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偽裝

    陶勇媽忽地眯起眼睛,望向陶甜甜的眼神帶了審視的意外。

    陶甜甜好似沒察覺,吐了吐舌頭調皮道,“婉姐姐看着跟我年紀差不多大,長得又好看,總覺得叫姑或姨會把你叫老。”察覺小媽的眼神離開,心底微微鬆了口氣,她差點暴露了。

    生活在陶家這樣女兒多的家庭,想要脱穎而出特別難。大姐陶月月佔了出生優勢,嘴巴又甜,很受家裏長輩寵愛,家裏有什麼好東西,都先緊張着她。哪怕本屬於她們的那一份,只要大姐看中,都得讓給她。

    有她事事搶在前面,其他姐妹根本沒有出頭的機會。按理她陶甜甜是最小的孩子,更能得到關愛,但事實跟其他姐妹沒任何區別。所以,想要被關注,就必須另闢蹊徑。

    當她又一次替大姐背鍋,因故作天真而僥倖免去懲罰時,便心中有了計較。大約他們家人心眼都多,太會算計,忽然出現這麼個蠢笨無知的,才格外稀罕。

    吃到了甜頭,她自是不會摘掉自己的偽裝。之後她將天真越扮越純熟,有時候自己都分不清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她。她好像在不知不覺中迷失了自己。

    然當她發現大姐過分關注蘇家,特別是蘇婉家時,她也間接知道一切,陸焱這個名字同樣在她心底也起了漣漪,竟意外地喚醒了她。當她在猶豫是否要付諸於行動時,一輛上萬的摩托車出現在她眼前。她敢肯定,陸焱的家底絕對不止上萬元。

    想到這錢以後會成為自己的,陶甜甜當即在心底盤算起來。比起她大姐一個離婚的,她的優勢會更為明顯。倒是蘇婉,可能比調查地更難對付。她之前幾番試探,都被不輕不重頂回來。

    “我不在意這些,你不用覺得不好意思。蘇軍和你一般大,不也還得叫我姑?説來還是我佔便宜,年紀小反倒處處佔了‘長’字。”

    “嗯嗯。”陶甜甜只做點頭卻是沒開口。

    這是不肯了?媽噠,蘇婉挑了挑眉,眼裏閃過一絲厲色,不願意也得願意,這可由不得你!她以長輩的口吻道,“你這年紀正是説親的好時候,有訂下的人家嗎?”

    陶甜甜猛地抬頭,有片刻慌神,她不怕蘇婉,怕的是被小媽小爹察覺。陶家人向來清高,絕不允許她們這麼幹。“沒……沒有,”陶甜甜一副嬌羞的模樣,“我才開始學醫,得沉下心學幾年,反正年歲還小,不急着訂。”

    “哦?你大姐剛不是説你已經出師了嗎?”蘇婉不鹹不淡道。她感覺有些噁心,這人即不是因為要救死扶傷而學醫,也不是把它當作一份工作要認真完成,只因陸焱的媳婦、她--會醫術。

    這麼做無非兩個原因,要麼模仿她,要麼把她比下去。她覺得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又或者前者是短期目標,後者是長期目標。

    媽噠,太特麼不要臉了!天下男人又不是死絕了,惦記別人有主的。

    陶甜甜尷尬地笑了笑,“不過大姐的玩笑話。”

    “醫生是個很嚴肅的職業,他的使命是救死扶傷、治病救人!這是你選擇成為醫生時必須牢牢銘記的一點,一刻也不能忘懷。

    除此外,身為醫生必須具備夯實的醫學知識儲備和熟練的看病技能,不斷學習的耐心,以及清晰的自我認知能力。你可以看不了,轉交給更有能力的人,但不能看錯,因為很多患者是沒有重來一次的機會。醫生是個容錯率為0的高風險職業。

    如果你能做到這些,那麼恭喜你可以成為一名醫生。但若想要成為優秀醫生,除我剛説的,還要有豐富的經驗積累。如果成為這中的佼佼者,還要加一條,熱情!因為熱情而忘我投入,因為熱情而孜孜不倦的學習,因為熱情而給患者傳遞的求生的積極態度。我們不僅要有技術,還要有仁心。

    那麼似乎又回到你做醫生的初衷。是為治病救人還是為別的?”蘇婉近乎於逼迫的眼神讓陶甜甜差點脱口説出真相。

    有那麼瞬間她真的感覺到無地自容。穩了穩心神,“我自然是為了治病救人。你忘了之前我還提議咱兩多交流……”

    蘇婉沒等她説完就直接打斷,“不是還沒學成嗎?”

    “呃……”

    “中醫博大精深,想要學成可不容易,少説也得個十幾年,到時候可不好再説親事了,同你一般大的男生大多娶了,指不定孩子都能打醬油了。”

    “……”她又不是真的要學醫?以她家的家境根本就不用這麼辛苦好嘛,她要的不過是個噱頭而已。再者,“這學醫也沒規定不能結婚?”陶甜甜扯了扯嘴。

    “是沒有呀,你剛不是説要潛心學醫,先不考慮定親嗎?”蘇婉撫了撫額頭,嬌笑道,“我都要被你們姐妹倆搞糊塗了,説吧,到底哪句才是準話?”

    “……我的意思是暫且不用,但倒了年紀還是要訂的。”陶甜甜被逼出一頭汗,不敢有大動作,只能偷摸着用手絹擦擦。

    這是連失敗後的後路也想好了。蘇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就訂吧,你年紀小,想來對方也願意等個一兩年。剛好可以趁此機會多瞭解一下對方,一舉兩得。”

    話都説到這份兒上,陶甜甜若再不領情就是她不懂事了,畢竟‘長輩’也是為她好。心底幾乎嘔得吐血,表面卻樂呵着應下,“姑考慮的周到,就是擔心沒人看得上我這性子。”

    “怎麼會?你天真率性,純真自然,保準見一次就能成!”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心裏不清楚啊,還好意思問,她只差沒吐出來。

    關鍵她不想成啊,她要的是時間!和陸焱--“確實該訂了,回家我就和你爸媽説,着手給你準備起來。”

    等等,陶甜甜回過神急忙看向小媽,試探道,“不用這麼急的我學醫--”

    “不影響,你學你的,操持有我們呢。”陶勇媽目光鋭利,神色冰冷地看向陶甜甜,“怎麼?你又想反悔?”

    “怎……怎麼會?全憑小媽做主。”陶甜甜笑得牽強,心底又沉了幾分,她大概要暴露了。

    陶勇媽轉頭看向陶月月,“你也該張羅了。不過你情況特殊,若願意孃家出力,我們定然不遺餘力地幫你。若想自己做主,也可,但以後少回孃家。”

    陶月月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不依他們,就要跟自己斷絕關係?為什麼!難道離了婚就不是陶家人了嘛?她不服!“小媽--”

    “好了,時間不早了,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