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捉迷藏(20)

最茫然的莫過於對八號評委的身份已經有了初步猜想的紫色容琦, 他近乎呆滯地看着聲音傳來的方向,很是懷疑人生。

其他六個容琦則更偏向於對這位神秘評委力量的震驚,很快意識到剛才他們感覺到冰凍並不是對手的招數, 而是他們自己人的招數。

“剛才……突然那麼冰,是您出招了嗎?”綠琦瑟瑟地問。

紅琦也眨巴眨巴眼睛,“所以不是對手在暗算我們啊……原來是您……”

衞涵:……她沒想暗算任何人好嗎,包括拔河比賽裏的對手= =。

藍琦則很識趣的直接快進到彩虹屁這一步, 直接開誇, “想必您一定是法力超強的隱世巫師吧?隨手一個巫術竟然就有這麼強勁的效果,難以想象,如果您認真出手,又該是多逆天的實力!”

橙琦緊隨其後,“能夠遇見到像您這樣強大的巫師, 一定是我們的此生第二大的幸運!另外一提, 我們此生最大的幸運就是和涵涵公主相識!”

黃琦也跟着兩人的節奏, 一頓吹捧, “簡直難以置信, 您出招竟然一點動靜都沒有,連咒語都不需要念!您不是什麼巫師,而是天上下凡的神仙吧?”

隱形狀態下的衞涵面無表情地聽着這幾個容琦的吹捧,在心裏暗暗吐槽,神仙和巫師是一個體系嗎……

這些沒有營養的吹捧, 衞涵已經聽膩了,趁下一局比賽還沒有開始,她還想着看看容琦夢境中的這些半機械怪物會有什麼特性。

但就在這時, 被定住身形的那八個半機械怪物就像被什麼神秘的力量直接拍扁了, 就是一眨眼, 本來立體的機械怪物忽然變成了一張張薄薄的‘紙’,飄落在房間會發光的地板上,繩子的另一端很快就空了,而且還在自動挪回到那道看不見的‘門’後。

七個容琦的注意力也被這邊的動靜所吸引,這一圖標讓每一個容琦都看得臉臘白。

衞涵倒是不算意外,還覺得容琦的夢境總算看到了一點熟悉的設定,沙灘風箏副本中就有類似的懲罰。

“這、就是輸掉比賽懲罰嗎?還是被拖到這邊的懲罰?”青琦煞白着一張臉,提出兩種猜測。

紫琦已經快速調整好心態,做出總結,“不管是哪種原因,都説明每一場比賽都必須贏,絕對不能鬆懈。”

“每一場比賽的對手可能都不一樣。”紅琦也正經幫着分析起來,“不同的怪物當我們的對手,也會不同的招數。”

“如果都是會巫術的怪物,那對我們很不利。”綠琦憂心忡忡。

他們都沒想着只巴望着八號評委,人家願意出手那是人家大方,如果評委不願意出手,他們也絕對不可能產生任何抱怨或不滿。

但衞涵聽着他們的擔憂,用變過聲的嗓音淡淡地説:“無所謂。我能應對。”

七個容琦都受寵若驚,除了連連説謝謝,也不知道能説點什麼。

他們討論時,注意力只是轉移了一會,再順着繩子看過去時,就發現地板上連那幾個半機械怪物的‘紙’的都不見了,不知道去了哪裏,而繩子也恢復原樣,半截在他們這邊,半截在‘透明門’的那邊。

也就是説,看起來好像一切都恢復了原狀。

這讓七個容琦更是心裏發毛,對於接下來的比賽多了幾分緊張。

衞涵對這些都不太在意,意識到這個副本中的對手可以用技能輕鬆應對後,她已經決定速戰速決,接下來快速結束剩下的兩場比賽,通過副本的任務,拿到合成道具。

於是,第二場比賽一開始,七個容琦還在暗中互相打氣,就忽然發現繩子一緊,對手已經飛速被拽了過來,且也是跟半機械怪物一樣被暫停的狀態。

第二場比賽的對手也是一種沒見過的怪物,從外表來看應該是植物系的怪物,體型和一個成年人差不多,上半部分形似食人花,每隻怪物擁有的‘葉子’數量不等,‘葉子’的形狀很像鉗子,可以夾在繩子上,身體的下半部位是四條類似螃蟹腳的腿,表面上有一些刺刺毛毛,看着又有點像迷你的氣根。

比賽剛開始就結束,七個容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懵到一句話都説不出來,再看看他們的對手,有的食人花怪物才剛剛把夾子放到繩子上面,都沒夾住呢。

再認真仔細揣摩一下這些怪物的表情,容琦們可以肯定,對手的驚訝並不比他們少。

最後是紅琦看着掌心的通知,喏喏地説:“……第二場比賽,贏了。最後一場比賽三分鐘後開始。”

藍琦有些失神地喃喃道:“……這遠比我們想象中恐怖。”

紫琦很是為難地看着他們這邊空蕩蕩的繩子末端,欲言又止。

衞涵對這幾人的驚訝震驚統統都不在意,而是對着那幾個食人花怪物各踹了幾腳,把它們踹回到它們那邊去。

雖然説這只是一個夢境中的副本中的副本,一切都不是真實的……這種事情非常多餘,但……算了,就當作幫容琦減少夢境中的一些恐怖畫面吧。

容琦們只能看到幾隻無法動彈的怪物忽然就飛向透明的門,接着就消失了,畫面有些許詭異,他們也無法腦補完整的畫面,更不理解八號評委這樣做的緣故。

憋了半天,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先後表達對八號評委的感激。

又一次被七個容琦先後道謝,衞涵默默回到繩子末端後,頓了片刻,回道:“你們謝的太早了。”

這話説七個容琦都更加茫然了,但他們也不敢多問,而是默默各就各位,準備迎接最後一場比賽。

有過第二場比賽的經驗後,七個容琦其實都做好了第三場比賽也會‘唰’一下就過去的準備。

事實也確實如他們所想的那般,比賽開始即結束,這次被拽過來的是一種體型像狗,但脖子非常非常長的怪物,但它們的腳又跟身體完全不成比例的短,所以它們是用脖子卷在繩子上進行比賽的。

這就導致它們被衞涵毫不費力拉過來後,整整齊齊掛在繩子上的畫面,看起來有那麼幾分搞笑。

這次沒等衞涵動手,七個容琦就率先把這八個怪物踹回到另一邊,算是給最後一個房間的任務徹底拉下了帷幕。

接着就是連續的通知提醒,幾人在離開這個房間之前,都先對通知進行查看。

[恭喜您!贏得三場拔河比賽!請您點擊‘離開副本’按鈕離開本房間!]

[恭喜您!完成‘無盡長廊’所有任務,請您及時查看獎勵!]

[領取獎勵後,請您點擊第二個‘離開副本’按鈕,離開副本‘無盡長廊’。]

把通知查看完畢後,六個容琦都看向紫色容琦,想看看他接下來要怎麼安排。

他們進入這個神秘之地,也已經完成了神秘之地的任務,根據莉莉公主的預言,他們集齊了七個任務,神秘之地的主人也該現身了吧?

但現在的問題是,他們沒有看到神秘之地主人出現的跡象,更找不到提前進入神秘之地的涵涵公主。

“先從這個房間裏出去吧。”紫色容琦也糾結不出一個結果,只能讓大家先離開房間。

他們在離開之前,也沒忘記跟衞涵説一聲。

“八號評委,我們就先出去了,長廊的任務我們都已經完成,您大概也要跟我們分開行動了吧。祝您接下來一路順風。”

“希望有緣再會。非常感謝您的出手!”

……

又是一個接着一個的一整輪道謝,衞涵一邊聽着,一邊低頭看着獎勵。

的任務獎勵是一個合成道具,名字叫‘盒而為一’,是一個圓形盒子,上面印有一些很複雜玄妙的圖案,道具的作用是把兩個或更多的事物合併為一個。

使用方法分為兩步,首先需要在蓋子上寫下要合多少個事物,之後打開蓋子,裏面會有對應個數的某種紙符,之後把紙符貼到想應事物的身上,紙符就會生效,將每一個事物都帶到盒子中,接着靜候三秒鐘,就能合成成功。

這裏還有一個温馨提示,提醒玩家不要把差異性太大的事物進行合成,不然可能會出現非常恐怖的合成效果。

衞涵看完獎勵,七個容琦也剛好都從這個‘副本’裏出去了。

衞涵暫時沒有取出道具,也點擊了‘離開副本’的按鈕,先從目前這個副本離開。

還是前後看不到盡頭的長廊,衞涵出來後,正好聽到其中一個容琦祈求着説:“神秘之地的主人,請您快快現身吧。”

“涵涵公主到現在都沒有回我們的消息……她不會有事吧?”青琦擔憂地看向紫色容琦。

紫色容琦眼睛轉了轉,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長呼了一口氣,斟酌着問:“你們難道不覺得……八號評委,那逆天的實力,神秘的行蹤,沉靜中透出無悲無喜……她其實就是神秘之地的主人吧?我們或許應該向她討教一下關於涵涵公主的事情?”

衞涵差點就要發出一聲難以置信的‘哈?’,其實她老早就注意到紫色容琦一路過來的反應有些不對,結果他一路糾結,竟然糾結出這麼一個結果?

更無語的是,紫色容琦這麼一説之後,還成功把其他六個容琦都給帶歪了。

紅琦手一拍,很是激動地説:“難怪她剛才會對我們説,我們謝的太早了,難道就是因為她還要繼續幫我們?”

衞涵暗中無語,並將道具拿從面板中取了出來。

道具是共有的,因此衞涵把道具拿出來,七個容琦都會收到通知,他們抬起手心看了一眼,隨後互相詢問,“誰把道具拿出來了?”

“我沒有。”

“大家站在這裏,有什麼動作一目瞭然。”

“……是八號評委拿的?”

……

他們猜測時,衞涵已經悄悄把對應顏色的符紙貼在了他們不易察覺的位置上,為避免出意外,衞涵的動作非常快,幾人都沒有討論完畢,七張符紙就都貼好了。

隨後她站開了幾步,巴掌大的盒子擺在手心上,保持着蓋子打開的狀態。

七個容琦説着説着,就忽然感覺到不對,發現對方的身體有某個東西正在發光。

“這是什麼……紙條?”

“我好像……有點奇怪。”

這次他們每個人都沒輪上一句話,就因為符紙的作用,一邊縮小一邊被吸到盒子裏,眨眼間,七個容琦就統統不見了。

衞涵在心中暗暗數了三秒,盒子冒出一道強光,光線強到甚至能讓人短暫性失明,將周圍都變成一片白茫茫。

衞涵全程都保持着眼睛直視前方的狀態,不過她已經暗中給自己的視覺疊上了幾層技能狀態,很快就在視野中看到了熟悉的半透明三稜鏡。

強光褪去後,出現在她眼前也只有一個容琦,他出現後發現自己沒穿衣服就已經快速從空間戒指裏拿出一塊布披在身上。

不過就算他什麼都不穿,以衞涵現在的視覺狀態,她也看不到什麼不該看的東西,她現在專注地盯着那個三稜鏡,手併攏成尖椎狀,做好了立即刺入容琦心口將三稜鏡取出的準備。

容琦似乎也感覺到了某種危機,警惕地看着周圍的空氣。

被從七個合成為一個後,他的記憶似乎也合併了,他有些緊張地發出詢問:“……八號評委,你還在嗎?我非常感謝您幫我……”

他的話音戛然而止,隨後不解地低頭看向自己的心口,那個部位正如他出發之前所做的那個夢一般……胸口憑空出現了一個血窟窿,這個血窟窿看着也很像是一個人徒手刺進來所造成的,一些血順着那隻手流下來,使那隻手顯出了幾分形狀。

接着,那隻手從他的胸口收了回去,還帶出了一個半透明的東西,接着就以這個半透明的東西為起始,一隻手開始顯形,接着到手臂、肩膀、半邊身體……最後到全身顯形。

他瞳孔一縮,倒影出了衞涵毫無波瀾的臉,他低頭又看了看自己的胸口,發現傷口痊癒了,剛才被掏心的一幕,彷彿只是他的錯覺,但對方的手上確實拿着一個半透明的三稜鏡,而這位也正是他一直想要尋找的涵涵公主。

“涵……”他剛説了一個字,就被對方無情打斷。

“都説了……你謝的太早了。”衞涵一邊説着,也捏碎了手中的三稜鏡,這個夢境也戛然而止,場景開始發生崩塌式的破碎。

衞涵幾步退開,就像一個局外人,靜靜地看着夢境的崩塌,看着原本非常真實的場景畫面一邊破碎一邊扭曲,就像是一個世界陷入了毀滅。

這個過程實際上非常快,可以説轉瞬即逝,衞涵只眨了兩次眼睛,場景就已經刷新,從第三層夢境場景來到了第二層夢境場景。

跟之前的流程一樣,在查看場景的變化之前,衞涵進入隱身狀態,先看一眼任務通知。

[恭喜您!完成懲罰任務3,成功喚醒第二層夢境場景中的容琦!]

在第三層夢境場景裏滯留了這麼久,就像終點就在眼前,卻被迫兜了一大圈,現在總算來到第二層夢境場景了。

這次她似乎沒有之前的好運氣,沒能在場景刷新後,就直接出現在剛睡醒的容琦旁邊。

她左右看了看,發現自己好像……來到了天堂,這裏的天堂不是指真的天堂,而是説……她看到了非常多的攝影設備。

這就像是一個非常大的衣帽間,只不過擺在這裏的不是衣服帽子包包,而是各種大大小小的拍攝設備。

衞涵保持着隱身的狀態,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動,把一些看着就很厲害的設備摸了一個遍,差點樂不思蜀,把要事給忘了。

最後衞涵還是用自己的相機,狠狠地拍了個爽,這才戀戀不捨地找到這個房間的門,悄悄打開門離開。

從房間出去後,衞涵就來到了一條奢華低調的走廊,走廊地面上鋪着一看就很昂貴的地毯,牆上的壁燈形狀簡約,但花紋精美,再往旁邊一點就掛着一些看着應該是名畫的裝飾畫,而裝飾畫下方還擺着一些巨大的花瓶,花瓶裏是配套的巨型花束。

每隔一會,就會穿着鎧甲的護衞踢着正步走過,手中還拿着衞涵看不懂的武器。

衞涵仔細看了一會,發現她需要更正自己目前所在的場所,這裏好像是一座……宮殿?

容琦終於喪心病狂地把自己夢成皇帝或國王了嗎??

又觀察了一會,衞涵才選了一個方向進行探索,走廊一路過去,連接着很多房間,但衞涵並沒有嘗試去推開房門,只是站在外面觀察。

直到衞涵路過一個門虛掩着的房間,房間裏的燈光透過門縫泄到有些昏暗的走廊上,同時裏面還傳來一個人自言自語的聲音,聽到這聲音,衞涵悄悄湊了過來。

無他,因為這是容琦的聲音。

她透過門縫往裏面看,果然看到了容琦,這建築看着是宮殿,透着一種封建迷信的落後感,但房間裏卻堆着很多高科技的儀器設備。

衞涵看進去的時候,剛好就看到容琦似乎是在一個畫圖的設備上完成了一張非常完美的設計圖,此時他正對着虛擬屏上的設計圖陶醉不已。

“這次設計的攝影機,女王一定會喜歡!這次要讓女王怎麼誇我呢?”

“如果她對我説‘容琦,你真我的得力干將’,或着對我説‘容琦,只有你最懂我’,我一定會幸福得暈過去的!”

“我是不是可以稍微提出一點點過分的要求呢?比如説讓女王每天對我多説兩句話之類的?哎呀!我這樣是不是太貪心了!會被女王討厭的!要不就讓女王每天多看我兩眼吧?”

“其實只要女王每天多看我一眼,我也已經很滿足了……做人不能太貪心。女王不喜歡貪得無厭的人,唉,現在我已經是女王的專屬設計師了,為什麼我還是不滿足呢?”

……

通過這位夢境容琦短短的幾段話,衞涵也大概明白了,原來在這個夢境中,是她被夢成了女王……

上一個夢境是公主,這個夢境是女王……她在容琦心目中究竟是什麼奇怪的存在?

他對她的認知真的不存在什麼奇怪的誤解嗎?

而且在這個夢境場景中的容琦也太……不知道該如何形容。

衞涵決定還是速戰速決,以免節外生枝。

她悄悄推開門,沒有發出一絲聲音。

但這個夢境中的容琦的感知卻非常敏鋭,鋭利的眼神立即掃過來,板着一張臉,沉聲怒問:“什麼人!?”

衞涵此時已經進入了幾層技能疊加的視覺狀態,看到了想看到的半透明三稜鏡。

接着就是熟悉的流程,快狠準取出三稜鏡,並在取出的同時就把夢境容琦胸口的傷勢治好,再在顯形後,被對方用驚愕眼神盯着的時候,捏碎夢境支點三稜鏡,最後就是夢境的再次破碎。

這次結束得也很快,衞涵一句話都沒説,只是靜靜地看着隨着夢境的破碎,第二層夢境場景中的容琦消失在眼前。

任務通知在場景刷新後就直接傳來。

[恭喜您!完成懲罰任務1,成功喚醒第一層夢境場景中的容琦。]

[恭喜您!完成所有懲罰任務!]

所有懲罰都已經完成了,但衞涵還需要喚醒處於張莘夢境場景中的真正的容琦。

第二層夢境場景破碎後,是在第一層夢境場景中睡覺做夢的容琦被喚醒了,而不是現實中真正的容琦被喚醒。

現在她已經來到五層夢中夢的第一層,對於容琦來説,他已經在夢中醒過來四次,卻仍在做夢,而且每次夢中醒來都是被她掏心……

衞涵都不敢想象,等容琦真正醒來後,會不會看到她的臉就有心理陰影。

她深呼了一口氣,重新進入隱身狀態,再一次進入觀察周圍環境的流程,看看這最終夢境是一個什麼樣的夢。

這裏好像是一個病房,而且病人是……她自己?衞涵疊加視覺技能後,可以看到隱身狀態的自己,發現她身上穿的是病號服。

這時,病房的門被推開,竟是容琦主動送上門了,他好像知道她在哪裏,直直地望着牀邊,隨後像下定了決心一般,對她説:“我做了好多夢……夢裏總是找不到你,你説我現在是不是也在做夢?我已經分不清了。或許我把我的心給你,你就不用被不定時隱身而困擾了,我在夢裏看到了,你應該想要我的心。”

他一邊説着,一邊朝牀邊走過來,幾乎就快要貼到衞涵的身前,衞涵伸出手抵住了他,且順勢取出三稜鏡,跟之前是一樣的流程,唯一不同的是,這次的容琦並沒有驚訝或難以置信,他眼神中更多的是釋然。

衞涵取出三稜鏡後,就把他的傷治好,在捏碎前,她很認真地糾正:“我要的是這個東西,不是你的心。你説的對,這裏還是夢。但是下次見面,就不是夢了。”

第一層夢境破碎,場景刷新變換,衞涵回到張莘的夢境場景,而躺在單人沙發的容琦也猛得睜開眼睛,像是跑了一百公里一般,大汗淋漓,大口大口喘着氣。

這麼多層夢境,容琦現在的精神狀態有些不太好,他呆坐了片刻,竟也沒想到要拿出手機聯繫衞涵,更沒想到要查看手心中的任務通知,處於分不清夢境還是現實的恍惚狀態,整個人都顯得有些萎。

衞涵找過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容琦呆呆躺在單人沙發上,懷疑人生的樣子。

她走過去輕輕喊了一聲:“容琦?”

容琦這才瞬間回魂,看到她之後,竟沒有露出任何驚恐的表情,反而猛地站起來,一聲不吭用力抱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