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長卿 作品

第901章 你之前都不敢動人家,現在就更不用説了

  “哈哈哈!葉天龍,你牛逼,你現在已經被封印,居然還敢明目張膽的大開殺戒,你這是在自掘墳墓,今天你不死誰死?”瘋子目露兇光,厲聲咆哮。

  面對威脅,葉天龍絲毫不慌:“我是被封印了,但不代表我不可以為民除害,無論你是綁架小月還是開設賭場,都是死罪,我就算把你們全都殺光又如何?”

  瘋子冷哼發笑。

  要是換做以前,他哪敢和龍神大人對峙。

  直接就跪在地上磕頭求饒了。

  可現在,葉天龍手中無權無勢,何以畏懼?

  瘋子背後本來就有大靠山。

  再加上江城的大佬都要對他唯命是從。

  他還會怕眼前這個莽夫?

  冥想之間,瘋子陰冷説道:“我開設場子怎麼了?我綁架又怎麼了?你以為我是偷偷摸摸開的這家場子嗎?”

  “你可以去打聽一下,江城的監管部門,以及付雪茹,他們都知道我在這裏開了場子。”

  “可是他們敢説什麼嗎?他們一個屁都不敢放,就憑你一介草民還想為名除害,真是可笑,我現在就叫人來收拾你!”

  對於瘋子剛才説的這些信息,謝東之前已經告訴葉天龍了。

  付雪茹和有關部門之所以不敢插手,顯而易見,是瘋子把後台搬了出來。

  他們畏懼瘋子的後台,所以不敢插手。

  眼看着瘋子掏出手機準備打電話,葉天龍陰惻惻説道:“你就別多此一舉了,我可沒時間等你叫人過來。”

  瘋子猙獰大笑:“哈哈哈,你怕了吧,你不是很牛逼嗎?不想讓我叫人也行,你現在就讓你的手下砍了你的雙手,回頭我把你關在籠子裏當狗養。”

  葉天龍嗤笑一聲,扭頭看着藍染:“把他的雙手砍了。”

  “是!”

  藍染手提戰刀,凶神惡煞走向前。

  瘋子見狀大吼道:“葉天龍,你敢,你今天要是敢動我一根毫毛,我刨你家祖墳,我讓你們葉家永世不得超生。”

  藍染懶理瘋子的叫囂。

  她走向前一腳踢在瘋子的肚子上。

  瘋子彎腰抱着肚子,吐出一口苦水。

  接着,藍染抓住瘋子的頭髮,將他的頭狠狠撞在了桌子上。

  伴隨着一聲巨響,瘋子額頭上頓時開了花,鮮血不停的往下淌。

  於此同時,在疼痛的驅使之下,瘋子也跪在了地上。

  藍染抓住他的手放在了桌子上,就準備舉刀。

  瘋子面目猙獰嘶吼道:“葉天龍,我曹尼瑪,你敢動我?你可知道我背後的人是誰?”

  葉天龍打了個手勢,藍染見狀退到了一旁,他笑眯眯看着瘋子:“我就等你這句話,快説到底是誰再給你撐腰?”

  瘋子咬牙切齒道:“此人叫候俊榮,是上京皇城司的統領,他手中持有天子令,你敢動我?我讓他殺你全家。”

  聽到這個名字,葉天龍皺起了眉頭。

  候俊榮?

  這個名字他好像在哪聽過。

  思索一番,葉天龍很快想起了這個人。

  當初沈秋林用私人飛機把山田一夫送回櫻花國。

  葉天龍帶人去花花世界找沈秋林算賬。

  然後沈秋林就把後台搬了出來。

  他的後台就是候俊榮。

  此人接替了古中元的職位,成為了皇城司的統領。

  這傢伙手裏有天子令,當時沈秋林把他叫來的時候,他還亮出了天子令。

  葉天龍記得很清楚,當時謝平生也來了。

  本來葉天龍是想砍了候俊榮。

  可是謝平生告知,候俊榮是天子身邊的人。

  是他秘密培養的一波人。網站即將關閉,請下載愛閲小説app 閲讀最新章節

  候俊榮絕對不能動。

  當時葉天龍聽後也沒説什麼,就讓候俊榮滾蛋了。

  冥想之間,葉天龍開始環顧四周。

  此刻,所有人都面露膽怯看着葉天龍。

  很快,葉天龍就在人羣之中發現了一個特殊的身影。

  此人鬼鬼祟祟,一直躲在人羣后,方拿着錄像設備偷拍。

  葉天龍眼神落在他身上的時候,他趕忙低頭。

  葉天龍一眼就看出,這人肯定是古通幽派來秘密監視自己的。

  剛好可以趁着這個機會,利用候俊榮,讓古通幽徹底相信自己被封印。

  “你現在害怕已經晚了,你敢動我,敢動錢櫃,我看你有幾條命?”瘋子再次出言威脅。

  葉天龍背手眼神輕佻看着瘋子:“你説的這個候俊榮我之前見過,他的確是皇城司的統領,他手裏也的確有天子令。”

  “當初我還是龍神的時候,因為一些事情,我本來是想殺他的。”

  “後來有人提醒我,他是當今天子身邊的人,我不能動,所以我就放他走了。”

  此話一出,四周圍觀之人一片唏噓。

  原來葉天龍早就和瘋子的靠山見過面。

  剛才葉天龍説的很清楚。

  他之前還是龍神的時候,都不敢動瘋子的靠山。

  可想而知,瘋子的靠山有多強大。

  現在葉天龍被封印了。

  葉天龍更是拿他沒辦法。

  現在葉天龍來錢櫃砸場子殺人。

  瘋子的靠山必然不會饒了他。

  看來葉天龍這次是真的撞槍口上了。

  此刻,瘋子滿臉血跡,卻依舊猙獰大笑:“哈哈哈,葉天龍,沒想到你還挺誠實,你沒有被封印之前,都不敢動人家,現在你被封印了,那就更不用説了。”

  “今天你不死也得死,誰也救不了他,有膽量,你就讓我給候統領打個電話。”

  葉天龍答應道:“好?我今天就讓你死個明白,你現在就和候俊榮視頻通話,打開免提。”

  瘋子踉蹌起身,身體還在東搖西晃:“你讓我死個明白?我現在就打電話,我看你還能狂多久。”

  話音落下,瘋子掏出手機和候俊榮進行了視頻通話。

  也就一小會的功夫。

  身在上京的候俊榮就接聽了視頻通話。

  看到視頻裏的瘋子滿臉是血,候俊榮着急詢問:“你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搞成這樣?”

  “候統領,葉天龍來我們的地盤砸場子,他殺了我們很多人,還打了我。”

  “什麼?葉天龍?他不是被封印了嗎?怎麼還這麼刺頭?”

  瘋子咬牙切齒道:“葉天龍美其名曰是為民除害,候統領,你今天一要為我們做主,派人來殺了這個狗日的,他現在就在我對面。”

  “你……你把手機給他。”候俊榮心中的怒氣也陡然而生。

  瘋子一臉戲謔將手機遞到了葉天龍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