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前獻花 作品

第一千五十二章淹沒的街道

    短暫的會面之後。

    楊間,李軍,柳三,沈林,足足四個隊長級人物行走在這座城市的道路上。

    他們打量着這座陌生而又寂靜的城市,巡查的同時也在商量着接下來的行動方向。

    一旁的阿紅翻看檔案資料邊走邊道:“鬼湖事件最初發生是在四個月前,負責建立檔案的是中州市的負責人程浩,他和這件靈異事件糾纏了足足一個月的時間,而後失蹤,之後經過調查確認死亡,而後鬼湖事件處理進展停滯......直到級別上升到了a,由隊長曹洋接管。”

    “檔案信息上什麼重要的內容都沒有,這靈異事件是個迷。”

    李軍面無表情道:“曹洋就是在處理這起事件的過程之中失蹤了,唯一得到的消息就是他追查到了另外一位銀子隊長的信息,另外那個銀子不是她本名,是建立檔案時候臨時取的一個名字。”

    “所以我們還得從頭開始一步步調查?”沈林活動着肩膀説道。

    “差不多是這樣。”李軍説道。

    楊間眯着眼睛,鬼眼窺視四周:“源頭確定是在這座城市裏麼?我看着不像。”

    “鬼湖的源頭在哪到現在總部都不知道,檔案上的那張鬼湖圖片是其中一處被靈異感染之地。”

    阿紅看了一眼楊間道:“只是靈異事件是從這地方開始的,所以我們才要來這裏確認情況,曹洋調查也是在這裏,後來他失蹤了信號也是在這座城市消失的。”

    “這裏一定隱藏着什麼秘密。”

    “既然問題出現在了這座城市裏,那就乾脆把這座城市直接在地圖上抹去,剩下抹不掉的一定有問題。”楊間腳步一停,站在了街道中間。

    李軍説道:“讓一座城市從地圖上消失。動靜太大了,而且一座城市消也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這地方你覺得還有人敢住麼?”楊間瞥了一眼。

    街道空空蕩蕩,附近的樓房也是空無一人,這是一座沒有動靜的死城,而且還疑是隱藏着不乾淨的東西。

    這樣的一座城市連馭鬼者都不敢涉足,更別説普通人了,除了一些不要命的之外。

    李軍沉默了一下。

    的確。

    這座城市已經不適合活人居住了。

    “萬一鬼湖的源頭不在這座城市呢?這座城市只是被波及的,你抹掉一座城市似乎也不太好吧。”李軍説道。

    他不贊同楊間這種激進的做法。

    動輒抹除一座城市,這實在是讓人難以接受。

    “既然你不贊同我的主意,那你看着辦好了。”楊間也不生氣,無所謂的説道。

    柳三卻笑了笑道:“各位急什麼,先逛一逛看看情況再説,時間還早,不用這麼快行動。”

    “可是這天陰沉沉的,似乎要下雨了,鬼湖事件當中,下雨似乎不太吉利吧。”沈林抬頭看着天,天空昏暗壓抑,黑壓壓的雲層蓋住了這座城市。

    “這雨,下不下來。”

    楊間抬起了頭,鬼眼睜開,紅光散發出來,立刻向着四面八方擴散出去,天空上那黑壓壓的雲層以一個不可思議的速度消失着。

    轉眼之間,黑壓壓的雲層變成了碧藍一片的天空。

    陽光灑落下來,這座城市裏的某種陰冷的氣息似乎驅散了不少。

    其他人看了楊間一樣。

    雖然知道楊間擁有的鬼域可怕,卻沒想到輕而易舉的就能抹除一座城市上空的雲層,而且這範圍,大到讓人感到有些悚然。

    這要是被盯上了,只怕逃都沒地方逃。

    還好。

    這個楊間是隊友,不是敵人,不然的確麻煩。

    “我剛才一直就感覺到周圍似乎有東西窺視着我們,不介意我點上一根蠟燭吧?”

    柳三此刻察覺到了什麼,他摸出了一根白色的鬼燭然後道。

    “也好,先點燃看看情況。”李軍説道。

    柳三也不多言直接將白色的鬼燭點燃,決定先把周圍一些不乾淨的東西引出來,免得一時不察,出現意外。

    白色鬼燭點燃,火光是黑色的,很特別。

    這是能吸引厲鬼的鬼燭。

    平時不敢隨意的點燃,會把不知名的厲鬼吸引過來,引起恐怖的靈異事件。

    可在某些特定的情況之下,白色的鬼燭卻能更好的幫助負責人鎖定靈異的源頭,把隱藏起來的厲鬼吸引出來。

    有利有弊,關鍵看怎麼樣用。

    眼下在場的有四個隊長,兩個頂尖的馭鬼者,這樣的組合註定了他們的行動可以激進,大膽一點。

    鬼燭的火光搖曳。

    哪怕是剛剛楊間驅散了烏雲,周圍陽光明媚,可黑色的燭火依舊給周圍蒙上了一層陰影。

    一開始的時候周圍還算正常,沒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

    但

    是緊接着,一陣風吹過來,帶來了一股異味。

    空氣之中瀰漫着一股腥臭味,這種味道對於在場的各位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這腥臭味是屍體腐爛的味道,只是被一股潮濕的水汽給稀釋了,所以才形成了這麼一種獨特的腥臭味。

    腥臭味一開始很淡。

    但是隨着鬼燭的火光燃燒,這種味道越來越濃了。

    顯然。

    詭異的之物被吸引了過來,周圍開始出現了一些靈異現象。

    此刻。

    附近的一家店鋪內。

    這店鋪空無一人,但是在店鋪內那昏暗的廁所裏,儘管水龍頭是關閉的,但是此刻卻詭異的扭轉了一圈,打開了。

    渾濁的自來水嘩啦啦的流淌下來,很快就裝滿了水盆,而那股腥臭味就是從這股渾濁的自來水散發出來的。

    不僅僅如此。

    廁所地面的地漏此刻像是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樣,竟在汩汩的往外冒水,偶爾還有幾根濃密的黑色頭髮冒出來。

    似乎是被一團女性的頭髮給堵死了下水道。

    渾濁的自來水從廁所裏流淌了出來,蔓延到了店鋪內,隨後又向着街道上的楊間,李軍等人流去。

    這種現象簡直像極了鬼櫥展現給楊間的畫面。

    是提前預知?

    還是説鬼櫥在告知着這裏的真實情況,吸引着楊間和其交易?

    乾燥的路面,此麼開始變得潮濕了起來。

    附近的店鋪,樓房,甚至是牆壁上竟開始有出現了水漬,甚至還形成了水珠,不停的滴落下來。

    雖然天空上一滴雨都沒有下,但給人的感覺這座城市好像一直就籠罩在雨水之中,這種情況和現實不一樣的反差造成了一種説不出來的詭異感,而且隨着那根白色鬼燭的繼續燃燒這種現象越來越明顯了。

    “沒有下雨,卻有了下雨的跡象。”馮全摸了摸自己的臉頰,他臉上沾染的泥土落下。

    墳土潮濕,像是要擠出水一樣。

    “窗口有人。”

    忽的,楊間鬼眼一動,直接鎖定了右邊一棟樓房四樓的窗户。

    一個渾身慘白,身體嚴重浮腫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矗立在那裏,那個人沒頭髮,像是頭皮已經浸泡爛掉了從頭上脱落了下來,身上的肉也給人一種鬆散的感覺,看的讓人十分的噁心。

    但就是這麼一具噁心的屍體,卻轉動了脖子朝向了他們的方向。

    不。

    準確的説是朝向了那鬼燭的方向。

    “是死在鬼湖當中的普通人,浸染了靈異,成為了這不人不鬼的詭異之物。”沈林平靜的説道,盯着那具死屍打量着。

    “而且不止一個這樣的人。”柳三説道。

    伴隨着他的話音落下。

    附近的店鋪裏面的門打開了,有慘白浮腫的人影浮現,就連附近的下水道的排水口也有浸泡的發白的手指伸出來......而且牆壁上的水珠不停的冒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長出了厚厚的青苔,水草。

    一根鬼燭,吸引了靈異,甚至已經開始干擾了周圍的環境。

    動靜不僅僅只是侷限於周圍,連視線所能看到的街道盡頭也有詭異的身形浮現,甚至眾人的頭頂上,都有水滴滴落。

    這不是雨水。

    而是一種靈異干擾現實所引起的現象。

    一切既是真的,也是假的。

    “就這樣的情況,曹洋栽的不冤枉。”身為女子的阿紅深深吸了口氣,但很快卻捂住了嘴巴。

    腥臭無比,彷彿一具浮腫的屍體就在自己的嘴邊一樣。

    真正的源頭還沒有出現,靈異就已經形成了入侵現實,形成了真實的鬼域。

    就這一點鬼湖事件就絕對不簡單。

    “一座好好的城市不該被這些髒東西佔據。”李軍此刻往前走了一步冷哼一聲。

    他無法容忍這種情況的發生。

    墨鏡下,兩團陰森的鬼火跳動,而且很快變得越發劇烈了。

    緊接着附近的建築毫無徵兆的被突然點燃了,綠色的鬼火在建築內洶洶的燃燒着,很快就吞沒了周圍的建築,緊接着鬼火燃燒的範圍擴大,一棟樓,兩棟樓,三棟樓......到最後街道兩排的建築全部引燃,一直延伸到了視線的盡頭。

    陰森綠色火光倒映在每個人的臉上,感覺不到一絲火光的穩定,反而格外的陰冷。

    在鬼火的燃燒之下,地上的水漬消失了,那些浸泡得浮腫,散發着腥臭的詭異屍體消融了,成為了一堆不起眼的粉末,牆壁上的青苔,水草也消失了

    一切的靈異現象都在以一個不可思議的速度消失着。

    空氣也不再濕潤,反而變得有些乾燥起來。

    靈異對抗之下,鬼火明顯更為可怕一點,將一切的詭異燃燒殆盡。

    “李軍。”阿

    紅此刻喊了一聲。

    她看見李軍臉上的妝在融化。

    雖然李軍也是異類,但鬼火這樣燃燒的話會融化鬼妝,到時候可就危險了。

    李軍也留意到了自己的情況,立刻收回了鬼火。

    燃燒一整條街道的鬼火此刻又開始迅速的熄滅了。

    建築還是原先的建築,什麼都沒有改變,甚至連店鋪裏的一件衣服,路邊上的幾張廢紙都沒有被燒燬。

    燒燬的僅僅只是靈異現象。

    “更改氣候,燃燒城市,分身無數,隊長一個個都這麼猛麼?很難想象和你們這樣厲害的居然還有十幾個。”沈林此刻撓了撓頭,感覺有些不太好意思。筆趣庫

    柳三神色古怪的看這個他。

    你這傢伙才最另類。

    不存在現實,只出現在記憶之中的人。

    而且現在還不知道他到底駕馭了什麼鬼,擁有什麼樣可怕的靈異力量。

    楊間不予理會,只是説道:“沒意義的行為,你燃燒鬼火,驅散的只是一些被鬼燭吸引來的靈異現象,這些東西並不重要,源頭不解決的話這樣的東西要多少有多少。”

    “試探一下也是好的。”

    李軍面無表情的説道,他的皮膚好像有些要融化了,有一張陌生死寂的臉龐浮現了出來。

    像是濃妝下還隱藏着另外一個人。

    “鬼燭還在燃燒。”楊間瞥了一眼。

    李軍停止燃燒的之後,周圍的靈異現象再次出現了。

    空氣再次潮濕了,水漬又一次出現在了路邊,一切又在恢復到之前的樣子。

    顯然,剛才李軍的鬼火壓制雖然很有效,但和楊間説的一樣,是沒有意義的行為。

    以自身狀態,對抗靈異是非常不明智的。

    除非你能確定源頭,一錘定音,否則改變不了任何東西。

    楊間,沈良,柳三,都是比較理智的,甚至就連馮全和阿紅都明白這點,所以沒有任何的舉措。

    唯獨李軍比較衝動。

    不過,這種性格也難怪總部會派他來處理靈異事件。

    李軍看着周圍,此刻沒有再動手了,他沉住了氣。

    “鬼燭不熄滅的話,靈異現象就會越來越強,直到最後可能把真正的源頭吸引過來。”

    柳三説道:“但我覺得的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一根鬼燭如果能辦到的話也不至於讓兩個隊長接二連三的失蹤,不過我覺得還是應該試一試,你們意見呢?”

    “繼續燃燒鬼燭,我要看看這座城市會變成什麼樣子。”楊間冷靜的説道。

    “我們需要一個真相,而不是在這座空蕩蕩的城市裏亂轉。”沈林也道。

    大家的意見是相同的,都需要看看這根白色鬼燭到底會帶來一個什麼樣的變化。

    意見統一之後,鬼燭繼續燃燒,不打算熄滅。

    而李軍也沉住氣不再動手。

    很快,附近出現的靈異現象已經超過了之前,街道上甚至已經開始出現積水了,牆壁上那渾濁的水不停的流淌下來,整座城市都變的濕漉漉的。

    彷彿一場看不見的暴雨傾斜而下。

    而且很奇怪的是,積水增多後並未有減少的趨勢,街道上的排水系統似乎全部都失效了。

    所以很快,地面上已經積水十公分左右了。

    柳三隻得手持鬼燭,防止熄滅。

    “這樣很不對勁,燃燒到現在我們都沒有遭受厲鬼的襲擊,只是靈異現象越發嚴重了。”楊間皺了皺眉。

    按理説,白色鬼燭燃燒,附近的鬼是一定會吸引過來的。

    但是鬼卻並未出現。

    只是那些浸泡到慘白的死人被吸引了出來。

    還是説,鬼要出現缺少一些條件?

    楊間看了看地面上的積水,若有所思。

    可如果鬼出現需要媒介的話,這地上的積水應該已經足夠了才對。

    反過來想。

    這樣大張旗鼓的點燃鬼燭都沒有把鬼吸引出來殺人,那麼其他人又是怎麼死的呢?

    曹洋又是怎麼栽的呢?

    “信息太少,什麼都不知道,只能是不停的嘗試,獲取更多的信息。”楊間看了一眼柳三手中那根白色的鬼燭。

    此刻。

    地面上的排水口已經在不停的往外汩汩的冒水了,附近的建築內也像是水閘打開了一樣,有渾濁的水流淌出來。

    這條街道上的水位在不停的上升。

    這會兒已經達到了楊間的膝蓋處了。

    他鬼眼窺視遠處,城市的其他地方也一樣,也是這麼高的水位。

    按照這種情況繼續的話,水位很快就會升到幾米,甚至是十幾米。

    到那個時候,這座城市就不再是一座城市了,而是一片湖了。

    難道,這才是真正鬼湖的所在?

    不是現實中的一片湖,而是靈異現象匯聚,形成的一片湖。

    楊間心中冒出了這樣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