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沐晴 作品

【1412】斷腿持續(3000)

    然而被丁採桑喚三嬸兒的人,卻是嘆了口氣,一臉無奈。

    “採桑啊,你能不能看看眼下的這個情況?都什麼時候了,你怎麼還這麼不懂事兒啊?就不能省點心?”

    “薇薇説的錯了?你也不看看現在你住的是什麼地方,沒有你大伯,咱們現在還不知道住在哪兒呢,”

    三嬸兒恨鐵不成鋼的看了她一眼之後,就進了灶房:“薇薇啊,別忙活了,你想吃啥,嬸兒給你做。”

    丁採桑站在房檐下,看着這一系列的轉變,直氣的銀牙亂磨,心裏不舒服極了,委屈的想要掉眼淚。

    她跺了下腳,就跑進了屋子裏,彼時的採蓮正在接受母親新一輪的審判。

    結果沒幾分鐘,三哥就騎着車跑了進來:“二嬸兒,二嬸兒,快,快跟我走,我二叔他為了救你孃家弟弟,被洪水捲走了,”

    三嬸兒先一步從灶房跑出來,聽到這話,瞬間腦袋就炸了:“洪水,哪兒來的洪水?河堤沒堵住?”

    丁建平一臉的後怕:“多個堤壩都沒能守住,今天中午就潰了,解fj都來支援了,可是情況越來越危險了。”

    二嬸兒踉蹌着跑了出來,聽到這個消息,腿都軟了,“怎麼回事啊?”

    丁建平一臉埋怨:“我二叔好心去救人,你們那一家子要錢不要命的,我叔怎麼拽都拽不走,洪水一來,他三下五除二爬到了樹上,我叔卻被沖走了,現在我爸正找人去找呢,你也別問了,趕緊跟我走吧,你那家子沒良心的,如今還好意思找我爸要吃要喝,我叔現在還下落不明呢!”

    丁建平越説越激動,説到最後更是紅着眼哭了,丁薇看她二嬸兒還愣在那兒就氣不打一出來。

    “嬸兒,你還愣着幹啥啊,趕緊跟我哥走啊,出了這麼大事兒,得趕緊回去鎮場子啊!”

    二嬸兒的臉色瞬間刷白如雪,眼睛一紅,就想哭,被三嬸兒一句話截住了眼淚。

    “你看採桑採蓮嚇得,你自己要是哭了,她們怎麼辦?建立建新也跟着呢,你先別慌,也許事情沒有咱們想象的那麼嚴重,”

    這個空檔,丁薇趕緊喂哥哥喝水吃東西,“爸怎麼樣?四哥呢?三叔他們沒事兒吧?對了,還有外公外婆他們!”

    丁建平一邊説一邊安慰妹妹:“沒事,都沒事,外公外婆他們也都轉移到鎮子上的學校了,你在家好好的,帶着香香不要想東想西,我和爸爸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的。”

    三哥帶着二嬸兒走了,採蓮慘白着臉,坐立不安,在採桑過去找她尋求安慰的時候,採蓮突然站起來對三嬸兒説。

    “嬸兒,我想回汪奶奶那兒説一聲,我不放心我爸,我要回去一趟,薇薇,這幾天要麻煩你多照顧一下了,”

    丁薇想着她回去也對,就趕緊扯掉圍裙:“姐,我跟你一起去,看看能不能給你借一輛車。”

    姊妹倆跟三嬸兒説完就走了,看也沒看同樣坐立不安丁採桑,正好這個時候她的弟弟丁建成跑了過來。

    “姐,我餓了姐,我要吃餅子,你快給我整餅子吃。”

    丁採桑心裏正煩着呢,一把甩開已經六七歲的丁建成,怒斥道。

    “吃吃吃,就知道吃,咱家就數你胖,你看看你那一身肉,咱爸還不知道是死是活呢,全家都在為他擔心,你可倒好,還有心情吃東西?滾一邊去!”

    丁建成被罵得傻了眼:“我不要爸爸死,我不要爸爸死,我不吃了還不行,姐,你別不要我,嗚嗚嗚……,”

    ……後面會發生什麼事兒,丁薇懶得搭理,她回到家屬院,跟汪奶奶説清楚情況之後,奶奶趕緊催促她回去。

    “我這兒沒事兒,你別擔心,趕緊回家去吧,路上肯定有往你們那邊去的車,你一邊走一邊問,這個時候不好借出來車的……,”

    外面還下着雨,到處都是積水,這種情況下,的確不好借車子出來,不過汪奶奶給大姐找了個雨衣穿在身上,還給她找了一雙稍微大點的膠鞋,她連着鞋套了進去大小才能走。

    之後帶了一些水和乾糧就走了,丁薇安撫好香香:“放心,咱二叔肯定會沒事兒的。”

    她沒有原主前世的記憶,所以並不知道原主家能不能度過這次危機。

    她把丁香攬在懷裏,目光中多了一絲擔心,默默祈禱父母兄弟以及其他親人都能平安。

    這一晚,丁採蓮沒有回來,丁薇倒是去租房那邊問了,卻是什麼消息都沒傳回來,她又去了一趟電台,現在已經開始報道這次洪水的具體情況了,所以她能從他們的手稿中找到自己想要的新聞。

    這次洪水他們省受災嚴重,兄弟省的支援也開始啓動,她不知哥哥們會不會回來,但眼下的情況卻是不容樂觀。

    她在災情發生之前,就讓爸爸囤了不少的糧食,爸爸當時還很奇怪她的舉動,因為夏天糧食容易壞,生蟲子,並不適合屯糧,但丁薇早就將丁家上下考慮到位了,買的都是粗糧,便宜但量多,足有上千斤,再加上叔叔他們帶來的,應付過去這次災情沒問題。

    上千斤的糧食都是分批買回家的,其中有五百斤的糧食寄存在了鄭家這邊的宅子裏,另外五百斤在出租房裏。

    全部都是粗糧,一毛錢不到的成本價,花了她差不多一百塊錢。

    除了糧食,還有乾粉條、海帶、大豆、土豆等耐存儲的蔬菜,總共下來花了二百塊錢。

    在丁薇看來,這場災難,怎麼也得到國慶之後才會有所緩解,至於叔叔他們會在他們家住到猴年馬月,這還真不好説,因他們家那情況,房子什麼的,根本就不可能保得住,災後重建工作,兩三年內能緩過來,就不錯了。

    這期間,縣城的房源肯定不好找,也就是説,他們家有可能成為二叔三叔家的家,這房子,到底還是租小了。

    這麼多人住在一起,矛盾太多,幸而開學以後,孩子都去學校,就剩下家裏的大人。

    不過,9月份縣城學校能開學,鄉下就未必了。

    積水多了,門洞裏面開始灌水,整個家屬院的老百姓都開始拿着家裏的盆往外豁水,晚上還輪班值夜。

    雨一直在下,斷斷續續,時大時小,從進入8月到如今10號了,災情反而越來越嚴重,老天爺絲毫沒有收手的意思。

    第二天一早爸爸騎車回來報信:“你二叔雖然被下游的人救了,不過右腿怕是保不住了,已經被人送到l市的大醫院了。”

    “你二嬸兒跟着去了l市照顧,”

    “我採蓮姐姐呢?”

    丁振龍一愣:“採蓮?採蓮沒在對門兒?”

    丁薇心一慌:“昨天跟我三哥前後腳走的呀,她不放心我二叔,想回去看看,到現在還沒信兒呢!”

    丁振龍面色一變:“可我們沒見她啊,是不是走叉路了?你別慌,一會兒我還回去,找人打聽打聽,只要是咱村子的,都會認識她的,”

    爸爸還要趕回出租屋,和汪奶奶打了招呼就走了,因為二叔的命保住了,她鬆了口氣,至於他的腿,等他出院回家,她再想辦法幫他看看,有沒有挽回的可能性。

    晌午丁薇做了茄子滷麪條,是用粗糧面加白麪擀的,顏色發黑,茄子配着番茄,顏色很好看,味道也好吃。

    三個人的飯很好做,吃完飯丁香去收拾碗筷,丁薇和老太太則在門口將積水點的水往下水道的方向豁。

    下晌她又去了出租屋,家裏人已經知道二叔的情況了,丁採桑一直在埋怨舅舅,卻絲毫沒想過丁採蓮的安危。

    接下來的幾天,陸續有不好的消息傳來,無數人無家可歸,迫不得已在學校打地鋪,沒有受災的地方,也想辦法捐贈不用的被褥到安置點,外省救援隊也到位,全力以赴保衞黃河,各個縣市的抗洪工作,也不斷有組織加入,隊伍也是越來越龐大。

    丁薇已經不止一次經歷這樣的災難了,不管是獸世的獸潮、清穿的喪屍、三四十年代的戰爭、饑荒等等,這些都是她記憶中經歷過的災難,不一樣卻意義深重。

    因為惦記採蓮,她這個下午眼皮子一直在跳,直到傍晚,三哥騎車回來,氣喘吁吁。

    “放心吧,找到採蓮姐了,她被激流衝倒,被路過的解放軍救了,送到臨時安置點,換了衣服,吃了飯,然後又送到了我們身邊,明天就會跟爸爸他們一起回來,咱家那邊基本都安置好了,可以撤回來了。”

    丁薇趕緊去灶房給丁建平下了一碗麪條,還卧了一個煎雞蛋,把丁建平美的。

    “還是我妹心疼我,這幾天在安置點飢一頓飽一頓的,別提多難捱了,在這災難中我也領教了不少人性的殘酷,你説的對,有太多的人喜歡用道德去綁架別人,從來不會覺得自己有沒有錯,一米八大個兒,不敢下水,哭的跟娘們似的,還讓人背,也不知道這種人到底怎麼長這麼大的,真給我們男人丟人,呸,現在想想都覺得晦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