饞人的水蜜桃 作品

第821章:爭論

白髮青年認為,擁有絕對力量的他們,便可以決定力量弱於他們之物的生死存亡。

  只要他們願意,所過之處無論是妖族也好,人類也罷,一個念頭,便可以讓其徹底消失。

  兩者之間,就這個問題爭論不休。

  黑髮青年,試圖讓對方明白,如果沒有自己等人的干預,世間萬物依舊可以自行運轉,且保持着欣欣向榮的趨勢。

  只要遵循陰陽規則,那麼宇宙輪轉,就不會出現任何問題。

  自己這些擁有強大力量的存在,更加應該約束自己,否則若是肆意行事,必然會對陰陽規律,造成巨大的影響。

  不過白髮青年,卻並不這麼認為。

  在他看來,他們這些天生就擁有力量的存在,本就應該凌駕於其他生靈之上。

  身份證-伍陸彡74彡陸7伍

  至於是否要去決定其他生物的生死,全憑他們自己的意願行事。

  也正因如此,兩人才會在這雲端樹上,進行這番談話。

  白衣青年看着對方的眼睛,面無表情道:“唯有絕對的力量,才能恆久存在。你所信奉的陰陽之道,也不過是力量的一種表現形式罷了。”

  雙方各持己見,一時間根本無法決出一個對錯。

  “如果你不去遵循陰陽之道,遲早會影響到太虛中的平衡。到那時,你就會成為萬物公敵。”黑髮青年眉宇間隱約帶着愠怒。

  他對於對方力量至上的觀念,存在着極大的抗拒。

  這一切的起源,只是因為那一次的介入。

  因為他們的介入,導致人類與妖族之間力量失衡,從而讓一方區域內的勢力天平徹底傾斜。

  在那之後,黑髮青年便提議,二人只需要遊歷,做一個純粹的旁觀者,不去介入任何事。

  本就對其他生物態度冷淡的白髮青年,根本就不在乎是否介入。

  塔~讀.小説,無廣*告在..線免*~^。費閲讀@&!&

  因為無論是殺死,還是拯救,對於他來説,都得不到任何好處。

  甚至在他以力量至上的想法之中,這一次遊歷的目標,便是尋找到可以讓自身實力提升的方法。

  正因如此,他並沒有拒絕黑髮青年的提議。

  而在這一路上,他們也的確找到了各自提升實力的方法。

  黑髮青年選擇遵循陰陽規律,在萬物自然之間,尋找獨屬於他自身的道。

  而白髮青年,則是如願以償的得到了他想要的力量。

  所謂力量,存乎於萬物之間,一草一木,皆有靈性。

  而他們這些天生便擁有所謂“神性”的生物,只要願意,便可以從世間萬物,乃至於空氣之中獲取力量。

  只不過,對於白髮青年來説,他並不滿足於目前自己所擁有的力量。

  在他看來,只有自己成為太虛之中真正的主宰,才算是擁有了至高無上的力量。

  站點:塔。讀小説,歡~迎下。載.

  就在兩名青年,即將因為理念不同,而大打出手之時,一道身影突然從天而降,攔在了兩名青年之間。

  “道理之爭,又何必要以戰鬥來論出個高低,白白傷了友人之間的情誼。”

  來人,是一名鬚髮皆白,身穿白色長衫的老者。

  他的長衫,與鬍鬚白髮,白眉一樣,勝雪一般潔白,以至於第一眼看去,兩名青年都沒能看出,他那長眉與長鬚,都已經長過了膝蓋。

  “你是何人?”白髮青年眉頭立刻皺起,體內氣勢也隨之股盪開來,擺出一副如臨大敵的架勢。

  而黑髮青年,則並沒有異動,只是眉梢微微挑動。

  不過他的目光,卻是死死地注視着這名突然出現的老者。

  他在觀察,在這名老者的身上,他感覺到了一種熟悉的氣息。

  老者露出一個祥和的笑容,雙眼幾乎眯成了一條線:“呵呵,我是誰並不重要。這世間萬物皆有靈,同時也擁有他們自己的道。”

  説到這裏,他側頭看了一眼白髮青年,道:“這位小兄弟説的沒錯,既生於世間,立足的根本,便是力量。只有擁有了超過其他存在的力量,才能夠保證自身不受欺壓,永遠立於不敗之地。”

  扣扣五六三七四三六七五

  聽到對方的贊同,白髮青年顯露出的敵意也隨之淡了幾分。

  不過他並沒有因此而放鬆警惕,因為在對方的身上,他也察覺到了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古怪氣息。

  隨後,那名白髮老者,又看向黑髮青年,臉上的笑容更甚:“這位小道友,所悟乃是法則大道,至善也。”

  雖然評語要比白髮青年少,但兩名青年都能明顯感覺到,白髮老者更加傾向於黑髮青年的理念。

  這時,原本已經收斂氣息的白髮青年突然發難,右手呈爪,朝着白髮老者猛然抓去!

  在他出手之時,周圍方圓千里內的天地靈氣全部被調集,如同洪流一般,朝着他匯聚而來。

  這一抓,彷彿是要撕裂空間,扭曲虛空。

  然而被他鎖定的白髮老者,卻是身形輕輕一躍,輕描淡寫地躲過了白髮青年的攻擊,左手看似無意間向下一壓。

  被白髮青年牽引而來的靈氣,瞬間歸於平靜,一切彷彿從未發生過。

  周圍的雲層,由剛才的飛快旋轉,形成漩渦,轉變為一朵朵祥雲形狀,緩緩漂浮。

  口口563743675

  白髮老者低頭看向兩名青年,同時,後者也抬起頭,看向老者。

  白髮老者笑道:“我本世間一木,因頓悟陰陽之道,而得靈智。因而深知這世間萬物皆有靈,也應有他們的生存之道,這道,不應該為力量所困。”

  這時,他的目光與白髮青年對視:“小兄弟,你的道,不能説是錯,只是過剛易折,真正的力量,又怎會有盡頭…”

  “謬論!”白髮青年怒斥一聲,身形瞬間拔高,便要再度出手。

  雖然對方輕描淡寫,便化解掉了他的攻擊,但白髮青年剛才的出手,本就沒有用出全力,只不過是想要試探一下對方的深淺,所以即便攻擊被化解,他也並沒有半點畏懼之心。

  不過當他飛到天空上,與白髮老者齊平的高度時,眼前哪裏還有白髮老者的身影。

  盛怒未能得到發泄的白髮青年,轉而低頭看向一直沒有動作的黑髮青年,冷聲説道:“這就是站在你這一邊的傢伙,鼠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