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吐不服 作品

第148章 我要當駙馬了

    李霖回到自己的府上之後,仔細回想了一下今天和朱元璋的對話,看看有沒有什麼地方出現紕漏。

    目前從朱元璋的態度可以看出,對方雖然不反對提升火器的威力,但是也好像並不看重火器的發展。

    如果李霖真的製造出了威力強勁,可以改變整個世界局勢的火器,估計還會讓朱元璋心裏出現恐慌!

    真要到了那個時候,自己能不能活命真的兩説啊!

    原本李霖還想着趁熱打鐵,製造出馬克沁重機槍,直接讓北元騎兵消失在歷史的舞台。

    現在看來,等到騎兵消失的時候,他可能也會跟着消失啊!

    所以説,火器發展還需要緩一緩,不過也不能停止,關鍵時刻,李霖還得靠這東西保命!

    思索了很久之後,李霖覺得還得以重工業為主,輕工業為輔,槍械這種東西只研發,不生產,如此一來,朱元璋既能對他放心,雙方又都可以收穫巨大的利益!

    所以説,有時候過於先進的東西並不適合當下的社會,就像當初的王莽新政,很多思想和文化都很先進,但是因為沒有走主流路線而走向了滅亡!

    ……

    翌日清晨,李霖又去了一趟工部,他先誇讚了工匠們一番,説皇上很喜歡眾人制作的火器,讓大家繼續努力,爭取早日製作出能夠完全壓制騎兵的火器,到時候一定會給大家巨大的封賞!

    工匠們聽到這話瞬間鬥志滿滿,情緒高漲,表示這輩子就算是嘔心瀝血,也一定會幫皇上完成這個心願!

    李霖沒有把馬克沁重機槍的構造圖紙畫出來,而是給眾人畫了新型火**紙。

    火炮這東西不管威力提升的再大,朱元璋都不會覺得這是個威脅,但是如果槍械發展的太快,對眾人來説就很可能是滅頂之災!

    所以為了大家的生命安全,李霖只讓大家今後研究火炮,並且把這些火器專家全都轉移到揚州,工部留下的只是一些懂得製作普通火器的工匠。

    處理完工部的事情之後,李霖又去了沈家,上個月沈家完成了第一批貨款清算,除去李霖之前的欠款之外,沈家一共支付了一百二十萬兩白銀!

    這一百萬兩白銀之中,李霖直接給朱元璋上繳了六十萬兩,剩下的六十萬兩則是運往了揚州,專門進行揚州的建設。

    所以朱元璋對此也不會有任何的怨言,畢竟該分給他的銀子一分沒少,剩下的銀子也都投入到了揚州的建設之中,李霖根本就沒有撈到什麼利潤!

    李霖此次前往沈家,主要是調撥藥材、糧食和生活物資,因為揚州現在什麼都缺,銀子只能把人聚攏過去,想要把人留住,還得有充足的物資才行!

    “李大人,老朽終於見到您了!您如果再不來,老朽就真的沒辦法再做生意了!”

    看到李霖過來,沈金趕緊熱情相迎,不過見面的第一句話就是訴苦!

    “沈副會長,您這是怎麼了?是不是最近遇到了什麼難處?”李霖立刻開口詢問情況。

    “哎,真是一言難盡啊!最近南洋的生意不好做,玻璃製品的價格連續走低,所以我們的商隊就去東洋開闢商路,沒成想遇到了東洋海盜,丟了貨物不説,還死了上百號人,這些可都是我們沈家好不容易培養的人才啊!”

    聽沈金這麼一説,李霖的面色瞬間難看起來:“東洋海盜?是不是扶桑倭國那些人?”

    “肯定是那些東瀛浪人,他們那裏亂的很,我們沈家的商船僅僅是從附近經過,就被這些人給截殺了!”沈金無奈的説道。

    “沒想到這些傢伙這麼早就開始作妖了!看來我讓工匠們研製火炮一點兒沒錯啊!”

    李霖原本以為這些東瀛海盜會在百年之後出現,沒想到這些傢伙這麼早就開始禍害大明的百姓了!

    “李大人,就算是有火炮也根本沒用,那些海盜狡猾的很,他們乘坐的是竹筏,小巧靈活,我們的火炮根本打不中他們,他們只要靠近就會用桐油火燒商船,然後趁亂打劫!”

    沈金對此非常

    頭疼,因為東洋海盜都很彪悍,他們大多數都是用竹筏進攻,就算是被炸了也沒什麼大的損失,可一旦讓他們靠近,正艘商船都會被燒燬沉沒!

    “沈老放心,這件事情我會立刻稟明皇上,到時候讓皇上派遣一支強大的水師艦隊維護海上的安全,至於之前的那些損失,不需要沈家賠付,其餘貨物的利潤我這次也只拿三成。”

    李霖知道沈家做生意也不容易,況且商人逐利,若是不給他們一些好處,誰還會為他賣命?

    聽到李霖這麼説,沈金頓時激動的想要下跪,不過卻被李霖立刻攙扶了起來。

    “沈老,您就別這麼客氣了,以後玻璃製品的生意肯定會越來越不好做,所以還得讓沈家多費點兒心,大家細水長流,彼此都有好處。”

    “李大人您放心!雖然玻璃製品的價格大幅度下跌了很多,不過現在已經基本穩定,我們還是有很大的利潤可以賺,差不多以後每個月會盈利三十萬到五十萬兩銀子左右!”

    沈金這還是保守估計,實際上的盈利最少也在六十萬兩銀子以上!

    “只要能有盈利即可,我要的那些東西,您老還得多費心啊!”李霖笑着説道。

    “李大人您放心,您要的東西已經開始備貨,三天之後就開始大批量運送到揚州!”沈金立刻説道。

    “那就好,我也沒有別的什麼事情了,就先告辭了!”

    李霖辦妥了商貿上的事情之後,也不在沈家繼續停留,然後就轉身回府。

    然而等到李霖回到府上的時候,卻看到了兩個老熟人!

    “咦!二位姑娘什麼時候來的?您二位怎麼不提前通知我一聲啊?”

    出現在李霖面前的正是峨眉派的周韻和周靈兒。

    “李大人政務繁忙,回到京城這麼久都沒有去看我師姐,我們就只好來看望李大人了!”

    周靈兒此刻露出滿臉不悦之色,一旁的周韻則是十分温柔的衝着李霖笑了笑。

    “讓二位姑娘見笑了,我最近是真的很忙!您瞧我一大早就去了工部,出了工部又去沈家,現在才從沈家回來,真的是一刻也沒有停歇啊!”李霖苦笑着説道。

    “李大人您誤會了,靈兒並沒有別的意思,我們也是怕影響您,所以就不請自來,希望李大人您別介意!”周韻對李霖非常的客氣。

    “周姑娘您太客氣了!這確實是在下考慮不周!蓮兒!怎麼沒給二位姑娘上茶啊!”

    李霖趕緊讓蓮兒上茶,免得再讓峨眉派的這兩位不高興!

    “哎呦!李大人您還是別使喚您的丫鬟了!您府上的丫鬟太金貴!我們這種江湖粗人可不敢讓您的丫鬟給我們倒茶!”

    周靈兒對李霖的兩個侍女非常有意見,因為今天她和師姐剛一進門,這兩個丫鬟就擺起了臉色,就好像是搶了她們的男人一樣!

    “靈兒!你怎麼説話的!莫要如此的刻薄!”

    周韻瞪了師妹一眼,不想讓對方找麻煩。

    周靈兒噘着嘴,生氣的不再説話,氣呼呼的把頭扭到了一旁。

    這時候李霖尷尬的笑着説道:“我府上平時也沒有來過客人,所以這兩個丫頭不懂什麼禮數,還請周姑娘莫要怪罪!”

    “李大人您説的哪裏的話,在下是專程過來向您道謝的,怎麼可能會怪罪!”

    周韻這麼説,其實已經表明她生氣了!筆趣庫

    李霖聽的有些頭大,誰能想到自己府上的丫鬟還會和峨眉派的這兩個女人發生矛盾?

    所以李霖就板着臉把蓮兒和小翠叫到了身旁。

    “蓮兒,小翠,你們兩個到底怎麼得罪了二位姑娘?人家是客人,你們得客氣一點兒啊!”

    “大人,我們並沒有得罪她們,是這個周靈兒一直在説您的壞話,我和小翠實在聽不下去了,所以才反駁了她兩句!”

    此時的蓮兒也非常的委屈,説着説着就掉了眼淚。

    “哎呦呦!你們兩個可真會胡説!我什麼時候説他的壞話了!你們這是故意擠兑我啊!信不信我把你們全殺了!”

    周靈兒的火氣一下子就躥了上來,

    她口不擇言,説着就要動手!

    “靈兒!你快給我住口!在李大人府上,豈能容你撒野!”

    周韻頓時也怒了,早知道師妹這麼不聽話,就應該帶對方過來!

    “大人!您瞧瞧這個周靈兒兇巴巴的樣子!她開口閉口就要殺人!還説大人您是卑鄙無恥的小人!您説我們能不和她吵架麼?”

    在蓮兒和小翠心裏,李霖就是她們的靠山,豈能讓周靈兒隨意的污衊!

    聽到這話,李霖馬上笑着説道:“這其實也就是一場誤會而已,靈兒姑娘當初和我認識的時候就有了這種誤會,她罵兩句也無所謂,你和小翠先下去吧。”

    李霖衝着蓮兒和小翠擺擺手,示意她們不要再多説了。

    蓮兒和小翠也知道李霖沒有怪她們,所以就立刻乖巧的退了出去。

    這時候李霖又對周靈兒恭敬的説道:“靈兒姑娘,我這兩個丫鬟平時嬌慣的過頭了,這次她們得罪了你,我給你賠個不是!”

    “哼!算你通情達理!這次就不和你計較了!”

    聽到李霖服軟,周靈兒心裏開心了不少。

    周韻在一旁無奈的搖搖頭,只能對李霖恭敬的説道:“李大人,我這師妹一直都是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性格,您可千萬別往心裏去啊!”

    “周姑娘説的哪裏的話,我一個大男人,豈能那麼的小肚雞腸!”

    李霖笑了笑,心想如果不是因為你們兩個之中有一個是老朱的私生女,老子早就把你們趕出去了!

    “李大人,之前多謝您救了我一命,在下無以為報,就把這峨嵋山的信物送給您了,以後若是有用得着峨眉派弟子的時候,只要您出示這個信物,峨眉派的弟子就會聽您的號令!”

    這個時候周韻從自己的髮簪上摳出一個金銀二色的小發簪,只有普通的鑰匙大小,看上去十分精緻。

    李霖雖然不覺得這東西有用,但是這個時候還得恭敬的收下。

    “多謝周姑娘的信物,在下一定貼身收好。”

    李霖只不過隨口説了一句,可是周韻聽到這話卻不由得臉紅了起來,估計是覺得‘貼身收好’這四個字有些特殊含義吧?

    “周姑娘,您的傷勢如何了?”李霖這時候又問道。

    “多謝李大人牽掛,在下的傷勢已經完全康復了,雖然暫時還是無法像以前那樣行動自如,但是已經可以像普通人一樣勞作了。”

    周韻現在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還無法像之前那樣打打殺殺。

    “您能恢復的這麼快已經很不錯了,畢竟傷筋動骨一百天,您這次可是傷了元氣啊!最起碼也得一年半載的修養才能恢復到以前的狀態。”李霖笑着説道。

    “是啊,在下暫時是不可能恢復到巔峯狀態了,要不然在下還想做您的貼身護衞呢!”周韻笑着説道。

    “周姑娘説笑了,您上次已經受了那麼嚴重的傷勢,怎麼還能讓您再保護我啊!”

    雖然周韻的身手不錯,不過對方畢竟是女人,一直跟在李霖的身邊也不合適。

    聽到這話,周韻有些失望的説道:“是啊,我都忘了,現在的李大人身邊高手如雲,已經用不着在下去保護了。”

    李霖聽到這話不禁有些疑惑,心想對方很喜歡當保鏢麼?就算是要當保鏢,也不應該一直留在他的身邊啊?難道是對方還有什麼特殊任務?

    就在李霖心裏瞎琢磨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了一陣亂糟糟的聲音。

    “李大人在家麼?”

    “誰啊?”

    聽到外面傳來一陣公鴨嗓音,李霖就知道這是宮裏來人了。

    “恭喜李大人!賀喜李大人!皇上下詔,您在本月十六,要和公主殿下成親了!您馬上就要成為駙馬了!”

    聽對方這麼一説,李霖突然想起之前朱元璋和他提過這件事情,説是要把朱元璋的義女許配給他!

    “哎呦!公公您趕緊裏面請!小翠!立刻給公公們封個喜錢!”

    李霖立刻把小翠叫出來給宮裏的幾個公公發紅包,這也是該有的規矩。

    然而聽到這話的周韻卻突然臉色蒼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