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小事宜 作品

第一百九十七章 故地重遊夜闌珊

    林宅還是往日模樣,不過宅子裏卻清清冷冷的,除了曉風、寒江和幾個粗使的婆子,就沒有旁人了,越發顯得寂寥。

    楊雙雙神色卻鬆了下來,周鴻給她送了信兒來,説是在尤老爺的老家西安給他謀了個職,是個有實權的職位,比他先前的從五品還高一個等級,是個正五品同知。

    尤老爺本以為自己官運上沒什麼進益了,如今謀了個有實權的同知,喜不自禁,回去知會了秦氏。因着先前那位同知是忽然猝死在任上的,是以他須得儘快上任,他讓秦氏收拾了一番,便要攜了家小,一起去了西安。

    她了卻了一樁大事,不由鬆懈了幾分,她想再與周鴻交代幾聲,傳了話邀她來見,卻不知他忙什麼去了,竟然一直未曾露面。

    這日她出了門,因着尤老爺上任在即,她出了城,在十里亭依依不捨得惜別了秦氏。

    楊雙雙上了車,回城的路上,她正想着事兒,忽地車子一一歪,她也跟着車子滾了下去,只覺後腦被撞得火辣辣,一時雲裏霧裏的,好半天才聽見外頭有喧鬧之聲,像是有人在打鬥,她雙眼一黑,失去了意識。

    城外的十里亭裏站着兩個黑衣的男子,正是韓掌櫃和周權,兩人站得畢恭畢敬,面色卻有些不好。

    忽然從城外方向傳來馬蹄之聲,只見三匹駿馬冒雨飛馳而來,待到近處,才能看見當頭一人是他們主子周鴻。

    兩人忙迎上去,遞上油傘。

    周鴻勒了馬,目光如劍般看向二人,頭髮和衣襟都濕了,顯得越發陰沉,他冷冷問道:“人呢?”

    韓掌櫃正要請罪,忽見周權跪下去,忙也跟着跪了,卻聽周權道:“少主,人已經在找了,如今當務之急,是去商謀大事。”

    周鴻冷冷看了周權一眼,“什麼是大事?”

    周權勸道:“少主,血海深仇,滿門六十九口人命,難道不算是大事?何必……”

    周鴻喝止道:“權叔,我敬你是家中老人,給你幾分顏面,不過我做事,不需人教,不必多言了。”

    周權知他話説到這份兒上,已經是生了怒意,只喃喃了幾句,“美色誤人……”

    周鴻充耳不聞,看向韓掌櫃,看向一旁的十里亭,問道:“就是在這裏不見的?”

    韓掌櫃道:“不過,夫人身邊安排了四名好手,都受了重傷,對方想是有備而來。”

    林宅還是往日模樣,周鴻站在院子裏頭,看着她的屋子,不由痴了。

    曉風聽見動靜,出來查看,見是站在院子裏的是周鴻,不知怎得竟有些更咽,忙哀聲道,“周大人,你一定要救我家姑娘。”

    曉風見周鴻不説話,關心則亂,還以為他不願意救人,狠了狠心,她拽着周鴻的衣襟,跪下道:“你一定得救我家姑娘,她……有了身子。”

    周鴻目光如電,看向曉風問道:“你説什麼?”

    曉風吸了吸鼻子,才顛三倒四的説,“我……我也是猜測,我聽姑娘説什麼六角刺沒用,又見她這兩月一直沒來月信,近日又嗜睡得很,和先前三姑娘一樣。”

    周鴻吩咐道,“將她的屋子收拾一下,我暫住幾天。”説要收拾,卻也沒什麼可收拾的,他看着屋裏處處都是她的痕跡,心思不定。

    他正愣神着,外頭有人求見,卻是周權和韓掌櫃。

    韓掌櫃道:“已經有了眉目了,確是先頭榮府的三爺動的手,人如今已經有了消息。”

    周鴻吩咐:“調動所有人手,暗樁也啓用,一定要確保她萬無一失。”

    周權聞言一臉驚愕,他跟在周鴻身邊好幾年,這些勢力也是看着他一點一點建立起來的,如今為了個女人,就要傾巢出動?

    楊雙雙只覺得自己沉沉睡了一覺,醒來的時候入目竟是些極熟悉的亭台樓閣,半晌才反應過來自己在秋爽齋的涼亭裏頭,她第一次進園子,就是賈母在秋爽齋設宴,為了相看她,給林如海説媒。

    一時有些恍惚,自己怎麼在涼亭睡着了,一陣兒風過,她打了個寒蟬,下意識得蜷成一團。

    正見園子滿目蒼夷,蕭索無比得時候,忽聽後頭有人輕笑,楊雙雙抬眼看去,只見一個華服男子坐在涼亭裏頭飲酒。

    倒也不是旁人,正見賈環,他一副譏笑得神情看向她,輕喚了一聲姑媽。

    楊雙雙想起前因後果,自己是被賈環抓了,倒也不算意外,但這聲姑媽還是讓她心裏有些發寒,若是隻有她自己倒也罷了,如今她卻不是一個人,心裏生出一股寒意,賈環恨她,應是比彩雲更深,不知他會如何對待她呢?

    她眼中的驚疑、恐懼,大大取悦了賈環。他心情頗好得起了身,似是想看她在無限驚恐和飢寒交迫中慢慢死去。

    她從來不知道,深秋的園子原來這麼冷。

    賈環為了折磨她,沒有給她一間屋子,只把她關在秋爽齋的後山裏,不過只有一個涼亭,和幾塊影壁。

    她才待了幾個時辰就凍得瑟瑟發抖,四周並沒有取暖的物件。

    好在楊雙雙原先知道些野外生存的技巧,見亭子外頭許多枯枝落葉,便想了個鑽木取火的法子,在避風的影壁處生了一堆火。

    除了夜裏寒風肆虐,冷了些,倒也相安無事。

    這天夜裏,她正圍在火堆打盹兒,忽然聽見外頭響起腳步聲,她忙打起精神,想看看賈環還有什麼招兒,卻見來人不是賈環,而是一個玄色衣裳的男子。

    他氣質高貴,走起路來不緊不慢,走得近了,在火光的映照下,臉部的某些輪廓和神態竟與周鴻有些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