒有準備好。”看局域網的動向,高架橋那邊還在路上,蘇梓臨回答,“我們得那邊的出入口徹底敞開以後才能動手。”

“噠噠噠噠噠.........”

上方的上方,也就是空中,直升機的螺旋槳聲瀟灑路過。

在地底聽來,真是奇妙的聯動。

三分鐘後,高架橋方向準備就緒。這意味着,從大學城的入口方向,已經有一股喪屍潮轉入地道前行。按照它們的速度,將會在極其短暫的時間內到達江岸。

可以動手了。

子.彈上膛。

路面門板沉重。三人幾乎是踩在自行車上,伸出雙手,費力挪動。

“咔——”水泥路面厚重的摩擦聲響起,青白色的天光傾瀉一絲,照進昏暗的地下空間。

“啊啊啊啊——!!!”喪屍潮的咆哮聲瞬間被放大數十倍。

入口開放!

很顯然,聽喪屍的動靜,它們已經注意到了這邊的異象。

接下來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

跑路!

以極快的速度翻身騎上自行車,順着來時的路飛快騎行。

喪屍一個接一個不知道是跳下來還是摔了下來,緊緊跟在後方。鬱黎回身迅速轟開兩槍,蘇梓臨緊接抬手:“雖然我知道它應該只鎖喪屍的頭,但你還是讓一下比較好!”

於是他當即向後仰去。子.彈一閃而過,呼嘯着穿透喪屍的額心,在上面轟開一個飈射出黑紫色血液的洞。

只要重新回到學校,關閉這條通道的出入口,讓喪屍感知到的人類信息就會再次消失,它們便不會再追上來。

“砰!”“砰!”“砰!”........槍.彈聲接連響起。自行車的速度被拉到極致,體感上近乎騰飛起來。在這樣的速度下,即使是被病毒強化過的喪屍也無法追上。

跑在前面的喪屍瞬間被子.彈擊倒一片,後面追上來的被屍體絆倒滾落,距離拉得更遠。

“還有多遠啊!”耳邊全是狂風的聲音,陸朝南騎在中間,不知道是因為前面的蘇梓臨太快還是後面的鬱黎把距離控制得太死,總之是處於一種“其實並沒有騎這麼快的能力但是被前後夾擊所以被迫騎成現在這個樣子”的狀態。

出口就在前方!

“還有........”蘇梓臨説,“等等,我們好像得從現在開始減.........”

話音未落,砰砰砰三聲,三輛自行車全部撞上石磚牆。

“……..”

“謝謝,現在精神了。”陸朝南説。

行吧,誰説物理停車不算停車了。

回頭一把推上門板,通道封死,追擊來的零散喪屍全部被關在了通道後面。

至此,高架橋——江岸方向的地道直通車就此成立!

新湧進來的喪屍重新填滿了大學城大街小巷的空檔。

但是這次,擁擠不會太久。

爬出通道的時候,學校四面城牆的出入口已然投入使用。此時此刻的直升機應該正在交通樞紐當轟炸機,微小的黃色火光不斷閃爍在遠方。

肉眼可見的,學校周邊街道的喪屍在被新補充的填滿的一瞬間又散去,視野內所有移動的物體都在飛速流轉。

足以讓區域癱瘓的數量的喪屍潮,正在這兩種方法的運行下,活生生地飛速移動起來。

投石機重新進入使用期,一批巨石下去,消滅的都是成百的喪屍,摧枯拉朽一般,湧到城牆下的喪屍迅速更新迭代,數量正在不斷減少。

而四面城牆下,被分流出來的喪屍開始進入學校區域!

第一個露頭的喪屍瘋狂地順着地面台階手腳並用攀爬上來,隨着一聲劇烈的鋼鐵碰撞聲,觸發機關,鋼鐵食人花上下咬合,嘎嘣一聲,頭顱瞬間滾落。每個出口都擺放了十台這樣的醜玩意,是喪屍露頭遭遇的第一關。

接着,“咔嚓!”“咔嚓!”數聲,幸運地跑過食人花區域的喪屍面臨的是在地上擺放得如同曬榨菜似的捕獸夾,腳踝奮力咬合,腿腳之間頓時只剩幾絲皮肉連接。二十多隻喪屍瞬間伏倒在地,被周圍人們的棍棒迅速解決。

“哦。”烏雁抱臂站着思考了半天,隨後得出一個顯而易見的結論,“你們拿我的捕獸夾過來是這麼用的?”

“怎麼樣,有意思吧?”餘巧曼看得津津有味,甚至在鼓掌,一邊鼓掌一邊做些無所謂的解釋,“你看這些好玩的醜東西是隔壁小孩做的,地道是我們家小孩帶着兔子挖的,還有三個我們家小孩正在天上飛.........”

不僅是她,周圍圍觀的人們每看到裝置成功觸發一次都會不自覺地激動鼓掌。

當然了,在這個全自動保衞草坪的系統裏面還是不能少了手動操作。“砰!”“砰!”“砰!”子彈呼嘯的聲音此起彼伏,用來解決食人花和捕獸夾來不及觸發時漏出來的喪屍。

可惜的是城牆周圍沒有之前在居民樓保衞草坪時用到的同款行道樹,所以就沒法裝置套喪屍的繩索。

地面上堆積的喪屍屍體越來越多。每解決掉一個,立刻就有人扛着喪屍屍體爬到城牆上往下一丟,不斷轉動的傳送帶便帶着一波一波的喪屍屍體丟到江岸上去。

“bang!”——

與此同時的,江岸邊一直在傳來此起彼伏魯莽的巨響。喪屍潮從高架橋方向順着地道湧進來,一路向江岸前進。

在進入大學城的羣體裏,除了人類喪屍,照樣有被喪屍病毒感染的貓狗豬牛之類的動物。

不知是不是因為一個物種對一個物種的攻擊慾望能強烈,那些感染的動物在進入地道之後,便向着江岸邊的出口一路狂奔。

然後探頭,迎接它們的便是——

“bang!”

豬突猛進!

早已蹲守在岸邊,一邊用豬蹄刨地,一邊迫不及待的山豬們在目標露頭的一瞬間,便以全身的力氣將它們向江水裏狠狠撞去!

當然,這個“狠狠撞去”指的並不是一隻山豬。而是一百三十九隻山豬。

好不容易一路從高架橋衝刺到江岸的出口,迎接喪屍的卻是一百三十九隻山豬的全力衝撞。

如果在動畫片的表現手法裏,被衝撞的無論是人類喪屍,還是貓狗豬牛喪屍,少説得變成流星飛到t市裏面去。

“嘎嘎嘎!”大鵝正在奮力跟喪屍狗搏擊,堅實的胸脯跟拳擊手套似的,一頂一個準。面目猙獰流着唾沫的喪屍狗嘶啞地汪汪大叫着掉落進江水。雞和鴨跟在後面摸魚充當混子,趁不注意就啄上一口,啄完就逃跑。

各色各樣的羽毛漫天飛舞。

草兔的目標則是小體型的喪屍貓。一個個棕色的身影像閃電一樣穿梭在空隙之間,不由分説抬腿就是一腳,那拳腳沒有十年功夫根本踢不出來。

松鼠和果子狸們則全部蹲在城牆邊緣,一邊啃松果一邊往下丟垃圾,可能是起到氣氛組的作用。同樣參與了氣氛組的還有魚塘裏的魚,可惜物種限制,它們只能圍在魚塘邊緣不斷蹦跳,把水花拍打得嘩嘩作響。

“噠噠噠噠噠.........”

空中,直升機已經完成任務歸來!

直到飛到南城牆外的停機坪上,油箱中的最後一絲油耗盡。這個奇襲神器可以正式在這場最後的戰鬥中退場。

並且,在分流地道開通之後,也不再需要用散裝轟炸機來疏通街道了!

效果是顯而易見的。不斷瘋狂跑向學校方向的喪屍潮正在以成百上千的速度不斷被消滅。就像工廠流水線一樣,合理規劃,井然有序,甚至還管殺管埋。

銅江之上漂浮着層層疊疊的屍體,一時間連江水都變成了黑紫色。

江堤吞屍體的速度越來越來,甚至不再滿足於吞屍體。被扔進江水的喪屍偶有存活,還包括被踢撞下去的喪屍狗不乏游泳健將,卻被胃口越來越大的江堤通通用不斷向內的水流聚集過去,岸邊水草伸着觸手,竟然連死帶活全部吞掉。

從第一次開始到現在,所有意外發現的,琢磨出來的,研究出來的,倒騰出來的成果,沒有一個遺漏,全部都用在了這次最後的攻防戰之中!

[當前全球喪屍潮剩餘進度:48%]

已經過半了!

不斷地輪流睡覺再換班,每輪兩個小時,抓緊每一份每一秒的時間休息。

在耳中,充斥着世界每一個角落的咆哮聲都已經變成了平乏的白紙。所有的裝置火力全開後,城牆之下湧動的宛若黑色風暴的喪屍羣都變成了可以用具體的時間來劃分的內容。

哪怕這個時候從高架橋再湧進來新的喪屍潮,以大學城目前的運轉方法,全部都可以抵抗!

不知不覺,連第二天的夜晚都已經到來。大學城的燈火再次在夜幕中亮起。

“醒醒醒醒。”蘇梓臨一手拍一顆腦袋,“又該我們上去了。”

“我説啊,工大明明做了那——麼多這個自動那個自動的裝置,為什麼就不能做一個自動扣扳機和自動投石機的裝置?”沈未嘟囔。

蘇梓臨竟然認真地思考了一下這個問題:“可能就像.........為什麼科學家到現在還沒有研究出來真正的減肥藥一樣?”

“.........我去,竟然真的有道理。”

[當前全球喪屍潮剩餘進度:31%]

照這個速度下去,只要再堅持到第三個天亮,就會進入app給出的10%的臨界點。屆時,全球的戰鬥都將進入最後的最後——最終的收尾階段。

“慢着慢着,拿着這個!”韓玲已經加入了後勤組,本來她算是比較能打的,奈何要照看兩個小嬰兒,便乾脆帶着一些居民樓的爺爺奶奶在防空洞忙活起後勤來了。

遞到手上,是加入了櫻桃幹、草莓乾和無花果乾的鬆餅,剛烤出來,熱乎乎的。只用了小麥粉、雞蛋和黃油,手感非常厚實,但是看模樣,應該是試圖想做成鬆餅的樣子。

隨後,她和蔡叔和又挨個給換班的同學們遞瓶裝好的鮮榨果汁。上前線,這些一個都不能少。

“太好了!又到我了!”思思從臨時鋪就的牀鋪上跳起來,往陳訪桐身上飛撲,“姐姐我來啦!”

“嗯。”陳訪桐伸手,把她的小手一牽。

“走走走。”沈未豎起大拇指,語氣呈山賊狀,“姐姐帶你上去再幹它們一票去!”

思思:“幹一票!”

蘇梓臨:“這是祖國的花朵,注意言辭。”

“不好意思,我的意思是説,呃.........上陣殺敵!”

“殺敵!”

“來,換班換班。”烏雁打着哈欠,把獵.槍往沈未手上一拋,“閉着眼打都準,哎!”聽她的語氣,大概是覺得這樣沒什麼意思。

“啥啊,好香啊?”烏富貴説。

“嘖,我怎麼聽你小子講話就來氣。”烏雁一把給他拉下去了。

餘巧曼跟下去:“你能不能對你小堂侄温柔一點啊?”

“嘶——誒呦!”地道出入口處,老劉正帶着鋼盔龜縮,每打出一槍都十分痛苦,“完了完了,這下完了!”

“不行吶,不行吶。”顧大嫂擔心道,“我得去看看豬!自己把自己給撞死了可怎麼辦?”

“嗚嗚嗚嗚,我們當初到底為什麼不早點回學校,非要待在那個地方飛鴿傳書啊?”民宿區校友們一邊灑淚一邊拉投石機道。

“老劉叔,那些是已經死了的邪物,真的不壞功德,動作能不能快一點!顧大嫂,山豬撞不死自己的,而且您不能一個人出去看,您上城牆看行不行?!”

蘇梓臨拼命大聲,“謝謝謝謝,你們在那邊屢次起到了很關鍵的作用,沒有你們很多劇情都不成立,所以能不能先別淚灑銅江了現在多投一顆是一顆啊!”

“哇,可以可以。”沈未給她拍拍背,“這嗓子後天還是能練出來的嘛!”

“你腦袋怎麼了?”尹赫問。

“……...”陸朝南向一邊看去,“騎自行車撞的,您呢?”

“飛機上撞的。”尹赫回答,“誒,這麼一看我比較強啊!”

“嗯嗯。”陳訪桐點頭,“一秒鐘都沒昏倒,特別棒。”

尹赫當即尾巴翹起來:“那當然,我今天簡直on fire了好不好!”

“怕你們沒上飛機的人不瞭解,我解釋一下,他扔手.雷的時候頭髮確實on了一秒fire。”沈未補充説明道,“要不是老孃出手,差點原地出家。”

“槍和金嗓子,槍,槍,槍和創可貼,槍和創可貼。”

鬱黎低頭置身事外般發東西,用寶可夢大師語氣道,“好了,去吧!”

於是大家重新回到崗位上。

總之,在本質靠譜且有序,表現出來的是離譜且混亂的流水線運作中,喪屍潮一直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

高架橋又湧進來兩波,分別是五千多隻和三千多隻。但是這個數量對於全力運作的大學城而言,已經不足為懼了。

街道逐漸空蕩。擁擠的喪屍潮從填滿大學城,再到一半,現在剩下的,估計已經不到一萬隻,正沿着各個街道不知疲倦地狂奔向大學街。

抽空問了一下科大城市那邊的狀況。那邊的喪屍雖然多,但是就之前路過t市的時候看到的景象,按照那個程度的火力轟炸下去,再多的喪屍潮,這兩天兩夜下來也扛不住。

看來,這下不會再有繼續進入大學城的喪屍潮了。

它們已經枯竭。

又是兩回合輪換,八小時過去,太陽從景門山後探出頭,天色再次亮起。

[當前全球喪屍潮剩餘進度:15%]

第三天,距離臨界點只剩最後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