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刃西索 作品

第二百六十九章 斬月的背叛

    轟!

    一道金色光柱,從倒下的更木劍八身上升起,竟然強行將他豎着懸浮了起來。

    這一刻,身處於屍魂界內,所有能感知到靈壓的存在,都不由自主的向着這個方向看來。

    “這是...”浮竹十四郎震驚的回頭看去,連他身前的兩個小孩子都停了下來,跟着一起看了過去。

    “更木隊長的這股靈壓,還真是可怕!”京樂春水壓低了帽檐。

    他的身前站了一位花枝招展的大姐姐,旁邊還有一位忍者打扮的冷俏佳人。

    “找回了自己的刀嗎?”卯之花烈的臉色有些複雜,原本這一使命應該是由她來完成的,但如今卻被其他人搶先了。

    正在霞大路家尋找獏爻刀的天貝繡助,也是瞬間抬頭,向着雙極那裏看去。

    “這是何等強大的靈壓,護廷十三隊中除了山本元柳齋外,竟然還有這等人物?”

    “天貝大人,已經找到製造獏爻刀的地方了!”這時,貴船理指着一處地點説道。

    天貝繡助點了點頭,隨後暫時放下了對雙極之上的關注,再次投入到自己的事業當中。

    ...

    ......

    此時,雙極的外圍地帶。

    隨着沖天的靈壓光柱升起,更木劍八也漸漸的甦醒了過來。

    “嗯?全身都充滿了力量,這是怎麼回事?”更木劍八有些詫異的,檢查起自己的情況。

    剛剛他只感覺,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呼喊他,那個聲音他無比的熟悉,但又叫不出名字,就好似很多年前就存於腦海中一樣。

    “八千流到底做了什麼?居然能讓劍八的靈壓,增強到這個地步?”抱着朽木露琪亞的黑崎一護,仍然有些不明所以的説道。

    剛剛更木劍八靈壓爆發的那一刻,原本就受傷的朽木露琪亞,便瞬間癱軟了下來,所以他只好將之抱了起來。

    青影的美目流轉,她大致已經猜出了原因,草鹿八千流應該就是更木劍八的斬魄刀,而之前似乎是因為某種原因,更木劍八一直在抗拒解放自己的斬魄刀,所以斬魄刀才會以八千流的模樣出現。

    “東方雲升的斬魄刀啊,我們來進行第二回戰吧!”此刻,稍加清醒的更木劍八,好似明白了什麼,直接將刀尖對準了青影。

    戰鬥與廝殺,就是對草鹿八千流,以及他斬魄刀的最好迴應。

    “我的名字叫做青影,你這樣稱呼可是很不禮貌的!”青影回身重新面對着更木劍八,但這一次,她的臉色凝重了許多。

    “都一樣,對我來説,現在只有盡情的去廝殺,才能給予她最好的迴應!”更木劍八看着自己手中鋸齒狀的斬魄刀,鄭重的説道。

    青影不在多言,身影直接澹化了起來,再出現時,已經持劍來到了更木劍八的身前。

    鏜!

    刀與劍的碰撞聲響起,一層無形的衝擊波,以這裏為中心,迅速向着四周擴散而去。

    “不好,停留在這裏,對露琪亞的傷害太大了!”

    看了一眼被冰凍在這裏的東方雲升,黑崎一護抱着朽木露琪亞迅速跳起,並朝着遠方退開了。

    連自己的斬月都噼不開,那東方雲升,也應該不會受到更木劍八他們戰鬥的波及。

    只不過,黑崎一護雖然抱着朽木露琪亞退開了,但選擇的方向似乎不怎麼友好。

    那個方位,正是村正解放朽木響河的位置。

    趁着所有死神都被他們自己的斬魄刀拖住時,村正便悄無聲息的來到了這裏,就是為了解放他的主人,朽木家的女婿朽木響河的。

    什麼建立屬於斬魄刀的世界,什麼推翻死神的統治,這一切,都只不過是他的一個謊言罷了,他的真正目的,就是解放自己的主人朽木響河,然後與之並肩作戰。

    “沒想到經過歲月的變化,已經將封印地點遷徙到了這裏!”村正看着這座位於五番隊的湖心島。

    根據花天狂骨獲取到的情報,屍魂界的某些高層,在考慮到現世的動亂越來越大,所以為了避免朽木響河的封印出現問題,便秘密將之遷徙至靜靈廷內的重靈地,也就是這座五番隊的湖心島。

    這件事是發生在藍染叛亂之後,東方雲升擔任隊長之前,所以知道的人很少,如果不是身為總隊長弟子的京樂春水也參與了進去,那他還真的很難知道,封印的地點到底在哪裏。

    村正將手觸及地面,一陣紫色的光耀閃爍,緊隨其後就是一個插着四柄戰斧的黑木靈柩,從地面上緩緩的升起。

    “一切都是為了這個瞬間!”村正走上前,近距離觀摩起這個靈柩。

    隨着村正的靠近,封印朽木響河的靈柩,也開始釋放出藍色的閃電,隨後其上纏繞的鎖鏈與結界,更是開始逐一的解封。

    “那是...什麼?”抱着朽木露琪亞,剛剛來到這裏的黑崎一護,頗有些驚訝的説道。

    他剛來到這片區域,就發覺前方有一股強大的靈壓升起,阻攔住了他的去路。

    “死神嗎?沒想到這麼快就發覺了?”村正回過頭,有些警惕的看着黑崎一護。

    但很快,他就發覺這個死神的斬魄刀,他居然沒有見過,而且也沒有被他的力量影響到。

    “你這傢伙就是幕後黑手吧?是這場叛亂的發起者?”黑崎一護先找了個安全的地方,將朽木露琪亞放下,隨後又重新來到了村正的面前。

    “死神,不得不説,你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裏,不知該説你是幸運呢,還是該説你悲哀呢!”村正伸出五根長長的指甲,對準了黑崎一護。

    “怎...怎麼回事?”黑崎一護低頭看去,他剛剛突然感覺到手中的斬月,竟然有一絲莫名的震動,甚至傳遞出要解除卍解的意思。

    “不管用嗎?看來不是普通的斬魄刀啊!”村正説着,便閃爍至黑崎一護的身前,單手握住了斬月的刀刃。

    “你這傢伙!”黑崎一護看到對方竟然如此囂張,頓時打算揮動斬月進行反擊。

    但下一刻,他的斬魄刀居然退出了卍解的狀態,而在村正的身旁,卻出現了一個,他無比熟悉的中年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