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國君的喉舌

    熱門推薦:

    第一期華夏日報在年初三正式刊印,交由供銷社對外售賣,同時各級行政單位,也按照級別贈送了相應的份數。

    報紙這種新鮮玩意,就在年節的氛圍中,悄然的走進了華夏國民的視線中。

    由於採用了鉛活字印刷,所以排版相較來説更加整潔清晰,價格上也更加的親民。

    一份報紙只需要兩文錢,任何一個國民都能買的的起。

    當看到上頭有國君的文章後,不少莫城市民紛紛掏錢購買。各個供銷社很快就售罄,紛紛要求報社加印。

    而在第一期報紙上,除去兩篇發佈在公示上的文章外,還有一篇文章在理論板塊。

    這也是最讓國民們感到新奇的文章,因為這篇文章不談國事,談的是所謂的哲學理論。

    其標題是:顏政哲學之世界的物質性。

    這篇文章以國民喜聞樂見的文風,開篇就説世界上的事物繽紛雜陳、變化萬端,若是非要找個共同點,那麼應當是物質性。

    所謂物質性,就是説無論是人還是其他東西,都是由各種摸的着、看得見、感受得到、客觀實在的物質構成,這種物質客觀的存在着,即是説他就在那裏,不會因為你的一個想法,一句話,其就變為不存在。

    就如諸葛亮借箭一般,箭失是客觀存在的,諸葛亮要借的箭,就必須通過某種手段,來促使箭失這種“物”,被射在草船上。

    所以草船借箭的念頭一起時,箭失早已經客觀存在,諸葛亮假如只是想,而不去行動,就無法將箭失弄到自個手裏。

    只有有了想法,再去實踐,才能利用箭失的某種規律特性,將曹魏的箭失,弄到東吳這邊來…………

    識字的國民看着這篇文章,就如同在聽國君絮叨一般,偏偏這種絮叨,極其的有趣,各種打比方和講故事。

    使得看完這篇文章,多多少少會相信,在這個世界上,所有一切的共同點,就是他們都由“物”構成,這叫做世界的物質性。

    即便是説的沒這麼通透,沒有道明這個看法的意義,也是讓國民們明白,世界的物質性決定了光想不做是不成的,只有積極的實踐,才能改變事物。

    顏政自認為寫的不是特別好,勝在有國君光環,所以只要他定下基調,那麼後世自會有能力站出來完善。

    而之所以選擇第一篇講述物質性,也是為了打下基礎,循序漸進的讓國民們看完一整套的哲學體系。

    這種做法意義之處,就在於讓國民們接受一次洗禮,無論效果有多少,今後學校都會教授這些內容。

    除此之外,最讓國民感興趣的就是科技這塊,上頭説明了畜力收割機和畜力插秧機的攻關進程,表示已經有了初代機,正在解決的是簡化和排障,這種科技文章,沒有科普太多的知識,只是説明了收割機和插秧機,可以讓種地更加的省事。

    也詳細的介紹了,即將投產的第一制鹼廠的情況,説明了純鹼在將來的運用,以及會帶來的各種好處。

    即便是老農,聽完這篇文章,也是笑得格外的舒坦,彷佛一篇文章,就拉近了他們同各項技術的距離!

    …………

    鹽港,由於驛站的建設,使得當日就實現了華夏日報的同步發行。

    這份報紙同樣在這邊大賣,不僅各個商賈代表紛紛購買,鹽港的國民們,也對此事非常的熱衷。

    畢竟是國君寫了文章在上邊,再怎麼也得捧捧場。只是這羣明裔拿到報紙之後,反應卻是截然不同。

    他們最關注的文章,不是新年致辭,也不是科技和理論,反而是那篇《丟掉不切實際的幻想,一切以打仗來做準備!》。

    因為他們在這篇文章上,看出了東秦國君展現出來的凌冽氣勢,字字句句彷佛都在説,誰若是敢越雷池一步,必將迎來東秦最堅決的反擊。

    再仔細這麼一想,他們很快就明白,這個周邊勢力的打壓,指的就是大明。

    這讓他們心頭一顫,這種公開表達敵意和戰意的做法,不是他們所能理解的。

    也是他們有些不願接受的,商賈最怕的就是打仗和不穩定,大明國每次爆發民亂,商賈必定要被朝廷宰一刀。

    所以他們這麼一聯想,就覺得之前的這些舉措,都是東秦在請君入甕。

    董京華也在看着這份報紙,對於這篇文章倒是沒有太多的擔憂,他只讀出了備戰之意。

    覺得這是東秦作出的正常安排,畢竟大明就在遲尺之間,東秦之富庶也已經在大明東南傳開。

    正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大明若是真要打東秦的主意,那麼東秦這番備戰,自然是極其有遠見且必要的。

    而真正令他感興趣的,反而是科技這篇文章,當他讀到純鹼量產後,東秦日化、紡織和造紙,都能迎來更進一步的發展時,不由就對這背後的道理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可惜這篇文章,只讓你知其然,卻不讓你知其所以然,儼然是黥人刻意的防止泄密之舉。

    他也只得期望,將來能有機會去參觀一二。

    “董理事,你也在看報紙啊?”正當他翻閲時,執行官林曉月走了過來。

    董京華忙起身道:“沒錯!君上的文章,自是應該品鑑一二。”

    林曉月滿臉笑意道:“那你今後可得養成看報紙的習慣,據説這報紙,今後就是華夏國府的喉舌!相關的政策動向,都會在報紙上表明。”

    董京華點頭説:“如此的話自是極好,簡單一張報紙,便可讓萬民知曉家國大事,在下也只得道一聲君上英明!”

    “董理事説話就是好聽!”

    林曉月被逗樂了,又補充道:“對了,待會你得去同東秦的田五艦長溝通一二,這次需要運送一批軍需去致遠港,艦隊已經公示,會付運費。”

    董京華拱手道:“在下待會就去辦,只是這回去安南,貨物中能否增添一項?”

    “那一項?”

    “人蔘!”

    林曉月想了想説:“人蔘似乎有配額吧,咱們公司應該無權販賣。”

    董京華笑道:“可去提出申請,不需要太多,在下早年亦是聽説過安南的生意,那邊雖是最爾小國,可豪族財主也多,這種一尺長的山參,定是珍物,在那邊可用來交通一二!”

    林曉月覺得有理,點頭道:“我這就去找海關幹部商討一二!”

    説着她就火急火燎的往門外跑去了。

    董京華望着她的遠去,不由得暗暗一嘆。

    他覺得執行官一職,實在是東秦人在公司中的神來之筆。

    他雖不清楚這麼多彎彎繞繞,可還是明白,此舉就是為了讓合適的人來負責經營,如此只需要付給工資,就能在保障所有的同時,讓經營更加的合理。

    其實就是將所有權、決策權和運營權分了開來,在歷史上,第一個這麼幹的是帶英。此舉也象徵着,資本主義私人所有制的成熟。

    也是説,顏政一直在儘量的推進市場化和私有化,必須將各地都納入市場之中,必須承認私有制,才能讓資本不受制約的增殖。

    這看似是工賊之舉,實則最符合這個時代,畢竟現在主要的任務,是摧毀封建經濟、發展生產力。

    …………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