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信 作品

第219章神奇生物

且先不提電不電的倒那條大蛇,就十萬伏特她來的了嗎?別直接要了她的命哦。

“你別亂出主意,咱們明天再次上山,也都試下自己的異能有沒有變強,要是都變強了,那可真是太好了。”凌江一臉期待的説道。

……

變異過後的雞味道是真不錯,除開切掉的那些不太重要的部位,一隻雞的量也不小,可像這種大餐卻並不是每天都有,幾乎是人人都吃了有2-3只雞這才罷休,200多隻雞,40個人吃,餘下的也還有幾十只,但她們回去還需要再走上一段路,吃到回基地前,還真是差不多剛剛夠。

可許是烤雞的香味兒太甚的緣故,這頭宵夜才剛剛結束,那頭守着周圍的人,便發現了一羣一羣的大蟲子朝着這邊湧了過來。

沒錯,大蟲子,正是蘭錦十分害怕的之前已經遇到過一次的多腳的大蟲子。

一聽到這聲音,都還沒等人提醒,她渾身雞皮疙瘩都已經起來,“不對勁兒,什麼聲音。”

她話音剛落,那頭便道:“大蟲子,好多蟲子朝着這邊跑了過來,速度極快。”

一聽到蟲子,蘭錦當即在原地跳起了腳,可這都不是重點,嘚趕緊阻止它們前進呀,她是真不想剛吃完飯就看到那些噁心的東西,吃多少都不夠吐的呀。

凌江下意識的就站到了蘭錦的身前,在依稀間能看到這些大蟲子的身影之際,她趕緊豎起了一道冰牆,將這些蟲子攔在外邊兒。

可她們忘了,這些蟲子是可以爬牆的,所以這道冰牆根本就攔不住她們,僅費了些工夫這些蟲子便從冰牆上爬了過來。

看着在冰牆上幾乎直立的蟲子,以及緩慢下爬幾近彎曲的蟲子身軀,蘭錦的雞皮疙瘩瞬間都立了起來,她嚇的聲音的道:“媽呀,它怎麼還爬過來了,為什麼我的視力那麼好,將這玩送意兒看的一清二楚,太恐怖了,太恐怖了。”

黃敬訶無奈道:“別怕呀蘭姐,十萬伏特一擊全給電沒了。”

“我又不是皮卡丘,快,快攔住,過來了,啊,它過來了。”

説話間,蘭錦便將黃敬訶拉到了她的身上,讓他抵擋住那些蟲子,可黃敬訶的水系異能對付蟲子能有什麼用,故而道:“蘭姐呀。”

但其實最無語的還嘚是老高,見蘭錦害怕的樣子,立刻上前使用了火系異能,而感受到了前方灼熱的感覺後,這些蟲子還真暫時停下了前進的腳步。

這時的凌江躲在了老高的身後,配合着將那後邊兒的蟲子,一隻一隻的全凍成冰塊。

將這些處理完了後,凌江腿都軟了下來,沒法,這些玩意兒她也怕呀。

不僅如此,因為太過於害怕,原本想試下異能有沒有升級的凌江,啥玩意兒都沒有試出來就不説了,剛剛還大大的減低了她的戰鬥力,着實可笑。

老高憋笑,“你們差不多行了啊,有必要怕成這樣嗎?這還有一些,蘭姐,快給電死。”

“啊,我不敢看呀。”

老高指揮道:“10點鐘方向直接電。”

10點鐘方向蘭錦還是能夠夠辨認的,他閉着眼睛朝着10點鐘的方向就便出了異能,由於太過於緊張的緣故,這次的電量是真沒兜住,再加上它的異能好像是真的已經升級了一樣,僅一甩出去的暖意,不僅將那一片的蟲子全給電死了不説,冰面上那麼厚的一層冰,也被蘭錦電出了一個大坑。

一旁的張哥,完全不知道異能升級情況的他,十分無話的來上了一句,“女人的潛力,當真是無限呢,要剛這勁兒用在那條大蛇的身上,咱應該也受不了這麼重的傷了。”

當然了,他這話也沒有怪蘭錦的意思,但誰也不知道冰到底有多厚,別再來一下將冰給劈開了,他們全嘚完玩。

“看什麼呢,趕緊上呀,難不成還等我來嗎?”

張哥那支隊伍的人晚了一步反應了過來,拿上木倉後立刻發動了攻擊,一木倉一隻,沒一會兒的工夫便將遺漏的那些蟲子全給消滅乾淨了。

但説真的,這玩意兒不光女人看了怕,男人看了……其實也好不了多少,畢竟這蟲子長的是真怪異,僅一眼就能令人滲的慌。

蟲子倒是全都消滅了,可這覺怕是別想睡了,蘭錦腿都軟了下來,坐在地上根本起不來,她道:“我這一輩子,最怕的就是這玩意兒了,沒變異的時候,我都是看了就跑,就更別提現在了。”

但是,要知道但是,蟲子可不止是這一個種類,這一堆的蟲子剛清理完畢,那頭又有一批批的蟲子朝着她們這裏湧了過來。

這些蟲子雖説也屬於變異品種,但個頭倒是真沒變大多少,通體全黑酷似蟑螂(也許就是蟑螂,只是天太黑沒看清),成羣結隊的往她們這邊奔跑着。

所有人下意識的都以為蘭錦也會害怕這個,畢竟女人害怕蟑螂的這一印象,就好像已經印在了大家的腦子當中一般,誰知蘭錦居然不怕這個。

並且是完完全全沒有一絲的恐懼的感覺。

可由於蟲子太小,蘭錦的雷電是能派上用場,可還是有很多的小蟲子爬到了別的地方,而蘭錦雖不害怕這些蟲子,可也不喜歡它們爬到身上,故而一邊釋放異能,一邊一退再退。

看着蘭錦的反應,眾人一時間真不知該怎麼形容。

就……女人真是一個神奇的生物呀。

……

可眾人將視線全放在蘭錦的身上,可就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了。

這些酷似蟑螂的蟲子爬行速度極快,一點兒感覺都沒有就爬到了眾人的身上。

沒多久,隊伍中便有一人疼的大聲嚷嚷了起來,“啊,好疼,這蟲子咬的人好疼。”

可當這人將咬到的部位露出來後,眾人當即大驚失色,因為這處傷口不僅是被咬破了,而是被蟲子咬了一個極深的洞,更甚至這隻蟲子順着洞就爬到了那人的身體裏面。

而那處受傷的地方,在蟲子爬進去消失後,直接露出了森森白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