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太昊 作品

第兩百六十一章任何事,人,要辯證去看

    “接下來,給你們講一個大貪官的故事!”劉毅徐徐説道。

    “啊?!爸爸,為什麼要將貪官呢?不應該講正義的人嗎?”小玥靈忙是問道。

    聞言,

    劉毅淡淡一笑,“貪官也有可取之處,並非貪官就如何的壞,事情都可以辯證的去看,學他身上能學的點,取長補短。”

    聽到這話,

    兩個小傢伙都是很乖巧的點點頭,見狀劉毅淡淡一笑,

    而後,給兩個小傢伙講了起來,劉毅所講的大貪官,自然就是和珅,和大人,

    “和珅,鈕祜祿氏,本名善保,字致齋,自號嘉樂堂、十笏園、綠野亭主人,奉天府開原縣人,滿洲正紅旗。清朝中期權臣。

    和珅門蔭入仕,精明強幹。通過李侍堯案,鞏固身份地位,深得乾隆帝寵信,並將十公主嫁給和珅長子豐紳殷德,促使和珅大權在握,成為皇親國戚。

    先後擔任和兼任眾多關鍵職務,主要包括內閣首席大學士、領班軍機大臣、吏部尚書、户部尚書、刑部尚書、理藩院尚書,兼任內務府總管、翰林院掌院學士、《四庫全書》正總裁官、領侍衞內大臣、步軍統領等數十個重要職務,拜文華殿大學士,封一等忠襄公。

    隨着權力地位的成長,私慾日益膨脹。利用職務之便,結黨營私,聚斂錢財,打擊政敵。”

    聽到這裏,

    小玥靈不由問道,“爸爸,一個人……居然做過那多的官職,這……”

    話落,

    劉毅看着自家小閨女笑道,“所以,這就是他的厲害之處,對於為官一道,屬實到了登峯造極的地步。”

    這個時候,

    兩個小傢伙明顯的興趣已經被吊了起來,都迫切的想聽關於這位和大人的一生,

    劉毅繼續説道,

    “和珅就任侍郎後,有位叫安明的筆帖式送禮給和珅,希望能夠升為司務。和珅起初清廉為官,當然不會接受賄賂,但他向安明保證會向尚書豐升額提拔安明。

    這令安明十分高興,所以安明對和珅百般依順,和珅便向豐升額保舉安明就任司務。安明任司務後立即送

    了一顆玉給和珅,和珅婉拒不收。

    五日後,安明收到老家的信,説安明父親已經離世,叫安明回家奔喪。

    按清朝體制,父母過世,要回家守三年喪,這安明剛升職,不想回家守喪,所以就隱瞞下來。但被尚書豐升額查出,豐升額聯同權臣永貴一同彈劾和珅包庇安明。

    不料和珅早就從永貴之子伊江阿得到消息,連忙寫了兩份奏摺,一份送交軍機處,一份自己留下來。次日,永貴上奏指和珅包庇安明。

    和珅立刻上奏摺,指出安明不回家奔喪,是為不孝,自己失察,亦應處罰。

    永貴大驚,忙指責和珅徇私舞弊,棄屬下於不顧,有違人倫,理應處罰。筆趣庫

    乾隆帝説自己已收到軍機處呈交和珅彈劾安明的奏摺,證明和珅並不是蓄意包庇安明。

    故乾隆認為和珅被安明矇蔽,將安明凌遲處死,全家籍沒,而和珅則因失察降兩級留用。和珅這次得罪了當朝權臣永貴令和珅的仕途蒙上陰影。”

    “乾隆四十五年正月,雲南按察使海寧揭發大學士兼雲貴總督李侍堯涉嫌貪污,乾隆下御旨命刑部侍郎喀寧阿、和珅和錢灃遠赴雲南查辦李侍堯。

    起初毫無進展,後來和珅拘審李侍堯的管家趙一恆,向趙一恆嚴刑逼供,趙一恆奈不住痛楚,把李侍堯的所作所為一一向和珅作了交待。

    他把趙一恆交待的事項筆錄下來,又命人召來了雲南李侍堯屬下的大官員,當着他們的面宣告了趙一恆的供述,那些原來忠於李侍堯的官員見和珅已掌握了證據。

    於是他們紛紛出面指控李侍堯的種種罪行,就連那些曾向李侍堯行賄的官員,也申明自己是被迫行賄的。

    和珅取得了實據,迫使李侍堯不得不低頭認罪。和珅也因此被提升為户部尚書,在議政大臣處行走。

    案件審結後,李侍堯被判斬監候。不久和珅升任御前大臣,補鑲藍旗滿洲都統。”

    “到了,嘉慶四年,正月,太上皇乾隆駕崩,嘉慶帝令和珅總理喪事,

    正月十三日,嘉慶帝宣佈和珅的

    二十條大罪,下旨抄家,抄得白銀八億兩。

    乾隆年間清廷每年的税收,不過七千萬兩。和珅所匿藏的財產相等於當時清政府十五年收入。時人稱和珅跌倒,嘉慶吃飽。

    正月十八日,廷議凌遲,不過,固倫和孝公主和劉墉等人建議,和珅雖然罪大惡極,但是畢竟擔任過先朝的大臣,應改賜和珅獄中自盡。最後賜和珅在自己家用白綾自殺。

    其長子豐紳殷德因娶乾隆帝第十女固倫和孝公主,得免連坐。筆趣庫

    為防止有人借和珅案進行報復,劉墉向嘉慶帝建言應避免案件擴大化,妥善做好善後事宜。

    結果,在處死和珅的第二天,嘉慶帝發佈上諭,申明和珅一案已經辦結,不大規模地牽連百官,以安朝臣之心。”

    八億兩白銀!?

    這個數字在説出來的時候,可是把兩個小傢伙給驚呆了,

    這得多能貪啊!居然貪了八億兩白銀,億兩啊!

    這可真就是億點點多!

    這時,

    劉毅笑着説道,“他雖然聚斂,但他確實善於理財。前幾任都因辦不到,而被罷職。之後,由於要花錢辦事,所以,還得靠和珅來弄錢。

    文學上,和珅一生讀書甚多,清史載和珅喜讀《三國演義》和《春秋》,精通四書五經,他早年對朱熹的理念十分認同。

    雖然後來更加註重現實世界的利弊得失,不過在閒時,亦愛與文人墨客一聚。

    他常常與乾隆帝一起作詩,和珅對乾隆所作詩詞的風格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和珅為了迎合乾隆,下功夫學詩、寫詩,並造詣很深。

    其文學和書法之造詣還是頗高的。”

    隨着劉毅的聲音落下,

    兩個小傢伙自然也是辯證的去看和珅這個人,前期清廉,但之後卻成了鉅貪,和當時的官場風氣是分不開的,這裏面有着需要深思的問題。

    而且,雖然貪財,但其能力也是毋庸置疑的,不然乾隆帝時,他就已經掛了,甚至也坐不到中堂的位置上。

    任何事都是雙面性的,單個看總是有失偏頗的。

    就像世間萬物都分着陰陽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