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叫我劉老師吧 作品

第四百五十二章 困獸籠中而天下無主?

    會議室裏面,最後還是唐朝先開口了……

    作為資格最老的北派軍閥之一,如果唐朝不先説話可能也沒有別人夠那個資格開口,所以唐朝自我認識還是比較不錯的。

    唐朝笑着雙手交錯在一起,看着王朗和劉明問道“怎麼樣啊?在川府過的還好嗎?吃得慣啊?”

    接招唐朝的問話如果要是換成了劉明和王朗,那現在場上的氣氛肯定非常尷尬,因為不管劉明和王朗的考慮如何,那都是敗軍之將的姿態離開的北方,所以這個時候就要有一個能夠站出來引開話題的人。

    老李王這種常年活躍在南方的諸侯成色人物,立刻笑着説道“唐司令,早些年你不是也來過川府嗎?怎麼的?川府菜吃不慣?”

    唐朝一看老李王接招了,頓時看着他一笑的説道“李王,我真要去了川府吃飯,你還有飯吃嗎?”

    老李王原本還掛着笑容的臉上突然就凝固了,這話什麼意思?唐朝就是在挑釁啊,還要去川府,你咋不直接在這就打死我呢?

    隨着老李王的臉色一變,拍案而起就是時間的問題了,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王朗突然伸手按住了老李王的肩膀之後笑着説道“唐司令,寄人籬下的滋味也不好受吧?”

    “我寄人籬下?哈哈哈哈……挺好的啊……安司令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的妥妥當當,我就願意在這種籬下待着,舒服!”

    唐朝那可是老炮了,不要臉的境界一上來估計老謀子都頂不住,所以他這一説話差點都給喝茶的安生整噴了。

    説説話還不算,唐朝扭頭朝着安生還一拋媚眼,呲着牙笑了一下。

    安生這一下徹底不淡定了,擦了一把嘴之後伸手敲了敲桌子説道“打嘴仗沒有意義,都能坐在這裏聊就説明大家心裏還是有點紅線的,那至於説有紅線咱們就不妨把這條紅線拿出來,擺在桌面上,如何啊?”

    老李王這個時候是誰也攔不住了,因為現在在他的眼裏唐朝和安生就是沒拿他當回事,挑釁之後説不發脾氣就不發脾氣了?那老李王在劉明和王朗面前算啥了?

    畢竟劉明和王朗現在還都是盤踞在川府的呢,按道理老説老李王才是老大啊,所以老李王一拉拉臉喊道“小娃子你真感覺坐在這裏事情就能解決嗎?”

    安生聽着老李的話眉頭一皺,隨後語氣不善的反問道“你啥意思?”

    “哈哈哈哈……老子兄弟夥都在外面,兒孫也都在外面,你要看看紅線?紅線就是天下到底誰來坐,你外面的兄弟夥們……他們能給一個死人稱王嗎?”

    老李王的話一出口,劉明和王朗頓時有點想要捂着腦袋鑽桌子下面的意思了。

    那玩意事雖然是那麼個事,但是你老李不能把話上來挑明瞭啊,你這等於啥呢?大家都準備坐下假模假式的扯點貓簍子,結果你上來就砸桌子,你這多少是有點玩太猖狂了!

    共和軍這邊的人聽了老李王的話頓時全都笑了起來。

    安生伸手一指黃景龍和唐朝説道“粵府那邊黃總的弟弟就在外面呢,更別提還有多少老兄弟了,漠北唐家的老二老三也在外面呢,你説這兩個人為啥敢跟我來這坐着跟你們扯犢子啊?至於説到我……”

    安生緩緩的站起身之後環顧了一眼四周之後接着説道“這世界其實沒啥意思,我安生年輕出道混到現在,大大小小的仗打的不比你們少,兒子有了,家有了,封不封王我在乎嗎?天下誰坐我在乎嗎?你看我出點事外面的這幫兄弟能不能讓你們躺着出去就完了!”

    隨着安生擲地有聲的話語,門外站着的陳嘉早都緊張到了極點,一着急拎着槍就推開門走了進來,而槍口則是有意無意的對準了三個聯盟軍的老狐狸。

    眾人看見陳嘉進來之後先全是一愣,但是馬上安生就皺着眉頭死死的盯着陳嘉沒説話,可是眼神裏面的信號則是明明白白的給了陳嘉。

    陳嘉一撇嘴直接甩手喊道“都別扯沒用的昂,我這是永久中立城,不是他媽隨便亂干城,誰敢在這壞了和平規矩別説我不客氣!”

    陳嘉是奓着膽子説出來的這一番話,説完就趕緊轉身朝着門外走去了。

    眾人一看陳嘉離開了,全都收斂了一點氣勢之後重新回到了談判桌上。

    安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忽然就看見原本靜音的手機上面不停的閃着,屏幕上的電話號碼竟然是林老二的……

    桌子對面,劉明含笑準備伸手拿茶杯,但是他和王朗都在同一時間感受到了手機的震動,隨即兩個人對視了一眼之後全都大大方方的拿出了手機。

    就是短短的不到三五秒時間裏面,安生和劉明王朗同時抬起頭互相看着對方。

    三個人的眼神裏面沒有影視劇之中的火花四濺,但是碰撞之後的殺意瞬間油然而生,邊上不明就裏的唐朝和黃景龍以及老李王全都忍不住的一哆嗦。

    “這麼玩就太髒了吧兩位?”

    安生説着話直接站起來,手裏捏着茶杯緩緩的邁步朝着茶壺走去。

    所有人看着安生緩緩的倒茶,而後拎着茶壺又開始給劉明,老李王,王朗倒茶……

    唐朝跟黃景龍這個時候拳頭都已經捏好了,他們倆是生怕安生直接在這開幹,雖然閩城作為永久中立城跟北方的共和軍關係明顯更好一點,但是風雲突變的軍政事件之中可不一定會有什麼變化……

    安生給三個人到了一圈茶之後好像調整好了自己的狀態,慢慢的把茶杯茶壺放下之後笑着雙手窩在一起放在了自己的下巴上。

    “原本是想要聊聊大家怎麼樣才能共贏的,但是現在看來好像也沒有必要聊了,那就一起坐在這裏,看看這天下都是怎麼打的吧……”

    安生的話一説完,在場的所有人神色不禁又是一愣。

    會議室外面,接到陳嘉説有可能要幹起來消息的陳平武快速的走來,抻長了脖子朝着屋裏看了一眼之後問道“沒打啊?”

    “比打了還嚴重啊,剛才安生説要一起看看這天下怎麼打……”

    聽到這話陳平武頓時一愣,隨即立刻低頭拿手機打給了陳近南!

    而就在閩城這邊共和軍與聯盟軍各方巨頭開始了和談的時候,粵府外靠近死人谷方向,大批大批的重裝皮卡,越野吉普以及大卡車開始瘋狂的列隊朝着雲貴方向開去。

    隆隆作響的輪胎碾壓聲讓附近的大地持續震動……

    靠近車隊的一個小地道里面,灰頭土臉的唐銘不明所以的鑽出來看了一眼外面,當看清了車隊上面的標誌之後頓時激動的大喊一聲跳出了地道。

    “通訊員,通訊員……”

    “唐參……”

    “給我哥發報,糾集隊伍準備進軍死人谷!”唐銘伸手摘下眼鏡之後對天狂喊!