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淼 作品

第211章 宇宙寶石的奧秘

    吳升對於蜀山的瞭解還是相當片面的。

    很多的東西以前也只是聽簡如意大概地提及過。

    而簡如意雖然知道的東西很多,但簡如意本身也沒有來過蜀山的內部。

    畢竟對於簡如意而言,她就算不來蜀山,這也是可以和蜀山座不錯的生意。

    眼下既然有這樣的一個機會,能夠好好的瞭解一些有關於宇宙寶石的事情,吳升還是相當樂意的。

    就像是鑽石之於血液,這些宇宙寶石的背後也代表着毀滅。

    而堯城稍稍的思考一番,便是和吳升一起暫時的站在了這個宮殿的外面。

    看着眼前無數的傳送法陣,他首先提出來了一個問題:“不知道天師你知道次元嗎?”

    吳升:“宇宙死亡濃縮坍塌形成一片小小的區域,這一片區域,便是稱之為次元,是嗎?”

    堯城點頭:“是的,而次元是有次元外殼的,次元外殼的形態便是各種顏色的寶石,而寶石其本身的顏色也是代表着這一片次元的一些核心。”

    他説到這裏的時候。

    他這也是帶着吳升一起回頭,暫時將視線從眼前的傳送法陣上移開。

    而是看向了蜀山不遠處,一個又一個靜靜漂浮在山頭,圍繞着山頭緩緩旋轉的這些巨型寶石。

    “而我們其他次元的人,通過觀察這些次元寶石又或者宇宙寶石的顏色就可以判斷這個次元的危險程度。”

    “有一個非常簡單的結論,如果這個寶石的顏色偏向於黯淡,那麼這個寶石背後的次元應當是沒有多少生機。”

    “而如果這個寶石的顏色非常的鮮豔!”

    “甚至於有的寶石顏色如同剛剛從心臟中取出來一般,通體鮮紅!”

    “那麼在這寶石對應的宇宙次元之魂,它的實力就非常的恐怖!”

    “這畢竟是凝聚了整個宇宙的力量,即便是現在崩塌已經是分崩離析了很多,但終究而言也是很難以去戰勝的。”

    堯城感慨:“而蜀山在當年也是張真人創建的,張真人離開了自己的星球,在宇宙的無邊探索之中,偶然之間發現了這樣的宇宙寶石存在。”

    “而張真人當年的實力也是王之境界。”

    “他便是孤身一人進入到這宇宙寶石之中!”

    “進行一番戰鬥之後,才驚恐的發現這個宇宙寶石如果不除掉,任由宇宙寶石貪婪地吸取我們宇宙的力量,那麼這個宇宙寶

    石中的異次元王者之魂便是會越來越強,越來越強!”

    “而如果遇到一些主殺伐的宇宙之魂,那麼這些宇宙之魂根本就耐不住寂寞,一旦帶着次元宇宙來到了安全的宇宙,便是立刻對外擴張瘋狂的進行殺戮!”

    “這樣的宇宙之魂起初會非常的兇殘。”

    “但大多情況下都是不怎麼需要擔心的,畢竟他們將自己的位置給暴露了。”

    “而如果遇到一些相對比較狡猾的宇宙之魂,那麼這些宇宙之魂便是會靜靜的潛伏在一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慢慢的吸收我們宇宙的力量。”

    “慢慢的增加自身的實力,以至於有朝一日突然出現!”

    “當年張真人在看見了這種事情的兇險之後,便是在此地創建起了蜀山。”

    “而蜀山當年的重任就是為了去鎮守這些宇宙寶石,看守這些宇宙裂隙的碎片,確保這些宇宙裂隙的碎片,時時刻刻的都是在蜀山的注意之中。”

    “避免這些裂隙碎片越來越強。”

    “同時也是會定期的派人進入到這些裂隙碎片中,去淨化這些裂隙碎片中的力量!”

    “否則。”

    “任由這些宇宙寶石不斷的吸取我們宇宙的力量,這些宇宙寶石的實力一旦成長起來,真的是相當殘忍的。”

    堯城説了挺多的東西。

    説到這裏的時候,他也是將自己的眼神落在了吳升的身上,他可以看得見吳升現在正在思考的神色。

    而吳升在簡單思考之後便是提出來了一個問題:“既然寶石這麼危險,我們有能力徹底的去破滅這些宇宙寶石嗎?”

    堯城:“可以。”

    他接着在看見吳升的詢問目光時,已經是知道吳升是想要詢問什麼問題。

    堯城便也是感慨的點頭説道:“我們一旦是將一個宇宙寶石對應的次元淨化乾淨,那麼這個寶石便是會陷入到死灰色,也就是有一種灰色發青,就像是人死了之後的一些顏色。”

    “而對於宇宙寶石而言,它們很難徹底的滅亡。”

    “這種狀態我們稱之為假死。”

    “我們完全可以在它假死的時候用盡全力去摧毀宇宙寶石。”

    “而這種時候即便是一個王之境界巔峯的人,也是有能力徹底的去破碎宇宙寶石的。”

    “但是我們根本就不會這樣做,其原因也是相當簡單。”

    堯城頓了頓。

    他道:“任何的一個宇宙

    ,能夠同時容納的宇宙寶石數量是極其有限的。”

    “也就是一個宇宙能夠提供的端口是有限的。”

    “按照我們現在對於我們所處的這一片宇宙的瞭解,我們這一片宇宙總共能夠提供的端口是128432個。”

    “換言之,也就是最多隻有128432個宇宙寶石,能夠來到我們的宇宙。”

    “再多的宇宙寶石,它們根本就沒有辦法再發現我們。”

    “於是。”

    “我們寧可去定期的清除這些寶石裏面逐漸復甦的力量,我們也不會放任這個宇宙寶石毀滅,以至於又有陌生的宇宙寶石來到我們的宇宙中。”

    “畢竟發現宇宙寶石可是一件相當痛苦的事情,每一次推演宇宙寶石的位置,都需要犧牲很多的人。”

    “所以。”

    “站在宇宙寶石以及整個宇宙的安寧上,蜀山以及其他的一些著名的星系門派,這些門派做出來的貢獻功不可沒。”

    “不管我們來自於哪個星球,不管我們的故鄉是在哪裏。”

    “但蜀山等門派還真的就是在暗中幫助了我們。”

    “如果沒有蜀山的門派的幫助,那麼很顯然我們的宇宙也是會被別人給取代的。”

    “而被取代是一件相當可怕的事情。”

    “您知道被取代是一種什麼樣子的過程嗎?”

    堯城説到被取代這三個字的時候,他的身軀都在顫抖,似乎能夠感覺到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感。

    吳升則是搖頭。

    他現在還不能夠知道具體的操作過程是什麼樣子的,這一切對於他而言都是一些忽然之間聽到的線索。

    堯城則是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隨後拋出了一句話:“如果將我們的這一片宇宙比喻成是一個吹大的氣球,我們就是生活在這氣球內部空間的蚊蟲。”

    “此時在我們的氣球中又出現了另外一個小小的氣球,這個小氣球就是宇宙寶石。”

    “剛開始內層氣球現在還沒有開始膨脹,我們就住在這個內層氣球的外面。”

    “等到有一天這個氣球忽然之間獲得了相當兇殘的力量,以至於以一個極為誇張的程度朝外去膨脹。”

    “那麼我們會被這個氣球推的往宇宙的邊緣去走!”

    “而宇宙的邊緣也會艱難的擴張,以至於最後宇宙的邊緣會進行破碎,也就是外層的氣球會撕碎,而我們將會被壓死在我們的宇宙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