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豬豬 作品

第2002章 老閨蜜

    深夜,薛凌仍沒有睡下,坐在小沙發上看着落地窗外的清冷夜色。

    程天源照顧兩位老人家歇下,回到房裏發現她還沒換睡衣。

    “媳婦,怎麼了?”

    帝都的秋天來得早,偶爾一兩股冷空氣南下,瞬間就能一夜入冬。

    前幾天來了一股小冷空氣,晚秋的蕭瑟感倍濃。

    “晚上涼風大,坐窗邊容易着涼。”

    他一邊提醒,一邊脱下自己的薄外套披在她肩上。

    薛凌低低嘆了一聲,輕聲:“剛才有心事,不想動彈,坐着坐着就更不想動了。”

    “出什麼事了?”

    程天源試探問:“王青今天還好吧?”

    薛凌點點頭:“挺好的……不是阿青的事。

    肖佳雪早些時候跟我打了越洋電話,聊了半個多小時。”

    哦?

    ?

    ?

    程天源想起她那個胖嘟嘟的老同學來,疑惑問:“她提前退休後跟她的那個老外老公去了國外——好幾年了吧?”

    “嗯。”

    薛凌眯住眼睛想了想,答:“一晃十幾年了吧……太快了,快得我都記不得多少年了。”

    程天源道:“以前她還做過一些洋貨買賣,你時不時光顧她的生意,爸媽都曾給她買過醫療器械。

    後來她老公突然病重,你還幫她聯繫了朋友的飛機送他出國治療。

    當時他們夫妻倆都非常感激你。”

    “是。”

    薛凌回憶道:“我還在集團上班那會兒,她隔三差五就去那邊蹭吃蹭喝,跟我抱怨這個,抱怨那個,聊聊家常談談心。”

    程天源忍不住問:“她要回國了吧?

    國外玩夠了,打算回國養老了?”

    “……不能了。”

    薛凌嘆氣:“她跟我説,她的老公上個月去世了,只剩她一個人孤零零在那邊。”

    程天源愣了一下,轉而低聲:“那她怎麼辦?

    還是回國吧,省得留在那邊睹物思人更難受。

    她身邊也沒有兒女照顧,帝都這邊至少有親戚朋友能偶爾照應一二。”

    肖佳雪一開始對另一半挑三揀四,後來控制不了食慾身體拼命發福,曾經一度胖到兩百斤以上。

    年紀偏大,身材又龐大,導致很多相親對象逃之夭夭,不得已熬成一個老姑娘。

    後來逃離家人的逼婚在外頭買房,因為懂外語的緣故跟一個老外鄰居好上,成了男女朋友並最終喜結連理。

    可惜兩人年紀都有些大,也因為身體過於肥胖的緣故,她一直懷不上孩子。

    後來三番四次去福利院申請領養孩子,可惜許久也找不到閤眼緣的。

    奔波幾年後,總算得償所願領養了一個很可愛的小娃娃,可惜養了沒多久,對方的親生父母和警察找上門,孩子也被親生父母帶了回去。

    聽説那孩子是被人販子偷偷抱走的,半路擔心被抓獲罪,也不敢將孩子送回去,乾脆將孩子送進福利院,撒謊説是在路邊撿到的。

    本來老兩口對那小娃娃疼得很,也付出了感情,誰知到最後竟是烏龍一場,即便內心萬般不捨,讓不得不將孩子歸還。

    自那以後,他們不再領養孩子,一來是折騰不起了,二是因為兩人的身體都不怎麼好,照顧不了孩子,所以不得不放棄。

    眼下老伴沒了,膝下也沒有兒女,想必她的日子不好過。

    薛凌紅着眼睛搖頭:“她説……她現在走不了路了,只能靠那種全自動的輪椅坐着,連上廁所也得坐輪椅。

    出外不方便,所以也沒怎麼出去,每天靠着手機購物或吃外賣過日子。

    她説,除了一隻老貓陪着她,什麼都沒有。

    她現在唯一擔心的是老貓會走在她的前面,到時她就連一個伴兒都沒了……”                程天源皺起眉頭,伸手將她摟進懷裏。

    薛凌幽幽無奈嘆氣:“她還説,現在她回不了國,也沒必要回了。

    她孃家的親人多數都去世了,年輕人跟她不怎麼熟稔。

    現在的年輕人生活工作壓力太大,她來了只會拖累人家,即便有着血緣關係,也不好麻煩侄子外甥們。”

    程天源忍不住問:“咱們……能幫到她不?

    她需要什麼?”

    “她需要有人陪伴。”

    薛凌苦笑:“需要有人能照顧她。

    我們即便有心幫忙,可惜鞭長莫及,根本幫不上。”

    程天源問:“不能回國?”

    “想回,但不能回。”

    薛凌解釋:“她身體太差,根本來不了。

    另外,她也不想麻煩親戚或我們。”

    程天源沉默片刻,低聲:“你現在也走不開去看她。

    家裏上有老下有小,王青又還躺在醫院裏。”

    薛凌只能嘆氣。

    半晌後,程天源蹙眉問:“老三那邊離肖佳雪住的地方遠不?”

    “不是同一個國家,但離得不算遠。”

    薛凌答:“幾百公里吧。”

    程天源想了想,提議:“你以前給她寄過東西,知曉她的地址。

    你有空就跟老三聯繫聯繫,讓他週末放假的時候去探望肖佳雪。

    看看她有什麼需要的,儘量搭把手急她所需。”

    “也好。”

    薛凌低聲:“與其在這裏唉聲嘆氣,還不如做些實際有用的。

    那邊的邊境關卡不怎麼嚴謹,老三過去應該不難。”

    “是。”

    程天源解釋:“他有司機和保鏢,安全方面絕對有保障。

    他説那邊的功課很輕鬆,少的時候一天只有一節課。

    他現在有很多時間搞更新,早晚運動跑步或游泳,日子過得很悠哉。”

    “找點兒事讓他幹吧。”

    薛凌啞然失笑:“我們都忙暈頭了,他卻還能悠哉自在。

    我現在就給他留言,讓他麻利把這事給辦了,不然我心裏非常不平衡。”

    “贊同!”

    程天源笑開了,輕拍她的肩膀:“去換衣服吧。

    老三那邊現在是早上,你直接打過去也不怕吵到他。”

    “不了。”

    薛凌拿起手機:“指不定他在上課,還是別打擾他的正事。

    給他留言了,他看到就會回覆。

    這事沒必要急,也急不來。”

    片刻後,她換好了睡衣,正打算歇下。

    “叩叩。”

    外頭傳來敲門聲。

    程天源打開了門。

    阿超微微鞠躬:“先生,對不起,打擾了。

    請問太太睡下了嗎?

    太太讓我查一個人,材料已經拿到了。

    太太説查到以後立刻通知她。”

    “哎!阿超進來吧!”

    薛凌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