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宮秋日 作品

第七十三章 平安京(中)

留在記憶最深處的總是些虛無縹緲的東西,就像你記住一個人往往不是因為她的美。

......

平家之女的身份即是她榮華富貴的保障,同時是束縛她的牢籠,也是追求精神幸福之路上的荊棘...

今日平安京淅淅瀝瀝的下着朦朧細雨,注視着如銀線般雨絲的她,使用一種顏色來形容今天的京都,那便是——黑橡,

拾色京都是她最喜歡做的事情了,拿起宋國的毛筆寫在白色的宣紙上,兩個大大的漢字躍然紙上,蓋上自己的印璽,

這就是無聊中尋找到的些許樂子。

乘坐雕刻着揚羽蝶與菊花的御輦,靜靜的前往郊外的嵐山,那裏的避暑別莊是現在為數不多的消遣方式,

父親的舉動越來越跋扈了,哥哥弟弟們也完全不知當今百姓疾苦,視人如同草芥,加上丈夫的變心與無情,宮內的敵視與不信任,

籠中之鳥,不得自由。

更苦惱的還是無法處理父親與宮內的矛盾,已經無法調和了,連日憂鬱下,多年前天真爛漫的貴族之女,而今早已籠罩於一股哀傷的氣息之中...

本想去大原寂光院的她,轉道前往京都的嵐山,想去那裏的寺廟尋找答案,

尋找“就是一棵草也要帶着使命生存”這句話的答案。

不知道,

屬於她的使命,

究竟是什麼?

哀傷的她看着懷中早已陷入熟睡的孩子,陷入了沉思...

“小姐,我們就快到了...”在前面保護的是本家的武士,背後高高的箭羽與腰間鑲嵌着玉石的打刀刀鞘,佈滿戰鬥傷痕的臉龐,證明着他們的忠心與勇武。

不過這番光景,落在其眼中,卻是另一番思忖...

這一年的情況已然失去了控制,

父親看來完全對那邊失去了信任,比如今天,連御輦都要配上本家的武士嗎?

這代表着早已經失去人心吧...

在心中悲哀的想到,

嘎吱——

車軸停止的聲音,也伴隨着車外整齊劃一腳步聲的停止,

前面的路況在陰雨天中不是很好,豪華沉重的御輦車輪陷入了泥潭中,動彈不得,

她制止了平家武士們準備抬車的舉動,反正已經不遠了,就不勞煩大家了,

接下來的路步行也無大礙,使了一個眼色,一旁機靈的女典侍小心翼翼的接過她懷中的孩子,

繁冗複雜緋紅之袴,外披白色的絲織唐衣,絲毫沒有被淅瀝的小雨打濕,

巨大的傘蓋在她踏出車的那一刻,就遮蔽了她的頭頂上空。

在侍女的攙扶下,沿着不太好走的泥濘小路,走向前方。

如同綠色屏障的竹林,在雨中沙沙作響,配上兩列貼身武士的肅殺腳步,空氣中都充滿凜然的氣氛。

突然間,她被路旁雕刻着狸貓和狐狸的小石頭雕像吸引住了,當然還有許多胖彌勒的小石像位於路邊,一個個憨態可掬。

“唉...我要像你一樣就好了,武家之女...不該陷入名為政治的囚籠啊...”

摸着佈滿青苔的小狸石像,她喃喃自語道。

這是五百藏小狸睜開眼看到的第一幕,它是嵐山中的小小神明,這尊石像便是它的本體...

眼前的女子,用釵子束起來垂髮散落在潔白的臉頰兩側,在它看來好美好美...

比它看到的任何神明妖怪都美,甚至是那位玉藻前,也比不上分毫,

竹林之徑的雨為她增添出了些許憂愁,

也凸顯出她的清麗無雙,

有美一人,清揚婉兮。

這是公元1182年。

-------------------------------------

人生五十年,如夢亦如幻,但既得生者,豈有不滅乎?

......

京都嵐山竹林之徑,

無數的竹子,早已被砍伐一空,變成了手中的利刃與火箭!

五瓣木瓜高高飄揚,揹着這種護背旗的百戰之卒已聚集於此,

眾人的前方,

騎在馬上不怒自威的男子,正磨刀霍霍!

劍之所指,布武天下——這便是他這輩子不容置疑的理念與志向...

甲冑的碰撞聲伴隨着弓弦的拉動,對面寺廟的僧兵聽到後一陣騷動,他們已經快要承受不住這種歷經沙場的血腥之氣了,

血的味道開始凝結...

就在此時,

急奔而來的一人,單膝跪在男子的面前,

焦急的説到:

“大人!我們不能在繼續這樣做了,平安京的寺廟是千百年流傳下來的精華,也是無數人的信仰啊——”

“嗯——?

你給我滾開,比睿山延歷寺的那幫禿驢都被我殺光了,窩藏敵軍的佛?他們能代表整個天下嗎?”

“哈哈哈哈——,給我殺盡他們!”

捏了捏馬鞭,猖狂大笑。

“不能啊!大人,我們收手吧,這樣是與天下人為敵啊!!”

痛哭流涕的老者癱倒在地,苦苦勸誡道。

“呵呵,延歷寺的那幫和尚殺的得?

這京都的和尚就殺不得了?整個國家三分之一的百姓在為他們所用,我們又算什麼?”

“大人你難道不知道,這樣會失去民心的啊!與天下人為敵的滋味,你想去體驗嗎?

大人,收手吧。”

“我早就與天下人為敵了!他們不都是叫我佛敵嗎?

你不必再説了,我意已決,開始吧!”

説完,馬上的男子大手一揮,包圍這座寺廟的士卒紛紛射出了手中燃燒着的箭羽,而更多的人已經拔出了腰間的刀刃,

從刀鞘中劃出的聲音,響徹着整座山的天空,對面被焚燒的僧人慘叫聲不絕於耳,淒厲怖人...靜靜聽着這種聲音的士兵們早已經習慣了,

跟着那位大人,去屠盡天下的佛!

“不——,不能啊!!!你...這樣...,未來必將受到天譴!”

勸誡之人顫巍巍的手指向了他,赤目披髮中早已經失去了臣子對主君的尊重與敬畏。

騎在馬背上的男子沒有理會,也拔出了腰間的刀,

他與刀,都渴望着鮮血的滋味...

這是五百藏小狸睜開眼看到的第二幕,它已經沉睡了百年,現在在它眼前是如林的長槍與銀白的刀刃,

當然還有那位男子眼中仇恨的火焰,

不同於那位女子的憂傷與平和,他渾身充滿嗜血與暴戾的氣息,擇人而噬的目光彷彿要焚儘自己身後的寺廟,

熊熊燃燒的大火在背後霹啦作響,建築的倒塌聲與和尚的悲愴聲,慘不忍睹......

五百藏小狸淡淡凝視着男子,半晌過後,它發現他的血脈並不和那位女子一樣,而它身旁憨胖的彌勒小石像早就被眼前之人剷除乾淨了,

神明無法保佑那些信仰它的人,佛更加無力...

此刻,無數的武士已經吶喊着開始了衝鋒,利箭劃破夜空的嘯厲聲,鋭器刺入身體的噗嗤聲,兵器相撞的錚鏘聲,充斥於耳。

流血飄櫓的殘酷景象,籠罩着整座山,

傳説中,那無邊的阿鼻地獄,想來也不過如此...

這是公元1568年。

-------------------------------------

驕奢淫逸不長久,恰如春夜夢一場;強梁霸道終覆滅,好似風中塵土揚。

......

前面也沒人...

後面也沒人...

前後都不見人......

走在竹林之徑的四位乃木坂成員,發現了一個很絕望的事實,

她們的任務紙巾,在這兒無人可發,寒冷的天氣導致寥寥無幾的遊客,迎接她們的是空曠無人的小徑,推特上的評論建議並不是很靠譜。

“沒有人呀?這該怎麼辦?”高山一実在鏡頭前笑道。

“本來以為在京都,這是最好的地方了!”來過的兩人也開始營業式微笑。

“以為會有很多人的。”

“是的是的!”

.....

因為紙巾發不出去,乃木坂醬開始了聊天模式,以此來緩和現在的不利處境,尤其是娜娜賽,她已經有點慌了。

攝影小哥見她們幾個尬聊,馬上為這段自己辛苦拍攝的素材默哀了半秒鐘......鐵定要被剪掉了吧,

而這時前方編導突然打了個手勢,讓拍攝停了下來,

“去前面寺廟或者神社的門口看看吧...我們要抓緊時間了!”時間不等人,今天完不成拍攝任務,倒黴的還是他們這些跟隨着的staff。

“好的,拍攝中止,先休息休息吧,喝口水想想怎麼能快速的發出手上的這箱紙巾,在搜一搜人流量大的發放地點吧。”另一位staff喊道。

聽到指令的大家立馬開擺,為了在鏡頭前元氣滿滿,臉都要笑僵了好吧...

“呼——呼——,累死我了。”齋藤優裏連忙坐到了旁邊的椅子上,娜娜賽和肘哥緊隨其後。

而落在最後的櫻島真希,被路旁斑駁的石雕吸引了過去,

走到跟前蹲下的她,温柔的摸了摸胖胖的小狸貓,

孤獨地在這裏站了上百年的它們,一定很寂寞吧...

不過這個笑得那麼賤的小狸貓怎麼這麼討打,有點可惡呢!

左右看了看,沒人注意到這裏,鼓起腮幫子的櫻島真希緊握雪白的小拳頭,朝小狸貓石雕的頭上狠狠的錘了過去。

剛剛在寒風中錄素材的怨氣立馬消散了許多。

“啊咧?誰在打我?”

百年之後,

五百藏小狸又一次在朦朧中甦醒,

這是公元20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