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浮世 作品

第371章 老大快跑,外面全是光頭(5)

    這個情況就連鄭波和蕭俞都沒想到,餘小多還真敢動手打人,打的還是副會長!

    剛剛人家還和會長視頻過,他反手就幹了別人。

    古婉兒也不知道該怎麼説,刺激是刺激,但擔心餘小多會被針對,這可是申虎,慕老的得意學生,將來的會長。

    在場的眾人都被餘小多這狠辣手段給震到了,畢竟不是誰都敢對申虎下手。

    只見王彪一把掐住申虎的脖子,有着兩百斤兩米身高的申虎直接被王彪單手舉起,丟在餘小多腳邊。

    餘小多那嶄新的皮鞋一腳就踩在申虎的臉上,這個動作把一些人都給嚇到了,柳靈已經把古婉兒從頭到腳嫉妒個遍,這男人也太帥了吧。

    全京州,也只有他敢把申虎真正的踩在腳下。

    “曾經有很多人像你一樣,説出這番話,但沒有一個能成功,你也不會例外。”

    説着餘小多再次看向了鄭波,彷彿在問,你也想跟他一樣的下場嗎,不對,你的下場比他還要慘一些。

    鄭波心中疑惑,餘小多應該不傻,他知道自己踩在腳下的是什麼人。

    為了一個女人,他居然選擇如此張狂的做法,這到底是深情還是另有目的。

    其實那天,當時聽到古婉兒差點被帶走,餘小多也不知道為什麼心裏就慌了,班長的事情是餘小多這一生的痛,這種痛差點又要上演一遍,餘小多自責中帶着滿腔怒火。

    今天誰阻止,誰就是幫兇,不管背後有什麼人撐腰,沒用。

    “餘小多,你會付出代價的!”被踩在腳下的申虎怒喝,想爬起來但後背也被王彪踩着。

    “我等着。”説完那嶄新的皮鞋漸漸用力。

    擠壓感讓申虎頭痛欲裂,怒喝道:“你們兩在幹什麼!還不幫忙!”

    雖然想看申虎被打,但也不能坐視不理,傳出去也不好聽。

    “餘小多,收手吧。”蕭俞淡淡説道。

    餘小多笑道:“蕭俞,你惦記我老婆,我還沒找你算賬,別急,一個個來。”

    “夠狂,我真想和你交朋友。”鄭波站起身來笑道。

    “可惜,你沒這個資格。”

    鄭波聽後感到了惋惜:“餘小多,你應該是個聰明

    人,難道你不知道這是在引火上身,今天恐怕你都很難離開。”

    “就憑你外面那些垃圾?”

    餘小多的話才剛剛説完,只見原本緊閉的門被人撞開,準確的來説是被一腳給踹了進來。

    然而隨着門被打開,打聲便傳入進來。

    蕭俞眉頭一緊,這是自己的人。

    “蕭哥,外面全是光頭,他們太厲害了,我們根本不是對手。”

    這時,一個鄭波的小弟也被一腳踹了起來,站都站不起來,只能喊道:“皮特哥,快走…”

    只見兩個光頭壯漢走進來,恭敬説道:“外面都清理乾淨。”筆趣庫

    王彪冷笑道:“很好,一隻蒼蠅都別給我飛出去!”

    “是!老大!”

    餘小多可是見識過這羣光頭猛男的實力,全是王彪武館裏的人,平均身高就在一米九,加上一身腱子肉,用蠻力就能ko掉一般人。

    很快,外面的聲音越來越小,然後變得靜悄悄的。

    七八個壯漢走進屋裏,將門關上。

    胡本安和柳靈臉色鉅變,兩人對視了一眼,這怎麼可能。

    皮特哥和蕭俞帶了不少人過來,全被撂倒了?

    這些光頭到底什麼來路,每個人臉色都帶着戾氣,這個男人有備而來!

    鄭波和蕭俞此時也清楚了,餘小多這不是嘴上説説,都安排好了,今天如果不給他一個説法,恐怕沒人能隨便離開。

    連申虎都被踩在他的腳下,他還有什麼不敢幹的。

    古婉兒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感覺現在的餘小多特牛逼,之前還覺得他有吹牛皮的嫌疑,現在看來他並沒有。

    難道這是本性暴露了嗎,以前他也是這樣做的?

    餘小多此時緊了緊眉頭:“音樂怎麼停了,接着奏樂,接着舞啊。”

    樂團的小姐姐們都嚇壞了,聽到這話趕緊演奏起來。

    “等等,你別跳了,跳得太差勁了。”

    小緣聽到餘小多這話,無地自容,自己不是跳得不好,只是太緊張了…

    聽到音樂響起,餘小多又露出了笑意,低頭問道:“看來你這臉我今天晚上踩定了,他們都自身難保。”

    “餘小多,你會後悔你今天晚上的做法。”

    餘小多拍了拍自己的

    新褲子:“本來這不管你的事,你非得在我面前裝,你這是又何必呢,去,讓兄弟們練練拳。”

    王彪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有一天能這麼踩這些公子哥,爽啊。

    抓起申虎的後領,直接甩向兄弟們。

    八個光頭大漢彷彿看到窈窕淑女一般,露出詭異的笑容,滿是老繭的拳頭就朝着申虎身上招呼。

    “在坐的各位,還有誰選擇跟他一樣。”餘小多淡笑着問道。

    眾人沒説話。

    餘小多就看向胡本安和柳靈,兩人瞬間低頭不語。

    “看來是沒有人了,鄭波,你綁架我老婆未遂,還欺我學生,你想如何謝罪。”

    鄭波笑着問道:“餘小多,你想讓我怎麼謝罪?”

    “那就要看你的誠意了,得讓我滿意才行。”

    然而就在此時,門再次被打開,眾人不禁朝着門口看去。

    “天叔,救命。”被輪流毆打的申虎鼻青臉腫,看着走進來的天叔,立馬求救。

    天叔默默看着被打的申虎,並沒理會朝着前方走去。

    餘小多坦然的很,倒是古婉兒看到這個天叔來有點緊張起來。

    “外面的動靜鬧得很大,我過來看看。”天叔看着眾人淡淡説道。

    餘小多問道:“所以你想説什麼?”

    “我剛剛説了,過來看看。”天叔平靜回答着餘小多的問題。

    “那看完了嗎?你打擾我説話了。”筆趣庫

    柳靈已經麻了,這個男人居然用這種語氣和天叔説話,難道他狂到如此地步了嗎。

    天叔深深看着餘小多,餘小多淡定看着天叔,兩人的目光爭奪得很激烈,都沒有絲毫的退讓。

    “呵呵。”天叔淡然低笑,隨即轉身就離開,絲毫沒有要管的意思。

    “天叔…”申虎虛弱喊道。

    “我會幫你打電話的。”

    “謝謝天叔。”申虎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古婉兒聽到這話,感覺完了,攤上大事了,頓時看向餘小多,你不是有跑路計劃嗎,現在跑還來得及,咱們去蘇姐那避避難。

    然而今天天皇老子也阻擋不了餘小多,別説會長了,再來幾個大佬,也要讓鄭波掉層皮。

    畢竟今天可是得到了老爸老媽的准許,那還不釋放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