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諾 作品

第四百三十八章不歡迎

    沒想到這個年代年輕人對當演員拍電影也很感興趣,三表姐的粉絲越來越多,小茶席擠得都快坐不下了,孟桃便起身離開,四處去走走,參觀一下造型別致的顏府大院。

    宴席還沒準備好,大家都自由活動,或三五成羣聚着喝茶吃水果零食閒聊,或是玩着自己感興趣的遊戲項目,雖然電腦手機網絡還遙遠得很,目前國內也沒有賽車賽馬賭彩等刺激玩法,但娛樂方式依然很多,棋牌書畫、彈琴唱歌跳舞,孟桃還看見偏院有枱球桌,一羣年輕男子圍着,不時發出喝彩聲。

    年輕人,無論在什麼年代都是很會玩。

    孟桃邊走邊看,不少人跟她打招呼,有見過的有沒見過的,她都一一禮貌迴應。

    也遇着幾個熟人,比如竇茜茜,肖玉、陸紅梅姑嫂倆,範秀茵等,看見孟桃一個人,都想拉她加入小團體,孟桃説和表姐們一起來的,她們才作罷了,站着談説幾句,約好等會再一塊玩,便各自散去。

    孟桃聽到小舞廳裏樂聲悠揚,剛要進去看看,有兩人從後頭跑過來,一邊一個挽住她胳膊,笑着喊:“找到你了桃桃姐,怎麼跑這兒來?”

    孟桃一看是韓鼕鼕和夏茉莉,説道:“顏寶芝説你倆在這裏面,我就想着來欣賞一下你們的舞姿呀。”

    韓鼕鼕哈哈樂:“等會跳給你看,你不説我們獻醜就行。”

    夏茉莉笑道:“舞會早着呢,今天很多好玩的節目,排到晚上的。馬上開宴了,我們走去那邊,要坐一塊兒。”

    “那這麼説來,我可能看不着你們跳舞了。”

    “為什麼?”

    “小云海要吃奶啊,我只能跑出來兩個小時,超過時間餓着他就得哭了。”

    “哎呀,是真的!把我小外甥餓壞了多可憐?你就該帶他一起來!”韓鼕鼕抱怨。

    孟桃:“他爺爺奶奶不讓帶來,我怎麼辦?我自己能出來玩這一會就很不錯了。”

    三人説説笑笑往擺酒席的地方走,孟桃要回頭找表姐的,韓鼕鼕説不用找,她和夏茉莉就從表姐那兒過來,説好了到酒席那邊會合。

    沒走多遠,迎面遇上一夥兒四名年輕女子,孟桃認識其中兩個,姜秀珍和馮柳韻。

    姜秀珍不屑地看一眼孟桃,然後露出笑容和韓鼕鼕、夏茉莉打招呼:“鼕鼕、茉莉,你們來得真早。”

    韓鼕鼕板着臉彷彿沒聽見。

    夏茉莉則直接無視姜秀珍,眼睛盯着馮柳韻:“你怎麼進來的?這兒不歡迎你。”

    “茉莉你……”

    馮柳韻眼圈泛紅,楚楚可憐:“你這樣對我,真的不公平!”

    姜秀珍笑容也沒有了,恨得緊咬牙關:該死的竇南南在圈子裏宣佈跟她絕交,好些個沒腦子的貴女就不再搭理她,現在韓鼕鼕和夏茉莉也這個態度,甚至今天顏寶芝的生日宴,竟然都不給她發請柬,搞得她只能跟着別人進來。

    姜秀珍隱忍着恨意,卻要“仗義”維護馮柳韻,對夏茉莉説道:“你太沒禮貌了,憑什麼這樣對待柳韻?這裏又不是你家,她來做客還需要問你歡不歡迎?”

    夏茉莉冷淡地看看姜秀珍:“這是我朋友家,朋友的生日宴會我幫忙招待客人,所邀請的賓客名單由我過目、任我增加或刪減,馮柳韻沒有被邀請,不受歡迎。並且,今天也沒有邀請你,你站在這兒,不覺得很尷尬嗎?”

    姜秀珍:“……”一張臉瞬間漲得通紅,好像馬上能滴出血來。

    “夏茉莉!我跟你有什麼仇?”

    “沒有。”

    “我家和顏家有人情往來,顏寶芝生日肯定要請我的,是你刪掉了,為什麼?”

    “因為你心思醜惡,我不想看見你,寶芝也不想。”

    “……又是竇南南那個賤人!她詆譭我!”

    韓鼕鼕:“你敢罵竇南南姐?我替她記下了,等她回來找你算帳。”

    “……”

    夏茉莉:“你們倆自己走出去吧,省得我喊人。”

    馮柳韻眼淚滴落下來:“茉莉,請你給我一句鍾時間,聽我説……”

    夏茉莉:“馮柳韻,你回去可以繼續做你的春秋大夢,誰願意相信你就去找誰訴説,千萬別找我了,我一點都不感興趣!”

    “你要為夏玉峯想想啊,茉莉!”

    “你滾!”夏茉莉見馮柳韻又死性不改拿自己哥哥説事,氣得發抖。

    孟桃伸手過去握握她的手安慰,夏茉莉才平復了些。

    馮柳韻看見,眼底閃過厲色:“夏茉莉,你不聽我的,寧願相信這個孟桃,你一定會後悔的!”

    孟桃看她一眼:“馮柳韻,我看你不如改名叫神經病,見個人就説你的夢顯靈了,你小心,哪天精神病院的醫生會找上你。”

    馮柳韻:“孟桃,你不是善良的人,你就這麼看不得別人好,存心破壞我和茉莉的友情。”

    姜秀珍幫腔:“對,表面假惺惺裝好人,實際居心險惡!”

    韓鼕鼕活動一下手腕:“瘋子,我得賞她們倆耳光!”

    孟桃拉住她:“瘋子而已,別影響了心情,留着力氣一會還要跳舞。”

    韓鼕鼕又被逗樂,指着姜秀珍兩個:“就慶幸吧,今天好日子且放過你們,記着下回別撞見我!”

    夏茉莉回頭叫安保:“這兩人不是邀請的客人,來搗亂的,把她們帶出去!”

    姜秀珍朝身旁的兩個姑娘使眼色,那兩位姑娘站出來,一個説道:“茉莉,這又不是你的生日宴,何必這麼認真?大家都是從小一起玩到大,有沒有請柬無所謂了,圖個高興熱鬧而已嘛。”

    另一個道:“就是,你這樣以強凌弱,欺人太甚了!等我的生日宴,也不邀請你。”

    夏茉莉笑了笑:“連靜菡,往年你也請過我,你看我去了嗎?別人去了嗎?”

    後面兩句沒説出來:就你家老大連應豪的名聲,有幾個姑娘敢進去?

    連靜菡還挺聰慧,聽明白了,臉漲成豬肝色,沒敢再吱聲:確實她的生日宴,幾年來都是冷冷清清,只是自家人聚聚就完事。

    “還有你魏寧寧,昨天你家小侄子百日宴可夠熱鬧吧?今天請你來放鬆放鬆,不是叫你來搗亂的。”

    魏寧寧就是魏府小女兒,苗美月所生,聽到夏茉莉這麼説,臉色頓時也不好了,狠狠瞪着夏茉莉:“你少冤枉人,我哪有搗亂?”

    説完,她一把甩開姜秀珍的手,蹬蹬蹬自顧跑走了。

    連靜菡一看,也跟在魏寧寧後頭走掉。

    剩下姜秀珍和馮柳韻,縱使不甘,但兩名安保面無表情很強勢,根本不憐香惜玉,也不給她們鬧起來的機會,兩人沒辦法,只好老實退出去。

    眼看他們走遠,孟桃問道:“剛剛那兩位姑娘,聽名字,一個是連府的,連應豪的妹子,一個是魏府魏子平的妹子?”

    韓鼕鼕點頭:“對,那個連靜菡是連應豪的堂妹,連家還有三個未婚姑娘,連靜菡跟我們一樣年紀,其餘兩個還小。魏寧寧是魏子耀親妹妹,跟魏子平同父異母。”

    “茉莉説昨天魏府有什麼熱鬧事情?我昨天也去參加百日宴了,怎麼不知道?”

    夏茉莉:“你也去魏府參加百日宴了啊?你只是白天在那呆一會,肯定不會知道,他們家是晚上鬧起來的。

    我也聽爺爺奶奶説他們家這事兒:原本是我奶奶和媽媽去吃酒宴,結果到晚上都沒回來,我爺爺就打電話過去問,結果魏叔還把我爺爺也請過去了。只因我爺爺和魏爺爺曾經共事,關係很好,魏府有事,魏叔就請我爺爺過去商量商量。

    我爺爺過去,一直到深夜十一點多兩老才回到家,把我爺奶給累的,還生氣,罵魏叔糊塗、苗美月惡毒,我邊聽邊問就明白了——苗美月做為後婆婆,苛待媳婦兒,真要緊的是虐待那剛出生沒多久的魏府小孫子,弄得母子倆身體都不好,百日宴當天昏倒了,雙雙送去醫院,一檢查,嚴重營養不良還有各種各樣病,危及性命了!

    魏家老大一生氣,要分家,他很佔理的,手裏有魏爺爺的親筆書信,就是遺囑,白紙黑字寫明長孫享有的權利,我爺爺,還有其他幾全爺爺都給做證,魏家家族長輩、玉婷嫂子孃家人也氣恨苗美月的做法,都同意給分家,結果他們家昨夜真的就分了。”

    “還有這種事?連夜分家。”

    “對啊,我奶奶説分了也好,要不然,那對母子要讓苗美月苛待成什麼樣。”

    韓鼕鼕説道:“怎麼還有這種婆婆?太可怕了,説得我都不想嫁人了。”

    孟桃輕拍她一下:“不是你想不想嫁,是人家敢不敢娶,就你這種一言不合直接上手的作風,再可怕的婆婆都不敢靠近。”

    “噗嗤。”

    “哈哈哈哈!”

    三人正笑得開心,顏寶芝從裏面走出來,笑道:“都要開席了,你們在幹什麼?這熱鬧的,還真想三個女人搭出一台戲來?”

    夏茉莉把攔住姜秀珍和馮柳韻經過告訴顏寶芝。

    顏寶芝:“幸虧及時發現,趕走了好,免得讓我瞧見那種人,倒胃口,心情都得壞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