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不識路 作品

第一百五十四章 真實和虛幻

    “咳咳咳!”苗嶼被嗆到,手上還在笨拙得幫豆子擦汗。

    她以前沒有接觸小孩的經歷,手上沒個輕重就不敢用力。

    輕手輕腳幫豆子一點一點擦臉,惹到這小孩有點癢。

    他又重複了一遍:“姐姐,你真好。”

    苗嶼笑出來,搖了搖頭,問他:“我哪兒好?”

    她小心得拿出紙巾用礦泉水瓶裏沾了一點水,把豆子臉上的塵土擦乾淨。

    “不知道。”豆子誠實得搖了搖頭,“但是我感覺你以後會是一個好媽媽。”

    苗嶼聽到這話自己都笑了一下,對豆子説:“你想錯了吧,我都不喜歡小朋友。”

    她拿手指點了點豆子的鼻尖,這個剛剛還在嚎啕大哭的小孩,又一下子笑開。

    “你怎麼會有這種錯覺?”苗嶼問,“我以後才不會時時刻刻都撲在孩子身上。”

    “感覺你跟我媽媽是一樣的人。”豆子朝她純真得眨眨眼。

    苗嶼抽了下嘴角,用成熟的語氣對豆子説:“你這説得都不知道你在誇我還是損我。”

    她走到一旁坐着,拿起豆子口袋裏的信對他招手。

    “你識字嗎?”她甩了甩手裏的信,“我讀給你聽。”

    豆子蹦躂着坐過去,靠在苗嶼旁邊,自覺拿袖子擦鼻涕。

    苗嶼嫌棄得看着她,臉皺在一起,又口嫌體正直拿出一包紙。

    “用力擤鼻涕。”苗嶼展示出了偶爾出現的耐心。

    “豆子,最近好嗎?媽媽最近在忙一個公司的大項目,做完這次項目後,可以把假期攢在一起申請一個長假。媽媽攢了好久的錢,準備這周連夜去火車站排隊,不知道能不能買到。上次出差途中還看到了一個小兔子陶瓷,媽媽一起帶回來了,好久不見你,都不知道你會不會喜歡……”

    苗嶼作為廣播站站長,説話聲有種特調的情感和吸引力。。

    她沒有用抑揚頓挫的播音技巧,一封信説得很輕很慢,只説了幾行字,就看到坐在身旁的豆子小嘴耷拉。

    剛剛還趴在地上撒潑狂哭,此刻卻硬是撐着不讓別人發現他在掉眼淚。

    苗嶼看了會兒豆子,讓他自己去拿紙。

    “我沒有想媽媽。”豆子一張口不打自招。

    整個人倒是跟剛才不一樣,至少不像個刺蝟。

    苗嶼“哦”了一聲,沒揭穿他,也沒跟其他家長一樣看到他豆子這樣就趕緊安慰他。

    她從口袋裏摸出一個口香糖遞過去問:“吃嗎?”

    豆子瞥了他一眼,一把把口香糖塞嘴裏。

    吐了個大泡泡出來後,才晃盪着小腿開始哼歌,心情才好了一點。

    “你不會之前都沒看過你媽的信吧?”苗嶼哼哼兩聲往後倒。

    故意嗆他問道:“你不會真不識字吧?”

    “我沒有,我識字!”豆子被她逗得跳起來,氣鼓鼓説道。

    苗嶼仰天哈哈大笑,隨後對豆子説:“不過你得做好心理準備,你媽媽雖然説要回來,但是也有可能有什麼意外事件發生。從你媽媽的信中,我能看出她是迫切想要回來的,所以如果有什麼意外情況,你要心平氣和先聽她解釋。”

    苗嶼説到一半,拿手指捏了捏豆子的耳朵。

    “聽到了嗎?”

    “聽到了……”豆子不情不願回答。

    他對苗嶼有種莫名的聽話,剛打算彈起來就被苗嶼按了下去,乖巧得點了點頭。

    “走吧,我送你回去。”苗嶼過來拉他的手。

    苗嶼帶着豆子一大一小往回走,到報刊亭把剩下的信件都拿好,再蹦蹦跳跳往民宿的方向走過去。

    一路上有村民看到後,不由得詫異看過去。

    “這豆子不是一向脾氣很奇怪嗎?動不動就打人,村裏的小孩都不跟他玩嗎,怎麼突然跟一個外人這麼好了?”

    “誰知道啊,這孩子性格太奇怪了,講不定就被人三言兩語就給騙走了。”

    兩個人湊在一起嗑瓜子講悄悄話,忽然從後面和湊過來一個聲音。

    “話可不能亂説,”韓盛鳴湊過來,堵住了那兩個八卦村民回去的路,“這隨口一説隨便説起來沒憑據,對方要是真的追究起來,就叫誹謗。你們看到那新聞沒?就是茶餘飯後説別人,結果被打官司賠了好多錢,還親自去道歉。”

    這話顯然把這兩個多嘴的八婆嚇到了,對視後看了眼韓盛鳴,神神兜兜往另一個方向走過去。

    韓盛鳴看着苗嶼和豆子離開的背影,長吐出一口氣。

    他不擅長跟人爭執,特別是這些村中悍婦,不過剛剛他聽到她們説苗嶼壞話,就腦一熱走了過去。

    提着兩大袋零食往回走。

    樓佳樂和韓卓沒見過二十年前的漁村,繞了一圈才回去,就看到樓澤氣勢洶洶堵在門口。

    “他幹啥?”樓佳樂問。

    韓盛鳴從裏間走出來,嘴上還在吃零食,坐在民宿門口的長凳上。

    “要去和趙曦打架。”

    “為什麼?”樓佳樂走過去也拿起一包薯片,坐在韓盛鳴旁邊。

    韓卓猜測:“估計是來找姚初喬了吧?”

    説完他跟着坐在樓佳樂左邊。

    這條長凳還剩一半的位置。

    姚初喬也從裏面走出來,白了樓澤一眼,靠在韓盛鳴右邊坐下,用開瓶器打開瓶裝雪碧。

    “趙曦説要找初喬來玩真心話大冒險,然後樓澤就生氣了。”韓盛鳴簡單説了兩句,又從袋子裏扒拉冰棍。

    樓澤嗷嗷了兩句見沒人理他,直接走過來拿過韓盛鳴手中冰棍坐在姚初喬旁邊。

    苗嶼一回來就看到門前五個人坐成一排,也跟着坐在最右側,

    “你去哪兒了?”姚初喬看着前方,用愜意的語氣問道。

    苗嶼滿不在乎回道:“有點小事,教育了一個小孩。”

    這話在韓卓耳中聽着變了味,側頭看過去。

    韓盛鳴注意到韓卓的目光,起身站起來坐在最右側苗嶼的位置。

    一排六個人終於把這個長凳做得滿滿當當。日照西斜,影子被逐漸拉長。

    樓佳樂凝神看向前方大海,閉眼耳旁全是海浪的聲音。

    爸爸媽媽,還有韓卓的爸爸媽媽,正以朋友的身份坐在旁邊。

    她有些分不清是真實還是虛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