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三金 作品

第435章 重聚5

毒雀道:“如此説來,你們訪查得可有些不對路。”

風捲雲道:“此話何解?”

毒雀道:“你看這天狼眾行事遮遮掩掩,便知他們的總狼首不願被江湖上察覺了他們的巢穴,是以那個巢穴的所在必定隱蔽,也必定不為外人所知,如此,你宮內的探子在江湖上打探消息與走訪地形都會收效甚微。

再者,他既不願被人看破藏身之處,收納狼卒之行必定更加小心,絕不會明目張膽地搶掠男丁,如此,便是查察鄉里,自也不易有所得獲。

你想一想,天狼眾最初在江湖上出現已是十年前的事,那時這個狼窩顯是新立,這十年來,他若將徒黨分散廣大神州的窮僻之地,慢慢引納狼卒,試問誰又能輕易察覺了?”

風捲雲一敲桌子,道:“你所析極是!”心道:“若是朗門使在生,也許會想得如雀兄弟這般明白。”又問:“依你説,該當如何查覓他們的巢穴?”

毒雀笑道:“以往要尋他們巢穴的所在,那是極難之事。

若是現在,還不容易麼?”

風捲雲道:“對了!咱們去抓個小狼首拷問一番就知道了!”

毒雀道:“不錯。

如今天狼眾滅了三鯉幫總寨,又佔住了三鯉幫寨,洛水盟一定不肯善罷罷休,咱們今日趕到洛水,説不定他兩方還未決出勝敗,如是那般,天狼眾千上人中該有數個小狼首,咱們擒下一個,便逼他吐露實情。”

風捲雲道:“我忽然想到天狼眾當年在洪野圍襲三門二派出海一行人的原故。”

毒雀道:“説來聽聽。”

風捲雲道:“你看他如今剿滅了三鯉幫總寨卻將三鯉幫佔住,而非退走,這是有意要等洛水盟結集兵力反攻,從而要將洛水盟的大部兵力消殘了,再以餘兵收伏洛水盟,將洛水盟佔為己有。”

毒雀點頭道:“以洛水盟兵的戰力,確是鬥不過天狼眾這千上狼卒。”

風捲雲道:“如此看來,天狼眾的總狼首當是一個有野心之人,但凡邪魔外道建立自己的勢力,根本的所圖只有一個,那就是統一江湖,乃至統一天下。”

毒雀道:“不錯!若是這個總狼首已有數千之數的狼軍,江湖上不論正道、邪道,任何一個大派與之相對,都沒有必勝的把握。”

風捲雲道:“是以我猜想,當年那個總狼首派兵在洪野圍殺三門二派出海的一行人,乃是他看出了三門二派實是將來的一派勁敵,比之奉劍山莊更難相對,是以他下那步棋原是為了將來爭霸天下打算,只要除去藍姐等五個三門二派興復的關鍵之人,將來要爭霸天下之時,便是少了一個強敵。

而你師父毒叟乃是單個邪人,他卻不會放在眼裏,是以他如果能除去三門二派的五人,雖説是與你師父幫了忙,於他卻並無可慮處。”

毒雀道:“看來這個天狼眾的總狼首非但不是個有瘋症的人,倒還是個一等才略的人了。”

風捲雲道:“咱們猜得對不對,只須找到那個總狼首,便可明瞭。”

毒雀道:“看來又是咱們雲雀雙俠連手做大事的時候了。”取出一粒銀子放在桌上,帶了二屍與風捲雲出酒店來。

風捲雲道:“兩個殭屍要怎麼安排?”

毒雀低低吹出一聲長哨,兩個女屍便自行往東走去,毒雀示意風捲雲跟着二屍。

二屍一路行至四五里外,卻是來到了數座墳前,其中一座墳土色露新,卻是立下的時日不長。

風捲雲道:“你要把兩個殭屍寄在這座墳內麼?”

毒雀道:“這座墳是附近死人氣最強的,把它們安置在此最為穩便。”

風捲雲道:“咱們北去的時候,若附近再立新墳,生出更強的死人氣,它兩個可會爬將出來?”

毒雀道:“不必憂心,我會用自己的萬毒屍氣將二屍的屍氣與墳內屍體的死氣鎖合起來,不要説附近再立新墳,即便有人將這座墳挖開,二屍也不會稍動。”説着抓住二屍的後領,使它們並立於墳坡上,兩手下壓,將二屍慢慢按入墳裏去,直至墳外只剩下二屍頭上的紅布,再把兩塊紅布揭出來,抹平墳土,之後氣運雙掌,推送兩道氣勁入墳,笑道:“成了。”將兩塊紅布收入懷中。

風捲雲笑道:“此去洛水,少説也有七百多里的路程,雀大俠,要不要雲大俠扶帶着你些?”

毒雀嘻嘻笑道:“七百多里麼?好啊,過了兩千裏後再由你扶帶着我些罷。”話聲未落,人已去到了十丈開外。

風捲雲“噫”的一聲,一閃身追上前去,道:“好快的身法,咱們比一比!”催發真氣,一下子衝前數十丈遠近。

他初意北去洛水,恐毒雀腳力難濟,打算拉着毒雀長途奔行,此時側頭微瞥,見毒雀已在瞬息之間趕在身邊,笑問道:“你這是什麼功夫?”

毒雀道:“這是我修練的萬毒屍氣中的‘屍行法’,厲害罷?來追我!”一提氣間,遠遠衝到風捲雲前面。

風捲雲隱隱感他腳底似有一團氣流推助着他疾奔,有心試他功力,便漸漸施出全力奔行,而毒雀卻總能跟在他身側。

他二人愈奔愈快,到了後來,直如兩道擦地飛行的模糊灰影。

二十里外的一條筆直山路上,正有一行鏢隊扶貨趲行,將要走進前面的山陰時,隊首的兩名趟子手與一名鏢師忽聽身前“嚓嚓”兩響,便見兩片人影一閃而現,三人大驚,慌忙喊一聲“停”,不想話音乍起,便是一陣急風捲過,話音未落,兩片人影卻又一閃而沒。

兩個趟子手回過身來,顫聲道:“見......見......見鬼了麼?”

雲、雀二人並身飛奔,時至正午前後,正越過洛水前的一處山脊。

毒雀道:“還有十數里的路程,咱們決個勝負罷。”

風捲雲笑道:“我已用上全力了,你若還有餘力,儘管使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